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40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残酷——无法改变的花期


安迷修刚刚躺下,羽就出现了。飘在空中的白色精灵恨铁不成钢看着他那一张饼一样瘫在草丛里虚弱喘息的样子,恨不得立刻把他从地上揪起来好好教导教导。
这也太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了吧?!
"我说你……明明知道自己帮着你那朋友对付创世神派来的攻击者会加重你们两个人的负担,你……你怎么就不长长记性呢?!"诅咒精灵被眼前这个"混账"气得语无伦次,飘在半空中浑身散发的莹白色光芒也一闪一闪地变得飘忽不定。"救个人还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忘了你之前跟我的约定了吗?诅咒没有解除你就想着急死?!"
在下冤枉啊……
老半天了,精灵才听到安迷修充满了疲惫和委屈的声音。安迷修累得眼睛都睁不开,眼皮也一颤一颤的,但传达到精灵耳朵里的话却无比清晰:我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再一次沦为创世神的力量容器……那样的话,之前我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羽冷冷地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周身的白色光芒却如同飘雪一般轻盈地落在他的身上:"没有下次!你听到没有?再这么折腾自己,你就自生自灭去!"看着安迷修全身的伤口都恢复了可是人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顿时火气就上来了。"你……你从地上给我死起来!"
你……你帮我看看雷狮那家伙走了没……他走了我才能出去……安迷修气喘吁吁地跟精灵说着,瘫在地上动都不想动。
之前抵御攻击的时候……那种力量完全被抽空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胸口撕裂般的疼痛袭击了他,有一瞬间他差点以为自己要突发心肌梗塞了。
还好他撑住了。
安迷修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虽然全身的伤口已经在精灵的治愈能量下基本复原,但他的体力却半点都没有恢复。如果现在就起来,那不远处被他惊动的雷狮说不准又会给他一锤子——结果或许比他俩初见的时候还要惨,安迷修可不敢赌。
"放心,那家伙早走了。"精灵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赶紧起来吧。"
安迷修这才用手艰难地撑着大地,缓缓地从地上坐了起来,神情间尽是疲惫,眼皮也一跳一跳的。看得羽都怀疑他会不会在下一秒又闭上眼,上演一出"坐着睡觉"的好戏。
"哦?一只失去了所有力量的小猫猫?"又是突然之间,一个得意声音的轻笑着传尽了安迷修的耳朵里。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安迷修原本半闭着的眼睛倏地睁大。他想要起身,结果身体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牢牢压制着,半点都不能从地上挪动一步。回头看看诅咒精灵羽,那小家伙竟然也在这股力量中无法动弹,小脸上一片震惊和愤怒之色。
混蛋……他恨恨地盯着前方还在纳闷儿的雷狮,碧绿是眼眸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创世神,你到底要干什么?!他在心里愤怒地嘶吼着,全身动弹不了,只能靠着眼神抒发自己内心的愤怒。
"我要干什么……安迷修你不是很清楚吗?"
暗处,同样紧盯着雷狮一举一动的创世神,脸上露出了猎物上钩后的笑容。就好像一只坚持到了最后而且还抢到了猎物和领地的鬣狗。
"既然你放弃了的话……那我就却之不恭收下了哦!"
却之不恭?安迷修心头狠狠一跳,创世神的话宛如一柄巨锤,狠狠地砸在他的心底,砸的他几乎要失去了以往的冷静和理智。
不好!
他飞快地望向还在那儿纠结蓝剑去向的雷狮,眼睛里的碧绿色几乎要燃成燎原大火。他向着那里努力伸着脖子,像只濒死的动物向伙伴传递着最后的警告。
雷狮!快跑!快跑啊——
"嗯?什么情况?"
另一边,雷狮像是有什么感应似的终于奇怪地回了头,然而为时已晚:一道强烈无比的金色光芒对着他当头照了下来,在光束碰触到他的一瞬间,雷狮浑身猛地痉挛了一下,紧接着就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缓缓倒在了地上。
不!!!——
安迷修心底疯狂地嘶吼着,拼命想要挣脱那股力量的束缚向前冲去,可是最后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创世神一步步显出原型,走到昏迷的雷狮身边,对着他的胸口缓缓伸出了右手……
你住手!
