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23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代价——你还欠我一个生日

安迷修抬头望去,上面的九个世界里突然出现了雷狮的影子:愤恶的、嚣张的、大笑的、高傲的、不羁的……所有他经过看过的那些曾经不起眼的记忆光团,此时此刻却都变成了那个恶党——紫黑发紫眼睛,没有那条标志性的长头巾,依然有那张标志性的脸——安迷修就是再活五十岁都不会认错的脸。
看起来非常大的树根世界,九个节点分割了整个树根,那里所有的人都是雷狮……换句话说,他参与了安迷修"世界"的一切。
这就是他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吗……看着那些形形色色的"雷狮",安迷修有些精神恍惚,他拾起一旁的双剑,颤颤巍巍地支起身子。
他还记得看守人严厉的警告,不得带出多余的记忆,否则时间树的树根就会将他彻底吞噬。
"我只是他的一部分记忆,你想要救他,就必须找到他全部的记忆。幼年,少年,青年,老年。各个年龄段的他你都要找出来,不然,你就无法完全的复活他。"看到他这么快就回到了第五层,前来迎接的雷鹫显然十分惊讶,但当他看到安迷修苍白无神的脸之后就明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想必你也看见了吧?当你到达树根底部,之前的树根上的记忆光团就会开始迷惑你,叫你认不出你爱人的样子。如此,你在那里虚耗时间,自然找不到真正的他了。"
安迷修听完他的话之后苦笑了一声,将整张脸都埋进了双手里,涩涩的声音从指缝里传出:"可是我连他的其他记忆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找得到他。"
看到雷鹫还想再说什么,安迷修疲惫地摇了摇头,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算了,不说了。我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个看守人一定要我下来了,他和刚刚我见到的那个神秘人肯定是一伙儿的,目的都很明确:不希望我把雷狮揪出来。只是我不明白……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错的是创世神,不是雷狮啊!"他哀嚎了一声,另一只手死死抠着头皮。
雷鹫在另一边看得不明所以,但是又看不惯他这么难受的样子,于是他伸出手,干脆利落地给安迷修的脑仁儿上敲了个栗子。
"唔……"突然被袭击的安迷修一时反应不及,捂着额头,不解地看着保持动作的雷鹫。"你到底要干嘛啊?"
"不是我要干嘛,是你要干嘛吧?"少年鄙视道,收回了手一副臭屁得不行的表情,故作高冷地哼了一声。"问以心换心的方法的,对吧?"
没等对面的人回答,他就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跟我扯了一大堆的事情,其实真正目的是问这个吧?也是,难得你能下到最后一层,不问这些才怪。"他看着呆在一旁的安迷修,不由得生了一肚子怪异的火气,不知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那个他。"喂,傻站在那儿捂着额头就完事儿了?你还想不想听了啊?"
"哦……"骑士呆呆地应了一句,好像刚刚的时间都在神游天外。好半天,反应过来的安迷修仿佛刚刚从梦游中醒来一样,看着满脸怒容的雷鹫十分莫名其妙,诧异地问:"怎么了?有人惹你生气了吗?"
"……"真替他的反射弧担忧啊。
雷鹫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想到自己的"真身"很有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喜欢这个骑士,顿时觉得头更疼了。
怎么自己居然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呆瓜。
"得得得,安迷修你给我过来好好听。最重要的时刻居然明目张胆的发呆,真好奇你怎么活到现在的。"放弃说教直接沟通,雷鹫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示意安迷修随他来到第四层的节点处。"以心换心的咒语!你这次再给我神游,信不信我一脚踹你下去?都人命关天了居然还能时不时地走神,服了你了!"
安迷修听到他训斥的话顿时有些不舒服,但毕竟有求于人,还是乖乖踩着凝晶跟了上去。
他只有一天了,之前扒住长梯的时候深藏在巨大落叶底下的黑洞已经悄然现出原型。纵使他再迟钝也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吞噬",不然,他也不可能一口气就踩着凝晶飞上了第五层。
人没救回来,"御剑飞行"的技术倒是练得很到位啊。
"你心里不乐意,不开心是吗?"雷鹫的声音悄悄地钻进了他的耳朵里,安迷修一愣,下意识地想要反驳,然而在看到少年眼中狡黠的光芒之后还是选择了闭嘴。
他无法对着这样一双紫眼睛撒谎,哪怕这只是雷狮的一部分记忆。
"但这是常识,你若是不能改掉它,那日后这个缺点一定会要了你的命。"雷鹫板着脸,一板一眼地训话,一副安迷修不听他就出手揍人的架势。"听好,你再想他,在别人的面前也不能表现出来分毫。因为思念也是一种弱点,若是敌人轻易地看透了你的大脑,那你们俩都会有危险。"
"再紧急的时刻都不能着急,不能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懂吗?"少年看着他呆愣的面孔,真是恨不得自己能长到雷狮那个高度狠狠给他来一巴掌。
感情刚刚又是啥都没听进去,气死他了!
"可是……可我……"安迷修终于回了话,然而之后却在不停地叹息,活脱脱一个尝尽愁滋味的老人。"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是如此。突然叫我改,我还真是很难做到啊……尤其是关于他的事情……"
雷鹫白了他一眼,看傻子似的看着他。少年故意拉长了语调,瞬间变身为说书先生:"改不过来也要改!你以为你现在的改变是为了谁?是为了他,不是我!天哪,真不知道你小的时候怎么跟那家伙听课的。他学到了这么多,你咋就会背骑士宣言啊?"话到最后,少年白净的脸上明显露出了几分嫌弃之色。
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这么一个傻子当守护骑士啊?
