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29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真相——天堂与地狱的候选人


安迷修的意识还未恢复,首先传达到大脑的就是一阵模糊的痛感。胸口的位置像是被烧红的烙铁烫过似的,烧得他又痛又热却无力挣脱。在一片黑暗中胡乱地挣扎着,想要驱赶自己胸口上灼热的窒息感。
太难受了。等到安迷修终于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不是之前意识消失前那对好像在哪里见过的紫眼睛,而是一条烤鱼——一条被串上树枝,挂在他面前火堆旁边的烤鱼。那上面甚至还冒出了丝丝缕缕的白烟,安迷修动了动鼻子,那味道好闻至极,香味勾得他舌头不断地分泌口水,然而等他眼神又一瞟,之前那个穿黑衣的男人正盘腿坐在自己面前,还拄着头看着他。
好想吃,可是现在这样……有些不礼貌吧?
他艰难地动了动身体,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正盖着一条棕色的毛毯,不大不小刚好把自己整个身体盖的严严实实。安迷修强忍着胸口灼烧般的钝痛从地上爬起来,对着那条烤鱼再次吞了吞口水。之前刚刚到这里的时候他还没有什么时间概念,现在猛然看到一条烧红的烤鱼,胃部发出的声音才提醒着他他必须得进食了——连续四个月没有进食,之前在时间树里有光能量的补给他还没有太大的饥饿感。这会儿再看到面前一条烧红的烤鱼,哪里还忍得住自己的口水。
"醒了?"黑衣人见到他从地上起来换了另一条腿,用手撑着拄着脑袋看着他。"四个月没怎么吃东西,也亏那家伙有记得定时往时间树树根输入纯净的光能量,否则,别说四个月了……不吃饭的你能不能撑过一周都很困难。喏,现在肚子饿了就赶紧吃,补补身子。你伤刚刚好,别推辞。赶紧把伤养好了我说不定会考虑放你出去。"
"真的吗?"别的话没有反应,一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安迷修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眼睛鲜活闪亮。他一眨不眨地看着黑衣人,碧色的眸子里写满了期待二字。"在下真的可以上去吗?"
黑衣人见状有些不适应地皱了皱眉头,拍了拍自己大衣上的褶皱准备起身。"你倒是真关心你那兄弟,先吃点东西再说。我可不希望我从创世神手里救下来的是一个不知道照顾自己的死人。"
"哦……"保证加威胁,安迷修终于乖乖低下头,拔出小树枝安安静静地啃起烤鱼来。棕色的毛毯因为他的动作滑下,露出他左胸上一大片焦黑的皮肤。
那不是普通的黑光——见此情形黑衣人帽子下的紫眼睛不悦地眯起,手不知不觉中托着下巴思考起来。创世神想杀掉的人从来没有人能够侥幸逃脱,而现在他仅用了一道黑光就射中了安迷修的心脏……可是这会儿人却平安无事,这真的只是个巧合吗?
还是说……这个小子的身体里,难道潜藏着某些强大的力量吗?他目光再次瞟向那个专心致志吃着烤鱼的棕发骑士,又一次困惑地皱紧了眉头。
不对……很不对,那黑光不像是攻击,也不像是封印……更像是……诅咒?!
猛然醒悟,他赶紧再一次抬头向着安迷修心脏的位置看去,那里的皮肤被若隐若现的黑光缠绕着,黑光盘踞在他左胸之前的创口周围,像是一条狡猾的螣蛇,随时准备找机会吞噬皮下的心脏。
这可不怎么好。他烦躁地揉揉眉心,来回不耐地走了几步。
可是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创世神要安迷修一个内心全是光明的人干什么?虽然从身份上看这个小子是那个叫雷狮的"换棋人"不错,可为什么创世神非要选择在他身上下一个"疑似诅咒"却不控制他,抓住他,让他成为力量容器?
毕竟……越纯粹的光明,黑化起来的力量就越恐怖。
"那个……先生……"吃饭着呢被人连续当珍惜品似的看了三次,纵使安迷修心理素质再强大再想无视他的目光也做不到。他有些尴尬地看着死死盯着他的黑衣人,小心翼翼地问道。"您……为什么一直看着在下?"说完后他又下意识地抹了抹嘴上的油,奇怪地道。"在下脸上难道有花吗?"
"你一直都这么傻吗?"黑衣人看了他半天,最终忍不住憋出了一句话。放弃似的吐了口气,这才沉声跟安迷修解释道。"算了,反正你也听不懂。我刚刚说你可以回去上面并不是在骗你,至于之前么……那是我故意这么说的。"他又看了安迷修一眼,后者只觉脊背一凉,冷汗瞬间顺着他的脊椎淌下。"还没看透吗安迷修?如果我之前就答应你可以上去,那么我敢保证,只要你跨出这时间海一步,立刻就会步了你那小情人雷狮的后尘。没看到吗?我在这里他都干明目张胆闯进来,你暂时留在这里,反倒比去外面安全得多。"
"这……"安迷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垂下了头,老老实实地跟人家道歉。"对不起……我……我也是急着去救他……我害怕他在上面又出什么事……"他正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黑衣人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你知道为什么只有你能下来吗?"
