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35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筹码——写给安迷修的信


"说!"
见他不言不语,雷狮火气更甚。松手把他狠狠摔倒地上,紧跟着一脚抽起,将那本就重伤的人踹了老远。安迷修被他那一脚的狠劲踢得胸口气血翻涌,两眼发黑,接连又在花海里撞断了几棵高大的树木之后才停下来。眼看着进气少出气多,一副快要死掉了的样子。
安迷修被雷狮狠狠踹了一下,人在空中口里已经喷出了大量的鲜血。他的视线因为过重的伤势而变得一片模糊,身体已经极其虚弱,只要雷狮现在上来再补一刀,他绝对就死了。
他不能死,不可以死他必须要撑过去,雷狮还在等着他的救援。安迷修又一次勉强聚起仅剩的意识,强撑着往雷狮的方向看去。
一片漆黑也好,看不见什么也好……他迷迷糊糊地想着,思维却好像卡了什么东西的齿轮似的运转得极其缓慢。
我得保护你……不能再让你被创世神坑害了。
"啧,这次先放过你。"
看到那家伙全身是血却还撑着看着自己,不知为何,雷狮心里顿时涌上了一股强烈的感觉——说酸涩不是酸涩,说愤怒也不是愤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看到那个家伙虚弱无比的绿眼睛,他却压根下不了手。明明知道只需要自己再补一刀,那家伙绝对会得透透的,可自己就是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
他是谁?雷狮皱眉看着那个家伙,明明只是个还算可以的弱鸡罢了……为什么自己对着那样的眼神,完全无法下手?
是因为这个家伙的眼睛会某种奇怪的妖术吗?
"大哥。"看到自家大哥停下,卡米尔带着其余二人快速赶来。看了眼躺在那里气若游丝的人,少年湛蓝色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解。但他却也没有过多询问,帽子一拉,直接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自家大哥办事向来有他的一套,他想杀的人一个也不会放过,但他不想杀的人……貌似还没有?
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自家大哥那么杀伐决断的一个人,会对他手下留情?这正式卡米尔不理解的地方——一个可以接下自己和大哥攻击的参赛者,怎么说实力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按照大哥的性格,对于这种参赛者向来是能杀就杀,能斩草除根就绝对不留后患。可是这一次却因为眼前这个白衣黑裤的人破了例。
他很危险——卡米尔有了猜测之后警惕地皱了皱眉,以后还是跟大哥说一声吧。现在放过这样有潜力的参赛者,日后肯定是个大麻烦。
"去别处找猎物。"被自家弟弟突如其来的呼唤打断了思绪,再加上今天创世神的"搅局",雷狮此刻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此刻满肚子的火气和愤怒无处发泄,正需要好好收一波怪来宣泄自己的怒火。
——那些积分高又不自量力的魔兽和参赛者,正合适。
眼前的这个家伙……雷狮眯了眯眼,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不爽。但似乎是出于一种奇怪的心理,他这一次却并没有斩草除根。
啧,真是令人烦躁的家伙。
"走了卡米尔!"
招呼了自家弟弟,雷狮看都不看躺在那边的参赛者一眼,扭头就出了花海,很快就消失在了一片粉紫色的海洋里。安迷修一个人狼狈地躺在一片血泊里,迷迷糊糊地看着雷狮他们越走越远的身影。一直到完全看不见了,他都没有再次收回眼神。
咳咳……伤得好重,看来短时间内想要完全恢复真的太困难了。稍微动了下自己的腿都是一阵钻心的疼,安迷修痛得整张脸都皱成一团,好半天才自己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他喘着粗气,只是一会会儿的动作就已经弄得他冷汗涔涔,大口大口喘着气。
若非这里常年无人踏入,恐怕他现在早就死了吧?就算雷狮不杀他,也会有别的参赛者伺机而动的。
可是现在雷狮那个样子,我又该如何去帮他呢?靠着半断裂的大树坐了一会儿,望着还没有完全升到天空正中的太阳,安迷修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绝望。
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才能阻止雷狮去找那个"安迷修"呢?
不用提,这肯定又是创世神的一个陷阱。目的就是为了将他俩都控在手心,以方便接下来跟七神使的打擂得以顺利进行。
可是现在自己这样……不行啊!缓了还没到十分钟,安迷修就坐不住了,没办法,只要一想到雷狮可能还被创世神蒙在鼓里,他就无法放下心。
我得去找他!