创世神仿佛听见了他的心声似的,转过头来对着他歪了下脑袋,左手轻轻竖在嘴边,做出一个叫他安静的表情:"嘘,安迷修,打扰别人工作可是非常不好的行为哦!既然是你没有抓住他……那他的力量归我了,不过分吧?"看着安迷修痛苦绝望的表情,他内心充满了猎物得手的快感。
去过时间树又怎样?最终他还不是要落到我的手里?
妄想和神下赢棋?呵呵,太天真了!
安迷修目眦欲裂,额头的血管甚至深深暴起,一道道青痕暴露在他苍白失血的额头上。他拼命想着挣脱创世神的力量压制,可是此刻却毫无办法。
不能让他再控制雷狮!
蓦地,他转过视线,碧绿得几乎发狂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同样被限制了行动的羽,看得小家伙一阵地哆嗦:羽,之前你说的那个办法,现在快告诉我!
精灵被他语气中的狂躁和愤怒吓了一跳,顿时有些结巴地道:"可是……你不能……"
别管什么能不能行的了!安迷修急切又粗暴地地打断了它的话。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你快点告诉我!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雷狮被他控制!那样的话就全完了!
包括他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一旦让创世神再度控制了雷狮,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把你的生命分享给他就好。"羽也冷静了下来,旋即将咒语教给了安迷修。"……就是这样,附加上你最后的祝福就可以了。你……"
然而,精灵没有说出口的最后一段话,硬生生被安迷修内心的默念给打断了。
"愿以吾之生命,换汝永生于世间。"
"愿以吾之灵魂,庇佑汝终生无忧。"
"愿以吾之力量,替汝挡尽这世间的一切风雨。"
"命补天之契,成立!"
诅咒精灵羽即将说出口的话被吞在了嗓子里,创世神即将成功导出雷狮心脏的手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硬生生给凝固在了半空,而昏迷不醒的雷狮……罩在他身上的金色光芒开始如同冰雪消融般飞快消失,转而一道巨大的白色星星点点的光芒对着他飘扬了下来。
创世神的脸色在听到安迷修毫不犹豫念出的咒语之后变得极其难看,仿佛生吞了一大口大便似的。他惊异地发现自己不仅手动不了,连身体都无法控制了。
该死!
他恶狠狠地望向那边双目紧逼脸色惨白的棕发小子,他全身上下都被同样颜色的光芒笼罩着,那其中流转着的巨大的纯洁的力量骇得他不得不打消之后出手对付他的念头。只是拳头狠狠地握着,恶狠狠地看着他,恨不得将他拖出来直接剥皮吃了。
煮熟的鸭子眼看快到口了,最后却直接飞了?!
真是气死他了!
创世神最后看了眼脸色愈发惨白的安迷修,咬牙切齿地收回了自己的力量压制。没了力量压制,安迷修很快如同断了线的木偶一样重重地摔在了草丛里,只是他周身的光芒仍然没有散去。安迷修的身边,小小的诅咒精灵正如临大敌般地盯着他,严防死守着他随时可能发起的攻击。
切,无聊!
创世神暗骂一声,眼看着那白色的光电完全注入雷狮的身体,他就知道自己没戏了。当下冷哼一声,在白光完全注入雷狮身体后而那股莫名的限制也失效后,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的确很会出乎我的意料,安迷修。"
创世神冷冷的声音穿了过来,带着被人搅乱好事后的愤怒。
"这次算你赢了……下次,我不会让你这么走运的!除非你一直看着那小子!"
留下最后几句威胁的话,创世神连气息带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消失的速度甚至让羽一度以为那是落荒而逃。正当精灵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它再次看到了倒地不起双眼紧逼的安迷修,顿时气血上涌,连柔顺的白发都一根根地立了起来:"你怎么搞的?!不是说了不让你立这种誓言吗?!"
