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45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坦白——最后的时间



没有什么人可以摧毁骑士的信念,羽在嚎哭洞穴事件过后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看着坐在空地上大喘气的安迷修,哪怕脸上手上全是脏兮兮的血污和泥土,却依然对雷狮保持着极高的关注度,奉命而来的诅咒精灵第一次觉得跟随了这样一个人成天"东跑西颠"是多么要命的事情。
它在安迷修赶去嚎哭洞穴的时候就已经瞒着那位说了棋子诅咒的事情,也跟他暗示了雷狮"棋中王"身份的不一般,目的就是希望他能明白这一次无论谁都救不了雷狮,希望他可以乖乖放弃,另寻别的破局方法。可是这个棕发的愣头青跟聋了似的,凭着一口气两把剑硬是拽住它和一旁本来打算吃瓜佛着的赤颜追着雷狮满世界跑。一次两次倒还好,可连着奔波一个月,天天不吃不喝不休息,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铁打的机器都会受不了,更别说寻常人类的血肉之躯了。虽然找人的时候大部分时间赤颜只是充当个指南针的作用,并不参与安迷修和羽的战斗——但是连着一个月,赤颜已经受不了了。飞行的速度和平稳度已经大不如前,摇摇晃晃得好像随时都能从天上掉下来。
有些人生来就是拼命的命,可有些人注定不适合拼命。
看看摇摇欲坠的赤颜,再看看体力明显透支却还用祈求的眼神望着它希望它留意雷狮动态的安迷修,羽别过头捂着脸,满头满脸都是黑线。
——这倒好,核心战斗力受损,指路的家伙又因为花期将尽的原因无法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指路……最悲剧的是这才堪堪过了一个月,安迷修和赤颜竟然已经受不了了。
这往后还怎么打起力气找人救人啊?!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默默吐槽起那位非要它们过去的家伙。
担心自己的继承者就别板着一副棺材脸啊——想到那么冷淡的一个人最后居然为了安迷修这个家伙祭出了多少年不用的巨锤,精灵觉得自己除了认命外再没有别的选择了。
一个棋子罢了,至于这么拼命地护着吗?
——赤颜最近老是一副睡眠不足的症状,有时候飞行途中都能睡着,羽……赤颜这是怎么了?
猛然间,安迷修沙哑疲惫的嗓音传进了羽的心里。精灵微微一愣,转过头来正对上棕毛骑士问询的眼神,碧色的眸子虚弱地半睁着,状况跟"昏昏欲睡"没有多大分别。
羽沉吟了一下,再想想赤颜跟雷狮的关系,难得暗淡了碧绿的眼眸。
"赤颜的症状跟雷狮……应该是相同的。"它转向安迷修,"赤颜是雷狮的生辰花的化身,它代表着雷狮目前的状态,生命特征肯定也会和雷狮息息相关。安迷修你应该知道创世神这一手花语诅咒的威力,野生紫罗兰的花语是薄命。按照花期计算的话,雷狮最多还有两个月的寿命——但是现在不同,安迷修你仔细想想看,既然凹凸大赛还有最后的三个月,雷狮又铁定活不到那个时候,为什么创世神还要处心积虑地想要弄死他?"
——大概……因为他和我的身份吗?安迷修沉了沉眸,有些不确定地道。
羽却罕见地摇了摇头:"不止于此。况且,就算雷狮这个棋子再怎么重要,那肯定不值得创世神如此大动干戈。我怀疑……这一切可能都不是创世神真正的目的,弄死雷狮极有可能是个幌子,毕竟……"说道最后,精灵难得纠结地皱紧了眉头,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明明有很多次机会可以下死手,甚至直接乘着傻骑士没来的时候就收了雷狮二度做他的力量容器,可为什么创世神偏偏要拖到安迷修赶过来?
难道他是要拖死安迷修吗?可是这样也说不通啊!
啧!这种明明感觉到了什么却抓不住线索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顶了!
"算了,以后再聊……"精灵叹息了一下,转过头去打算跟安迷修好好谈判一下,想着别叫他一天到晚不要命地拼命赶路,没成想刚刚转过去,对上的就是棕毛骑士摇摇欲坠的眼皮。"我去!安迷修你给我醒醒!别大白天地又做梦啊!"
然而喊得再大声也无法阻止骑士陷入的昏睡,在晃荡几下脑袋之后,安迷修终于啪嗒一声合上眼皮,歪着头,彻底栽到地上睡死了过去。
"这下麻烦了!"羽有些冒冷汗,虽然不知道安迷修这种症状和"预言梦"的能力从何而来,但每次只要雷狮遇到危险,骑士似乎都会出现类似的症状。而且……无一例外地,每次醒来,安迷修的状态只会更加糟糕。
这样下去,别说救人了,他自己恐怕也撑不过两个月吧!
这一次……不知道又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对着瘫倒在地的安迷修,羽头痛地揉着眉心,急得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家伙,醒来之后肯定又会跑去救雷狮吧。
遥遥望向天际,精灵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像是要把所有的忧愁都吐出去一样。
