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25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传讯——生死时速

黑云翻滚,人头攒动。尖塔状的大厅外第一次站满了捂着胳膊吊着腿儿的参赛者们。人数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刚刚好四十个人。其中,有些人的目光带着某种殷切的祈盼,希望那个被掉在十字架上的人速速被五马分尸。
要不是他,凹凸星球也不会落得这般田地。于情于理,杀了他是最公正的判决。
雷狮缓缓地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目光迷离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身体内部剧烈的疼痛让他好看的眉毛皱的一抽一抽的,同时亦让他模糊的思维稍稍清晰了些。
他啐了一口血,暗暗压下紫眸里凶狠暴虐的光芒。
真没想到七神使的手段也是这般的不中看,着实让他打从心底里鄙视。抓住他之后却不立即弄死他,反而用黑色的束神链将他连同他背后的紫色翅膀牢牢地捆在高高的十字架上。每天就像观看猎鹰啄食普罗米修斯的肝脏那样看着他,任由其他的参赛者对手无寸铁的他发动一次次上致命袭击。
仅仅一天不到,他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还没到这一天彻底结束就已经昏过去了五次。
啧……这帮混账东西……他咬了咬牙,勉强咽下自己嘴里腥甜的液体。满口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见到他这会儿无力反抗,倒是一个个举着讨伐坏人的大旗上来对自己动手了。
比起安迷修那样坦坦荡荡地"讨伐恶党",他们此举简直是令人恶心透顶。
身为力量容器的他死不了,无论如何都死不了——唯一能让他去死的恐怕只有等到明天——也就是等待四个月,力量容器的存活时间最多只有四个月,四个月一到,神仙也难救回来。然而就是这样看起来"不死"的体质却给他带来了最大的痛苦:因为死不了,所以那些弱鸡的参赛者就会借此机会发泄他们心中的怒火,好把他好好折磨一顿。
令人作呕。
真不知道那个傻子骑士之前是哪只眼睛瞎了,居然帮助这帮表里不一的弱鸡。
又是一轮攻击结束,下面围观的参赛者们大半已经失去了力气,此时正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雷狮全身上下痛得要死,每一根骨头都好像被打断重组似的钻心地痛。眼光稍稍一瞟,格瑞扶着自家发小正跟那个小丫头星月魔女站在一块儿,正凝重地对着他的眼神。而不远处,他看到了卡米尔,小个子的少年将自己完全包在衣服里,只敢压着帽子用充满担忧的蓝色大眼睛看着他。嘴唇抿得紧紧的,站在佩利和帕洛斯旁边就是一到防线,防止他们俩一个发狂一个反水。
你哥还没有弱到这个程度。雷狮看到弟弟担忧的样子很想扯出个微笑让他安安心,但奈何自己稍微动一下全身都是钻心的疼,不得已只得再次垂下头喘着粗气。
但是,雷狮没有错过卡米尔脖子上那道红红的印记,五个修长的指印正刻在少年白皙的脖颈上,看得雷狮止不住的心疼。
肯定有谁想杀了他吧……他愤愤地想着,等我自由了,我非把他摁到地上好好教他做人!
不过……一直撑到现在,真的好累啊。雷狮看着远处没有变化的乌云禁不住打了个哈欠,头昏昏沉沉的,真的好想睡过去。
然后……下一秒,在七神使和众多参赛者众目睽睽之下,雷狮居然真的头一歪,靠在十字架上就发出了绵长的呼吸声。
这秒睡的操作把七神使都震惊了。
不是听说这届大赛排行第四的雷狮是个连睡着了都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狮子吗?现在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都盯着他……他这都能睡着?!
然而无论七神使眼睛瞪成乒乓球,参赛者们一个个下巴哐哐哐砸到地上,也依旧改变不了这个事实——雷狮,大赛排名第四的强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秒睡了。
得得得,睡就睡吧!众人愤懑却又无话可说。反正他马上就要死了,跟个死人计较啥?
于是,呼啦啦的一大群人出来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又灰溜溜地返回大厅去了。当然,真正知道真实情况的几个人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雷狮不知道这次是不是自己太累的缘故,睡着睡着突然醒来不说,周围还一片漆黑,更邪门的是他想召唤闪电居然都失败了。电光在手心凝聚了几次,最多爆出几朵微弱的电火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雷狮气得想问候七神使和他们上头的主子八千遍。
"你怎么在这里?"
突然间一个冷清的女声传来,带着点杀意和冷酷。
"随随便便到别人的梦里,似乎不太好吧!"
