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28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敌袭——另一个看守人

"怎么了?傻了?"穿黑衣服的男人见安迷修半天没有动静,整个人呆得跟木偶一样,伸出手在他眼前招了招。看到他眼睛里混沌的光重新聚拢后才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就你这样子,我还怎么跟你好好谈事情?作为唯一能下来的人,好歹也该有点觉悟吧?"
"觉悟?"安迷修的心跟着动了动,他急切地抬起头看着黑衣人,神情焦急无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有死,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不是应该被时间树吞噬成为养料了吗……"说着说着他又突然停了下来,喃喃自语道。"那么……我可以回去……吗?"
"想都别想!"黑衣人一看他又恢复了那混沌的状态就有些来气,冷冷哼了一声打破了他的幻想。"下来这时间海是你的福气,你不思感恩倒好,居然还想着能回到上面?"
"你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安迷修猛地一个激灵,上前一步狠狠地揪住了他的领子,碧绿的眼睛里满是痛苦和焦急,还有愤怒。"凭什么不让我回去?我最重要的人还在上面,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次出什么事儿……你以为我来时间树是为了谁?你以为我是为了你吗?!"
黑衣人无情地一挥手挣开了他的双手,甩得安迷修向后一个趔趄倒在地上。他冷冷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安迷修,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感情:"我很遗憾,但无论如何,你来了这里就别想着再出去。你以为去了时间树的人有来无回的传言都是假的吗?"
遗憾你个鬼!
安迷修狠狠地瞪着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底冒出了不甘的火光。
"别瞪我,你瞪也瞪不出个所以然来。"他看到了骑士愤怒的眼神,却并没有多加理会。"况且……以你现在的状态根本打不赢我,别说你还保留着你最后的一丝元力,就算你力量还在又如何?安迷修,我要是你我就会省省力气好好在这里休息,别做什么不着调的白日梦了。"他转过身摆了摆手,走之前最后看了他一眼,黑帽子下的紫眼睛分外骇人。"别想着逃,否则……我打断你的腿也要把你抓回来。"
"啧……"安迷修咳嗽了一声,勉强支着自己的身子立起来 眼睛死死盯着他离开的背影,心底的不甘疯狂地席卷而起。"真是个暴君。"
这一次安迷修没有追上去,他望着那个人逐渐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若是那人跟创世神一伙,那么他不想让自己离开的目的再明显不过。有棋子诅咒的雷狮后面必然会受到创世神的控制,解除诅咒的钥匙就是他,控制住了他,也就等于控住了雷狮的小命。
可是,当他想起最后坠落时间树长梯的时候,眉头却不由得皱成了八字形。他记忆的最后是有四道光冲天而起,再之后的记忆就是一片黑暗。虽然那些光很有可能就代表着他成功了,但外面的雷狮呢?他会不会再一次受到创世神的控制?想起最后雷鹫警告他的话,安迷排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突然间发现现在的局势越来越不明朗了。
自己现在身在时间海,离最上面的凹凸星球估计还隔着一段不小的距离。想要去救雷狮不可能不经过这里的那个神秘黑衣人的同意,万一雷狮受到控制了,他又该如何在第一时间过去保护他?
"在想什么?"
"没什么。"安迷修以为是那个黑衣人的声音,下意识地就回答了一句。然而刚刚答完却觉得不对——那人的声音虽然低沉沙哑,有股刻意压抑着的成熟,但怎么听也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可刚刚的那个声音却沧桑无比,完全不是那个人的声音。
他猛地回过头,一团璀璨的金光中,面带微笑的一个金色的男人正对着他温和地笑着。
"好久不见呀小骑士,"男人微笑着,戏谑地看着目瞪口呆的安迷修。"怎么着?这么短时间不见就忘了我了?"
"您……"他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冷汗不受控制地打湿了他背后的衣服。"是创世神。"
他怎么会在这里?安迷修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小步,这下可有些难办。
"完全正确!"男人开心地打了个响指,冲着他挑了挑眉。"刚刚我似乎听你说你想要出去?刚好,我也想从这里出去。不如你把力量借给我,我俩一同出去如何?"
安迷修愣了愣神,这个条件听起来实在太过诱人。他急于上去,去到凹凸星球找到雷狮,告诉他千万别再受创世神的控制了。顺便再告诉他,自己再不会跟他吵架了。
但面前站着的这个人是创世神,就是他曾经控制了雷狮。并且还让他生不如死——想到这里,安迷修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许多。
"对不起,在下此刻还不想离开这里。"他撒了个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金色男人。"在下现在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等到在下恢复了,在下自会打败他,然后再上去的。"
"哦?这么自信?"创世神听了之后眉毛愉悦地向上挑了挑,玩味地看着面前这个狼狈的骑士。"你可知你拒绝的是谁的邀请吗?"