拖着重伤的身体活动显然不是个明智的决定,但此时此刻心焦于雷狮安危的安迷修已经什么都顾不了了。强行伸手一招招来了凝晶,另一只手颤抖地缓缓握住掉在地上的流焱。还在流血双臂一同发力,将安迷修颤颤巍巍的虚弱身体从地上撑了起来。这个过程比万剑穿心还要痛苦,纵使安迷修从小到大都刻苦训练,长大了也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可现在却依然被来着身体内部的疼痛折磨得两眼发虚,双腿打颤,背后的衬衫已经全被冷汗打得彻底湿透了。
好……好难受……呃……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安迷修终于靠着双剑的力量硬是拖着自己全是伤口的身体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没法说话,所有的痛苦安迷修必须承受双倍,生生咬下咽肚。等到整个人终于直起身子,他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安迷修的脸色和皮肤苍白得可怕,配上那还未处理过的伤口更像是恐怖的好像吸血鬼。
真难受啊……好不容易站直了腰杆,刚刚卖出一小步,安迷修眉头狠狠一窒,先前好不容易舒展的眉头又一次扭曲地皱起,好像他的脚踩到的是一颗地雷。
而他现在的确跟踩到刀子差不多,极端钻心的痛楚顺着他的脚底板心飞快地一冲而上,在极短的时间内席卷了他整个四肢百骸。安迷修的脖子因为极度的痛苦而被迫痛得扬起,仿佛在承受极端酷刑。虽然他确信他绝对没有踩到任何尖锐的东西,甚至连石子儿都没有碰到。可是那疼痛来得如此强烈,像是刚刚入侵他身体的恶魔猛兽叫嚣着宣示自己的主权,痛得他一瞬间差一点再次跪倒下去。
该死的……接连而来的疼痛快把安迷修逼疯了。这要是每走一步就得承受这样是痛,之后他岂不是只能站在凝晶上了吗?缺少了冷流的战斗力,只有一把热流的他不可能还会跟雷狮打成平手。
——更何况他还全忘了。
我就不信我今儿还出不了这个花海了!安迷修拼命适应着那股非人的疼痛,暗暗咬碎了自己两颗牙齿借此来保持清醒。他时刻提醒自己:雷狮还在等着他。
现在不是放弃的时候。他勉强平复了自己方才因疼痛而起的剧烈呼吸,正准备掏出凝晶追赶雷狮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小小的声音。又苍老又调皮,还透着一股奇怪是语气。
谁?
"安……安迷修大人……"
一个黑色的骷髅头顿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安迷修仔细一看,认出了它的来历。
这不是金小队的那个凯莉小姐腰间挂着的那个玩意儿吗?它好像叫……老骨头来着?可为什么它现在会在这里?凯莉也不会像是随随便便就丢东西的女孩子啊?
不对不对,为什么它是活的?
还有……明明连卡米尔都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为什么这个奇异的会说话的"老骨头"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安迷修百思不得其解,但因为实在没法开口说话,只能伸手轻轻碰了碰它,用眼神示意它继续说下去。
"安迷修大人……我可算找到你了……"黑色骷髅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疲惫。"再找不到你,我家主人恐怕就会打我了……"
嗯?安迷修心头顿时闪过一个念头:凯莉?它是她派来找自己的吗?
当下安迷修也不多啰嗦,缓缓地伸出手在空中写着字。他急于弄懂事情的原因,比划的速度也快了很多,但终究因为手臂上的伤而不得不收敛:你主人派你来的?为什么你会记得我的名字?
"嗨哟,别提了,"老骨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别说是雷狮海盗团了,所有的人都不记得你是曾经那个大赛第五安迷修,也只有我因为内部拥有次元口袋的能力才不会忘记你——此次我是提前被凯莉小姐派来给您送信的。"话音刚落,骷髅头就狠狠一咳,大嘴巴里顿时露出了一个雪白的信封。安迷修好气地伸手拿过来,发现上面就一行小字:安先生亲启。
凯莉小姐为什么要给在下写信?安迷修继续问道。
"那是因为她和格瑞大人害怕到时候连他们也不记得您了,所以凯莉小姐才祭出了我这个最后的筹码——带着凯莉小姐写给您的,乘着没人注意的情况下悄悄赶过来见您啦,安迷修先生。"
等等,安迷修察觉到了什么不对,飞快地在空气中比划着。那么……现在外面所有的人都忘了我吗?格瑞他也参与进来了?
"是啊,"老骨头怅然长叹一声。"所有的人的记忆好像都出了问题,都不记得凹凸大赛最开始的排名了。我的主人和格瑞大人根据他们现在掌握的情报写成了一封绝密信,只有您的指纹才可以开启。"说到这儿,老骨头四处看了看,紧接着背后出现了一个漩涡,整个儿都往那漩涡里挤去。"任务完成了,我这把老骨头就该走啦。安迷修先生,祝您好运。这是我主人和格瑞大人最后能为您做的事情了!"
所有人都忘了他?安迷修惊了一身冷汗,这还得了?!
格瑞和凯莉……到底帮了自己什么呢?凯莉甚至提前安排了不会失却记忆的老骨头来给他送信,肯定有什么问题。
她为什么会给自己写信呢?
安迷修看了看天,此刻已经日当中头了,还可以缓缓,下午了再去追雷狮。
现在……先了解下目前的情况再说……还有,凯莉小姐的信。
她到底想要告诉自己些什么呢?
安迷修轻轻地拉动火漆,撕开了那白色的封口,缓缓地抽着里面一层薄薄的纸张。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