黑衣人淡淡地问着他,明明语气平淡得不能再平淡,安迷修还是产生了一种面对四个月前长翅膀的雷狮的感觉,不由得下意识咽了口唾沫。他思来想去没有更好的答案,只得试探地问道:"大概是……因为相比于时间海,时间树更想一个筛选……好人的地狱?"好人两个字,他明显地停顿了一下,心里说不出的怪异。
黑衣人点了点头紧接着却又摇了摇头:"对了一半。"他解释道。"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这里才是真正的许愿地,也就是说,那些在时间树许下救人愿望的人,想要成功救人就必须来到这里。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安迷修听得一阵心惊肉跳,还不等他喘口气,黑衣人低沉淡漠的声音就又传了过来:"最重要的一点……不使用以心换心的家伙,是绝对没有资格下来的。当然,你算是最特殊的特例了。"他又一次看向安迷修,"百年来唯一一个内心全是光明的人,还是二次时间革新唯一的一把启动钥匙。就算你最后没有使出以心换心,我也会让你下来——因为你还背负着更大的使命。"
"顺便一说:以心换心只有对着自己内心的至爱之人才能使用成功——它虽是宇宙间最强的禁咒,却也是检验人心是试金石。"不去看安迷修目瞪口呆的表情,黑衣人慵懒地打了个哈欠。"不是真心对待自己爱人的家伙,时间树就会自动替我检验出来——毕竟,天堂可不是谁想进就进来的。"
"呃……"安迷修这下真的是无语了。看着黑衣人那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又一次在心底重新审视起自己跟那个恶党的关系。
难道说自己真的一直都把他当成爱人吗?安迷修有些纠结地挠着头,天哪,他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现在却突然丢给他这么大一个问题……头都秃了。
"那个……"他咽了咽口水,紧张地盯着黑衣人的一举一动。"请问……在下背负的使命……到底是什么?"
"时间革新的启动者,雷狮那小子的换棋人……以及,马上创世神即将在凹凸星球设下的另一个诅咒……"黑衣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大声叹了口气。"说真的,虽然我知道把这些东西强行加在你身上对你而言再不公不过了,可没办法……你必须接受。换棋人的事儿想必你已经听说了,至于创世神下的另一个诅咒……在你离开这里之前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现在你唯一需要明白的,就是这个时间革新了。"
"时间……革新?"安迷修挠挠头,表示自己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创世神给宇宙中的众多皇族施加的棋子诅咒已有上万年的历史,早些年是为了制衡宇宙中的各大势力,而现在……棋子诅咒早已变成了他剥夺争抢力量的工具。而除非有人心甘情愿地为皇族成员解除诅咒才能消除棋子身份带来的影响。如若想要彻底消除这种不公的诅咒,就必须出现五个脱离诅咒的人——只有这样,那些皇族成员身上的棋子诅咒才可以彻底消掉。"黑衣人面色凝重,仿佛要把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都托付给面前的这个骑士。"这是对抗创世神唯一的办法。"
安迷修这一次罕见地默了默,低下头去很久才呐呐地问道:"能保证这个计划一定能成功吗?"
黑衣人肯定地点了点头:"肯定的。但……"刚说完,他竟又迟疑了起来,这让安迷修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这个人到底在谋划些什么?
"有什么问题吗?"看到他撇来的眼神,安迷修自知失言,赶忙又赶紧加了一句。"我是指时间革新的事儿。"
"那你做好准备了吗?"
"哈?!"安迷修愣了,做准备?做什么准备?"这是要付出什么代价吗?还是指别的什么……"
"不……时间革新是唯一可以干扰创世神棋子诅咒的机会,每一百年时间树就会自动启动一次。但这一次时间树已经启动过革新,所以再次革新就需要钥匙来强制执行。"他看着安迷修,下意识地拉低了帽子,生怕他看出自己严重的复杂。"革新,顾名思义就是让宇宙中的一切全部重来,同事将这世上的所有记忆备份一遍到时间树那里。但二次革新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因为是强制启动,所以钥匙必须要付出代价——这就是遗忘光境。你有可能会忘掉一些很重要的人或事,用它们来抵消你所付出的代价——直白点谈,就是用自己最宝贵的记忆跟时间树做交换,然后开启时间革新,让雷狮最大限度地暂时摆脱棋子诅咒的身份——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这第二局能赢……"
后面那人说了些什么,安迷修一个字都没有再听了。此刻他脑子里浑浑噩噩只有一句话在反复播放:
用你最宝贵的记忆交换,开启时间革新。
要是我忘了他……我该怎么办?
不知不觉,眼泪已经淌了满脸,安迷修没有再理会黑衣人的滔滔不绝,转而背过身假装咳嗽着悄悄地抹着低落的眼泪。
他是真的不想忘记……可是救雷狮和记忆的取舍折磨着他,逼得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要是你呢?你会牺牲你的记忆来救我吗?
安迷修迷茫了,抬头望向天空,那里尽是一片亮紫的色彩,像极了那个人狡黠恶劣的眼睛。
他没有时间继续待在时间海了,他必须赶回去,越快越好。
"当你穿越时间海和时间树的交集点时,就是时间革新启动之时。"黑衣人不知何时飘然站在了他的身边,没有再催促他,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当然,想要回去,你必须还要在这里多付出代价。"安迷修迷茫地转过身,黑衣人冲着他伸出一只手,白皙的掌心里安安静静地躺着一颗白水晶。
"用你的心和你的舌头换取回去的能力。"黑衣人面色不变,只是淡淡看着安迷修。"不得言语,不得哭泣,撑到凹凸大赛结束,你就能拿回自己的一切。"
"要来吗?"
这一次,安迷修没有伸出手。

评论 ( 2 )
热度 ( 8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