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38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变数——追逐的花与荆棘鸟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对于排名更替频繁的凹凸大赛来说,这排名没有多大变化的一个月可以算得上是奇迹中的奇迹。倘若丹尼尔有那个闲心去做一起凹凸大赛的记录,就会发现这一届大赛最后一个阶段的伤亡率是有史以来最低的。

原本入不了那些强大参赛者眼睛的相对弱小的参赛者,竟然也仿佛开挂一般地一直坚持到了最后。虽然看那些弱小参赛者的样子都是一副挺过来恶战后气喘吁吁的,但能留下三十多名参赛者的本届大赛,就是丹尼尔和七神使机关算尽都没有料想到的。

这一次明明跟以往的大赛没有任何出入,规则上也毫无问题,但为什么这一次会留下来这么多人?看着在大厅里三三两两休息的参赛者,丹尼尔眉头皱成了扭曲无比的V字形。

这下可有点麻烦……

虽说这最后一场的比赛和前面三个月的预赛规则几乎一模一样,但丹尼尔还是不敢稍有放松——毕竟谁会知道那个神出鬼没的创世神会像四个月前的那样突然跳出来捣乱呢?一个排行第四的雷狮变成的力量容器就已经让他们够头疼了,这次要是被创世神控制了排在第一的嘉德罗斯,那七神使啥也别干了,乖乖引咎辞职吧。

还是说……有另外的变数?

大天使背着手在凹凸星球的高空巡视了一圈,却是除了参赛者的身影外只见到了魔兽的身影,还外加一大片茂密的森林之外,其他的啥都没看到。

丹尼尔见状也只得叹了口气,放弃了自己第30次的搜索bug的行动。

直觉告诉他,这届大赛能留下这么多人绝非巧合,肯定有什么不属于创世神和七神使的力量混在其中。但上天好像存心玩他似的,整整一个月他明明很多次都能察觉出那股奇怪的能量波动——那股不属于这里任何一个参赛者的能量波动,可是每当他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的时候,场景里除了一片狼藉的战后土地和满地的血迹,再察觉不到一丝波动——这一度让丹尼尔觉得很挫败,找个人都能找丢,说出去他还要不要混了?

或是因为把大半精力都放在寻找那个"神秘bug"上的缘故,丹尼尔这一个月来压根没法安安静静进行大赛各项事务的处理。几次工作上的失误还害得他不得不向前来抗议的参赛者每人付了一大笔积分,可没把他给心疼死。而这也导致他一个月以来被七神使召唤的次数达到了往届大赛的巅峰值——三十天,他被召唤了21次。如此明晃晃的数据摊在他眼前,丹尼尔就是想装近视都做不到。只能每次在七神使的轮番训话后再投入各项工作中,试图早一点揪出那个奇怪的变数。

可是那个奇怪的"变数"到底在哪儿呢?

再次不死心地巡视完整个凹凸星球,丹尼尔第一次产生了想辞职回母星养老的念头。一回到总控制室,他就有些困倦地轻轻靠在总控制室里的老板椅上,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哈欠,顺带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头疼得不知如何是好。

"那个奇怪的能量波动……到底是谁的啊……"丹尼尔郁闷地自言自语道,"再找不到,可就很麻烦了啊……"

丹尼尔没有刻意压抑声音,所以周围一众来来去去忙碌奔波的裁判球们听了个一字不落。当即就有些新上任的裁判球表示惊奇,毕竟它们心目中几乎无所不能的"全能型"丹尼尔大人竟然也有如此发愁的时候,这是不是证明它们还需要继续努力?

而另一小部分得知"真相"的裁判球们看到这个状态的丹尼尔大人简直要羞愧死了:大人,每天都有参赛者向您报告雷狮参赛者"肆意杀人"您都不管管吗?明明那些向您报告的参赛者们都说自己看到了某个神秘人跟在雷狮参赛者的身后,您为什么偏偏不理睬啊?!

然而,小部分裁判球们的心声,它们的丹尼尔大人是不可能听得到的,及时听到了,裁判长也只会让它们自行处理,别来打扰他找"变数"——两相交错,愣是让丹尼尔足足一个月了都没有找到那个变数——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大赛里的那个人。

而与丹尼尔拼了老鼻子的命都找不到人相比,这一个月来,外面拼尽全力刷积分的参赛者都发现了雷狮的"不对劲":不论雷狮海盗团走到哪儿,总有一道白色的身影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就好像雷狮他们一队人马的小尾巴。那是个奇怪的踩着蓝色长剑的,他有着深棕色的柔软发丝,祖母绿般的双眸和俊美如同刀削般的颜,还有一身结实匀称的肌肉……而最重要的是,据某些有幸见过雷狮大战场面的参赛者们说,那个穿着白衣服黑裤子打着黑黄条纹领带的家伙实力相当之强,甚至能把排行第五的帕洛斯揍得满地找牙——因为有一次他们就看到雷狮那边的帕洛斯一个人暗暗地向那个帅小伙冲过去,结果却被人家一柄橘黄色的长剑给打得找不着北……此种颜值,此种身材,此种实力,见过那人的女参赛者们都说那踩着长剑的家伙的颜值甚至可以与那个雷狮相比较——"可惜,他就是不说话。"见过帅哥本尊的艾比小姐如此感慨道,又看了自家畏畏缩缩的弟弟一眼,满脸都写着嫌弃二字。"真可惜啊……这么一个高颜值实力强的帅哥,居然一直都沉默寡言地跟在雷狮他们的背后。呸!真是暴轸天物!"话到最后,红发红眼的小姐姐还愤愤地吐了口唾沫以示不爽。