"可是……我学这个没用啊?"安迷修又一次呆住了,他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脑袋,有些无奈地叹道。"而且……你是不是该说说以心换心的事儿了?"
雷鹫不服气地哼了一声,高傲地昂起了脑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还有……不是我不说,安迷修你自己凭良心说说看,我跟你谈话的时候你到底走神了多少次?几次都看到你在那儿两眼空洞神情呆滞——就你这状态,我就是贴着你的耳朵大声喊十遍以心换心的咒语,你恐怕也听不进去半个字吧?"
"……难道在下的走神真的很严重吗?"
"知道就好,"雷鹫闷闷地吐了口气,语重心长地仿佛自己终于教出了一个出师的笨徒弟。"看你的时间应该不够了吧?我就长话短说了:以心换心不是什么特别高深难懂的咒语,你谨记这段话,到时候念完就成。但代价是必须有的——献出自己光明之心的时候必须有冰与火之翼在一旁守护,即你全部的元力和生命。咒语完成后,你就会彻底死亡,渐渐陷入沉睡,一直落到时间树树底——不过放心,这个过程不会很痛苦。一颗铁球沉到一个大型鱼缸水底的时间就差不多了。"讲到这里,少年故意顿住了话头,严肃地盯着骑士,与他碧绿的眼睛互相对视着。
"予吾之灵魂,换汝之重生。以吾之沉睡,换汝之觉醒。予你时间最光明的心,愿你永被光明庇佑,万事无忧——就这样!"念完了咒语,雷鹫很明显地有些疲惫,好像念出这个咒语就会耗费他的精力似的。"你不是还要替什么人找什么东西吗?找到了就快上去吧,"他看了眼下面若隐若现的黑色漩涡不由得凝重地叹了一声。"你的时间不多了,好好把握最后的机会吧。"
"那个……"骑士又发话了,"在下还有一个问题。"
雷鹫的头上再一次暴起了青筋,好么,第三次了!
他算是明白为什么雷狮会对安迷修如此之头痛了。
"问吧。"反正他马上也要死翘翘了,自己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个啥?
"如果雷狮在这里,他也会告诉我全部吗?"
"嗯?啥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此时此刻你就是雷狮的话,那他会选择告诉我这一切吗?"安迷修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不知怎么的脸上居然悄悄爬满了奇怪的红晕,染得他耳朵都跟着沾染了些许可疑的红色。"一路走来,你们不是说我俩关系不单纯就是说我俩是爱人……所以,我很好奇,如果我真的是他的爱人,那他估计不会……"
"会的哦!"
雷鹫当机立断打断了他的话,带着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别的我不敢说,但是这个的话我是可以肯定的。行了,问完了吧?问完了就走啊?呆这儿不嫌自己命长嘛?"话刚刚说完,他就撸起袖子推搡起安迷修,那力道之突然,吓得安迷修差点一个不稳摔下去。"行了行了赶紧走,你眼睛近视啊?没看到黑色漩涡都到了第五层了吗?"
"可是……"安迷修听到这话瞬间傻眼了,感情他能下来这里,真的……心里认可跟雷狮的那种关系吗?"是不是时间树弄错了啊?诶诶诶雷鹫你等等啊!干嘛推在下啊?"
少年这一次气哼哼地只给了他一个后脑勺,比他矮了半头的身体正锲而不舍地推着安迷修:"丧气完了就他妈给我滚蛋!少在这儿给我成天丧来丧去的!之前怎么不知道你废话这么多!"第四层的节点处,雷鹫双手狠狠一用力就将安迷修推了上去。他拍了拍自己的手,满意地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杰作",不由得赞叹道:"哎,我就是我啊!要不是我当机立断,你恐怕今天就要栽了啊!"他得意地看了安迷修一眼,作邀功状。"是不是考虑下给我点奖励?有就乖乖拿出来,没有就滚蛋!"
安迷修顿时哭笑不得:"雷鹫你跟谁学的?怎么人不大就这么霸道啊?你都知道我是谁了,作为他的一部分……你都不送送我?"你还欠着我东西呢!
最后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安迷修直觉,雷鹫一定明白自己的后半截话。
"送个屁啊!没把你全身上下都打劫一遍你就该庆幸了!"少年嫌弃地瞅着他,跟瞅一个男扮女装的傻子似的。嫌弃地挥挥手直接送客,"都知道你要去干嘛了,我干嘛拦着你?难道我很无聊吗?"
"可……"
"道别的话就不用了,审得你到时候又哭鼻子。"少年背对着他,轻轻眯起眼睛微微地勾了勾唇角。"行了,不送了,走吧。"
安迷修再次愣在了那里。少年披着宽大的皮肤向着树根处的大房子走去,雷鹫越走越远,渐渐地跟安迷修眼里那个绑着长头巾家伙的身影渐渐重叠,一直到消失。
他终于露出了从第十层赶过来的第一个笑容。
"你可是欠我一个生日啊,啥时候准备给我补个蛋糕呢?"
再会,再见。
谢谢你把我从那里拉起来,坏雷狮。
原来你也一样跟我舍不得。

评论
热度 ( 9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