安迷修此时状况极其糟糕,进气少出气多不说,全身的力量连带着生命好像也在飞快地流失。羽拼尽了全力,以自己最大的能力释放那些治愈的能量。然而即便如此,安迷修也是在十多分钟后才悠悠转醒。而且神态比起之前更加虚弱疲惫,仿佛他的精气神被人硬生生抽去了一样。
雷狮……他喃喃地道。雷狮……怎么样了……
"没死,好着呢!"一提到那个人羽就一肚子气。看着地上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连喘气都困难的人,醒来的第一时间叫的却是那边那个蠢货的名字,羽气得几乎要发狂了。他飞下去,狠很地提起安迷修摇摇欲坠的眼皮,愤怒地训斥道:"雷狮雷狮,就知道雷狮!你自己的命怎么就不知道珍惜?!你死了谁保护他?!我迫不得已告诉你那个咒语是让你来打破创世神的控制的,不是让你来自杀的!"最后的话,精灵几乎是对着他大声嘶吼出来的。
咳……在下……在下可没有这么脆弱啊……安迷修虚弱地笑了一声,嘴角咳出了几率鲜红的血丝。他只要……没事,就……好了……
"那下次呢?下次你打算怎么办?还打算用这个咒语救他吗?!"羽恨铁不成钢地死死盯着他,恨不得一把上去把他的脖子给掐断。"用自己的命去补全野生紫罗兰的花期?!开什么星际玩笑!两个月的‘花期’就算你再怎么努力他也肯定活不到大赛结束!安迷修,我现在正式警告你——以后雷狮在的地方,你给我少用这招!你以为你能有多少命?!自己都不爱惜自己,活该你什么都得不到!"
咳……可是在下的命……至少比雷狮长……啊……安迷修又笑了笑,疲惫地耷拉下自己的眼皮。他实在太累了,真的很想好好睡一觉。
再说了……别说……咳咳……把命续给他……就是整条命给了……他……在下……在下都是心甘情愿的……
"你少来!"羽快被他气得暴毙而亡了,"任何的诅咒或许愿都会付出代价!你以为你是谁?以命补天,终有尽时!你这么拿自己的生命力去补他的命,你自己到时候还能活多久?你自己想过吗?!"
好困啊……羽……让在下睡一会儿……
安迷修此时困得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羽却还一直锲而不舍地提着他的眼皮,弄得他十分厌烦。
生命力和元力一同被抽去大半,安迷修的意识也连带着迷糊了许多。在羽还要破口大骂的时候,终于支撑不住,眼皮狠狠一盖,瞬间昏迷了过去。
改变不了花期……又如何……
我愿意一直守护着他……
这是羽最后听到的他的心声。
"这家伙……"看着失去意识的安迷修,羽长叹一声,几度想要开口训人,最后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么倔,这么拼命的小子……他真是第一次见啊。
罢了,诅咒精灵又长长叹息了一声,挥手撒出了无数洁白的光辉罩在安迷修身上,像是形成了一个无形的保护罩。它看着安迷修,眼里充满了无奈,更多的却有种不知名的欣慰在里面。
睡吧,体力都恢复过来了,你才能继续打起精神救你那朋友。
在你恢复体力之前……
它看向另一边的雷狮,此时此刻那家伙也才悠悠转醒,正摸着自己的脑袋纳闷儿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昏倒了。而在雷狮不知道的时候,一点紫红色的光芒从他体内悄然飞出,不受控制地来到了羽的面前——可以看出,那也是一只跟羽差不多大小的家伙,此刻正愤怒地看着把自己"绑"来的家伙。
羽最后看了安迷修一眼,又看了自雷狮体内飘出来的那个"家伙"一眼,降落到了安迷修的旁边,渐渐合上了眼睛。
——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叫"雷狮"的家伙,就由我来盯着吧!

评论 ( 1 )
热度 ( 7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