也不知道雷狮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
一个月后。
——羽,到时候替我送个东西,可以吗?
某天,在他们又要出发去追雷狮的时候,安迷修故意避开赤颜把羽叫了下来。
"呃?"羽有些纳闷儿,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了一句。"什么事?"
——当初凯莉给我的信。
安迷修悄悄掀开衣摆,有些泛黄的被放在裤子口袋里的信封顿时露了出来。骑士碧绿的眼眸盯着精灵,眼里涌动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
——帮我送给到时候能活到最后的人,可以吗?
羽皱紧了眉头,直觉告诉他骑士现在这么做肯定没什么好事,当即不爽地道:"安迷修,你到底要搞什么?"
它是真的看不懂这个骑士了。
又是一个月,它和赤颜没命地跟着他到处瞎跑,整个凹凸星就没有他们没有去过的地方。虽然这一个月里安迷修再也没有用过那续命的禁术,可是越到后面,羽却觉得自己越看不透这个年轻小伙了。
安迷修这个人,到底在谋划什么?
——没什么。骑士勾了勾唇,难得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
——谁能活下来,你就把这封信送给谁。
"你想干什么?"羽有一种不好的猜测,看着骑士平静的眼睛,它心里却突突直跳,一种不好的想法不受控制地从心底冒出。
——你该知道我的寿命吧!
羽被噎了一下,看着骑士平静的绿眼睛,它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它很想告诉骑士他其实活不了几天,可是只要他对上那双眼睛,它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比如——
安迷修从一开始就知道的一些真相。
——在下应该只能活到今晚的十二点了,对吧?
安迷修平静地望着精灵,平淡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起伏波动。
"你……"是怎么知道的。
——用在下的命去补救雷狮的命,就算康复力花的花期再怎么打折扣,也不至于会损失得这么厉害。唯一的解释……恐怕只有这个诅咒的问题了。沉默,康复力花的花语是沉默。羽,你现在还要坚持是我在时间海签订契约的缘故所以才无法说话的吗?
"不是……这个……"对上那双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绿眼睛,羽嗫嚅着吐了几个词,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是对的。
——而之前你跟我说的,创世神一定要雷狮死的原因,应该也不止是我俩的身份问题吧?
安迷修自嘲地笑笑,语气里满是苦涩。
——他们真正想要死的,是在下吧?沉默的花语,不可能不受到诅咒的影响,只要创世神不撤掉这个诅咒,在下是永远没法儿说话的,不是吗?
"好吧,"出乎他的意料,面前的精灵叹息了一声。"看样子你也知道的差不多了,之后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
——既然在下活不过今晚,而野生紫罗兰的花期也是在今天结束,那在下肯定还是得去救雷狮。但是生是死……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安迷修顿了顿,拿出了那封被他保护得有些泛黄的信,郑重又小心翼翼地双手递给了精灵。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自己还是不想放弃,明明结局的选择那么明显,可是他还是不甘心,还是想赌一把……
到底是为什么呢……
是赌时间树的那个庇佑的禁咒吗?
安迷修有些迷茫地摇了摇头,事到如今,他竟然连自己是怎么想的都搞不清楚了。
难道这就是师傅说的,面对死亡的人们都会大脑短路的情况吗?
罢了。
骑士提了剑,也没有管接过信封的羽脸上是什么震惊的颜色,转身就大步向着梦中提醒的地点奔去,仿佛那里有着召唤他去完成他使命的地方。
"安迷修你要去哪儿?!!!"正背后,精灵嘶吼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像是不甘野兽爆发出来的咆哮。
安迷修顿了顿脚步,略长的刘海垂下来盖住了他的眼睛,将他的小半张脸都埋在阴影里。
——别跟过来。
最后一句话终了,安迷修头也不回地跳上了晶莹闪烁的冰剑,化作一道蓝色的流星,飞一般地在精灵面前消失了。

"羽?"被骑士支开好不容易才赶回来的赤颜困得直揉眼睛,结果回来后却只看到了抱着信封兀自发呆的羽,诧异地问了下。"什么情况?你手里抱的是什么?安迷修呢?"
一身纯白的诅咒精灵深深呼吸了一口,又像是吐出废气般地重重吐了口气。再睁开眼,羽的目光刹那间变得无比犀利,整个儿变得仿佛一个来自远古的觉醒的战士。它紧紧盯着赤颜水晶般的紫眸,一字一句吐道:
"他去救人了,那我们也有任务了!"
"赤颜,这一次,我想我们可能得违背那位的意志了。"

评论
热度 ( 9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