哟,雷狮眉头一挑,居然是嘉德罗斯身边的那个绿毛女么?
"我还没问你你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呢,"雷狮哼了一声,看着那自黑暗里走出来穿着白衣红裤的绿发少女不屑道。"嘉德罗斯身边的家伙就是不一般,我都落到这步田地了居然还想着刺探敌情?不过……你这身份倒是让我很好奇啊!"
蒙特祖玛的声线依旧冷如寒冰,似乎只有嘉德罗斯这四个字可以触动她些许的心弦。"大人是事情不劳您费心思,"她冷冷地道,"我的身份有什么好质疑的?虽然您的排名比我高了三个,但若是正面对决,我自问不会轻易认输!"
雷狮见状呵了一声,抱起双臂满脸戏谑:"哦?真的么?咱们印加王族末裔的公主——王族最后的成员,需要我来提醒你一下你身上的棋子诅咒吗?"
蒙特祖玛瞬间变了脸色,羽蛇飞快地出现在她的手中,绿发少女的眼睛被白色面具挡着,但雷狮却能感觉到其中的凛凛杀意:"雷狮!你什么意思?"
"明眼人面前不说暗话,前皇族的成员,应该不需要我多跟你打太极吧?"雷狮的眼神也倏地变冷,好似潜伏的准备随时出击的狮子。"同是皇族成员,就该有棋子诅咒。不然我不信你身上没有那种诅咒——除非是那个人在骗我,印加族之前也是皇族成员——这一点我没说错吧?"
蒙特祖玛捏着羽蛇的手紧了紧,没有啃声。
"看样子圣空星的人为了给他们的人造神找台阶还真是下了血本啊,"雷狮自顾自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吧,帮助你脱离棋子身份束缚的那个人……他是谁?"
少女没有搭话。
"能让你这么心甘情愿地跟随一个人,在印加族可是不多见啊。"雷狮感叹了一声,随即一针见血地戳到了真相。"是嘉德罗斯那个自大狂吧?"
蒙特祖玛咬紧了唇,好半天才答了一句:"是。"
"哦?"这回雷狮来了兴趣。"那家伙非强者不入眼,你当初又是为什么会让他心甘情愿为你当那个献祭者呢?"
"并非只有跟不是皇族的人才能献祭,"祖玛最后憋出了一句看起来超越她承受极限的话。"皇族之间,若是也有人心甘情愿地替对方解除棋子诅咒,那也是可以的——当然,结局会两全其美:双方的皇族成员都会因为解除了对方的棋子诅咒而双双失去永世为棋的束缚。我是,嘉德罗斯大人亦然。"最后的最后,少女没有说的是那天那个金发耀眼的小王者,对着坐在地上哭得眼神红肿的她伸出去的大罗神通棍。
"想变强吗?想变强,就给我把眼泪收回去!站起来拿着你的剑把那些渣渣都给我打死!"小少年拄着巨大的棍子站在她面前,却让年幼的祖玛感觉到了一种天神降临的威严。"不就是个棋子诅咒吗?渣渣才配这种渣渣游戏,喂,小女孩,决定跟我走了就试试从地上站起来!我嘉德罗斯身边不缺废物!"
顶着巨大的威压,小小的祖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不会成为您的累赘!"她抖着嗓子。"我将誓死追随于您!"
"很好!"
再然后的剧情,就进展得理所当然了。不动棋子诅咒为何物的人造神为了方便直接解除了祖玛身上的诅咒,作为回报,祖玛自然也帮助她的大人解开了棋子的束缚。
"呵,原来如此。"真是个忠心耿耿的仆人啊!
看着祖玛的脸色,雷狮已经猜到了大半。心中有了答复,接下来的一切就能好办多了。
而且……绝对不能告诉卡米尔。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突然间耳边传来一阵阵雷电的轰鸣声。雷狮一个恍惚,整个人的思维就被彻底斩断了。恍然间,他好像看到了从不知名地方飞来的三道光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十字架被消融了,大雨不下了,锁链也断裂了……可是他却觉得自己又累又困,太想睡觉了。
好困……
雷狮不知道最后闯进他梦里的那个祖玛怎么样了,只是最后眼皮合上的那一瞬间,他好像隐隐约约看到了安迷修带着微笑的脸。虽然看不清晰,但自心底莫名涌上的恐慌感还是让雷狮慌了神。
这白痴又背着自己当孤胆英雄,混蛋,混蛋!
混蛋……他强撑起些许的意识,想要扑上去把那个满脸笑容的骑士揍一顿。
你又跟我胡来……
再搞事……我不会放过你……

评论
热度 ( 14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