"自然是您的。"安迷修不亢不卑地回答道,另一只脚又悄悄地后退了一步。"我曾听说向神许愿都会付出代价……所以,很抱歉,在下不打算与您一同上去。"
别以为他不知道,雷狮那家伙突然间变得那么反常,还长出来那巨大无比的紫色翅膀,不用脑子想安迷修都能猜出来一定是创世神搞的鬼,这会儿根本不可能顺了他的意,更别提跟他走了。
——走的代价,很有可能就是变得跟雷狮一样。
创世神暗骂一声狡猾,还要再多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巨大的金色闪电狠狠地落在了二人之间,溅起了一大片沙子。安迷修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几步,一个不小心脚下打滑就向后跌了出去。眼看他快摔到地上的时候突然一只有力的手牢牢撑住了他的后背,把他扶了起来。
"光明正大来我的地盘抢人,有些过了吧?"
一片金色华丽上电光中,之前的那个黑衣人脚踏闪电自安迷修背后缓缓走出,紫眼睛里雷光闪烁。巨大的金色闪电环绕在他周围,向他拜服,他整个人不怒自威,仿若一位金光闪闪的雷电之王。
"是你?"
见到那人从自己后面走出来,安迷修无比诧异。瞪大了眼珠子盯着他,就差把他盯出一个窟窿来:"你不是走掉了吗?"
现在出现又是闹哪出?
黑衣人没有理会安迷修的问题,直接把目光转向另一边金色的男人,紫眸里闪过一丝警告的光芒。"好歹都是做许愿生意的,你抢不到单就跑来不要脸的抢别家的生意?这么做未免有点太过了吧?"
"哎呦喂,我可没有跟你抢啊。"创世神无辜地摊摊手,紧接着他又指指站在不远处的安迷修,委屈地道。"我这不是没有跟你抢嘛!他这不还安安稳稳地站在那儿嘛!你现在一没证据二没啥的,急急忙忙地就想给我定罪吗?"
"行了,都是做生意的,你要他到底想干嘛咱俩心知肚明。"黑衣人丝毫不为所动,右手虚虚一招,大量的雷电便疯狂汇聚而来,光芒璀璨耀眼。"提醒你一句,不要在我的地盘上撒野!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再一次滚回那个封印里去,永远都出不来。"
创世神冷哼一声,"那可就要看你本事了!姓布的!"话音刚落,他猛地伸出右手,一道大腿粗的黑色强光撕裂空气,对着黑衣人就刺了过去。
"这么点招式就像制服我?"他轻松躲过去,看着面前的男人,目光更加冰冷。"你还不够格!"说罢,右手又是一招,转眼间还算平静的大海顿时惊涛汹涌,巨大的金色闪电纷纷从灰黑色的天幕中钻出,响应他的召唤,飞速汇聚于他的掌心。
创世神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左手又是一个结印,再度打出了一道水桶粗的黑光之后瞬间消失,只留下了一句话:"你们不可能赢了我的,你果然还活着!不过……这一局,算是你输了。"
"那可未必!"黑衣人下意识地举起手抵挡了下,感受到那是虚招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创世神非一般地撕开裂缝消失在了时间海,再追已经来不及了。
见到那人彻底消失,黑衣人才渐渐散去了手里的闪电,轻轻抬起手平复了时间海的怒吼。对着一片无人的空地,他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
老实说,在这里他也没有把握打赢那位,现在他识趣走掉了,简直再好不过。
但是,甫一转头,他的心却被狠狠地揪了起来。
"咳咳……咳……"安迷修的胸口泛着诡异的黑光,双眼紧闭,全身痛苦地痉挛着。他的心脏那里开了一个碗口大的洞,不停地淌出乌黑的血液,越来越多的血沫染红了他身下的沙子,还有他身上破着几道口子的白衬衫。
"安迷修!你怎么了?!"他赶紧跑过去把人小心地扶起来,伸手过去察觉到他鼻息微弱,不由得暗骂了自己一句。
看来是那人的第一波攻击伤到了他,该死!
"还能行吗?"
安迷修虚弱地缓缓睁开眼睛,嘴角不停地涌出大量的血水,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唯有那对紫色的眼睛……一直在他眼前晃悠。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雷狮。
"没……"
话还没说完,安迷修头一重,直直栽倒在了黑衣人的怀里。这一次,黑衣人再怎么叫他,他都没有任何反应了。
这下可难办了。
黑衣人小心地解开自己的黑大衣,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小心翼翼地把安迷修裹起来打横抱着。望着怀里气若游丝的人,懊恼地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之前真是太大意了……算了,救人要紧!这小子不能真的死掉了。
男子抱着全身是血的安迷修飞快地往远处跑去,他身形速度快若闪电,黑曜石般的短发随着海风一同掠过。紫眸中的那一双金瞳耀眼无比,像宝石般华丽灿烂。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