而事实也正如艾比描述的那样,只不过……却并不是她见到的全部真相。

这一个月以来安迷修简直要心累死了,心里再一次暗暗咒起了创世神和那两个坑他的看守人:鬼知道这个月雷狮中了什么邪,老是跟个瞎子似的自动自觉地往创世神的"陷阱"里面跳——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基本上每天雷狮都会遇见三波以上的攻击者。安迷修认得出来,其中大部分的攻击者是那些早就被淘汰的参赛者——这代表着什么,安迷修并不清楚。但他却明显能看出来,那些攻击的人群数量多实力强,单凭雷狮一个人应付可谓相当吃力。而且不知为何,海盗团其余三人的攻击落到那些攻击者的身上完全没有任何效果,仿佛他们三人的招数只是穿过了透明屏障的一颗子弹一样,没有造成任何伤害——无奈之下,雷狮一个人上前杀敌也是不得已的事情。很多次,安迷修看到他在那儿独自一人浴血奋战的时候都会暗戳戳地暗地里帮上一把,顺便还要在那家伙发觉之前逃跑。连诅咒精灵羽都说,照安迷修这么个折腾法,他这是杀敌未达三千就已经自损八百的行为。

挑战那些攻击者是相当危险的行为,安迷修相信雷狮肯定知道这一点。然而雷狮那家伙却偏偏像打了激素似的,每次专门挑攻击者多的场次动手,而且还越打越兴奋,完全没有放弃攻击逃跑的态度——这也让安迷修的搭把手工作变得难了许多。

这家伙,每次动手之前倒是先看看周围有没有陷进啊!
每次安迷修出手帮助雷狮的时候,总会看到暗处的那一团若隐若现的淡金色光圈——那就是创世神无疑。历经五个月前的事情,安迷修敢肯定自己明白创世神那老家伙的计划:先派人消耗雷狮的体力,乘他体力透支的时候再度出手,将他好不容易救回来的雷狮再一次变成力量容器,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一个月来,为了怕那家伙出事,每每雷狮海盗团行动的时候安迷修总是悄悄尾随在他们之后,不怕别的,就怕雷狮出事。

因为他已经没有"第二颗心"可以换给雷狮了,不得不小心应对。

这一个月,虽然据羽说雷狮的生命正在下降,但好歹一路有安迷修护着,倒也平安无事。眼看第二个月快要来临了,安迷修才敢轻轻松了口气。

连续一个月劳心劳神,就算是神人也撑不住,更别说安迷修一个重伤未愈的伤残人士了。可偏偏他这一个月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牢牢地护雷狮护了一个月。

下个月,希望恶党不要再给自己添麻烦了。望着肩头已经累得睡着的羽,安迷修脸上的神色稍微柔和了一点,轻轻抚了抚小家伙的脑袋。明天还是稍微慢一点赶路吧,不然小家伙身体吃不消。

然而,下一秒,惊天的雷电轰鸣之声瞬间想起,这可把安迷修吓得全身寒毛倒竖。他赶紧站起来向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却见数十道千丈大的雷电自漆黑的天空中狠狠劈下,把不远处的森林照得如同白昼,连远处树冠的形状都清晰可见。那剧烈的轰鸣隔了老远都能感觉到恐怖的能量波动,安迷修看到远处正在燃烧的森林之后,脸色瞬间惨白无比。顾不得会不会吵醒安眠的羽,将小小的诅咒精灵揣进自己的衣服内口袋之后,安迷修抓起流焱跳上凝晶就飞一般地往那里赶去,恨不得自己能快点再快点。

这是雷狮拼命时才会用的招式……到底是谁,居然能逼得他使出这招?!安迷修的额头逐渐冒出了冷汗,他下意识地拿出全部的元力去催动自己的飞行速度,焦急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目的地,恨不得下一秒就赶紧找到雷狮。

这个技能是雷狮保命用的,相当于必杀的绝招。一旦释放,他就不会再有任何战斗的力量。所以……所以……
自己一定要及时赶到啊!

安迷修急得脑门上火,一阵不计后果地在树林间穿梭之后,他终于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此刻,那人正如同历经血战的狮王,伤痕累累守卫着最后的领地,虽然身体多处挂彩但那紫水晶般的眼睛里却依旧闪烁着骄傲不屈的光芒。雷狮正手持锤子站在场地中央,全身浴血,神情轻蔑,望着那些仅剩的攻击者们就好像在看蝼蚁一般,仿佛一位真正的帝王,傲视群雄。

评论 ( 2 )
热度 ( 6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