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20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迷局——柳暗花明后的死胡同

准备离开大厅的雷狮突然觉得一阵的心慌,一股不受控制的情绪来得迅猛而突兀,他完全没有别的时间反应,就那么扑打着翅膀怔在了半空。
他下意识地伸手揪住自己胸口的位置,那里隐隐的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传出了些许轻微的痛感。
安迷修……是你吗?
雷狮下意识地望向远处的天际,仿佛时间树伸出的枝丫就在天边,可是那里除了灰黑色的乌云以外,什么都没有。
你还好吗?有没有人欺负你?
雷狮有些恍惚,自从被创世神控制以来,他似乎从未睡过觉。连着几个月,要说不疲惫都是假的,可只要在外面,他总是无法入眠,即使勉强入睡,也会很快被噩梦惊醒。
但过了那么多的夜晚,他却头一次这么心慌,好像有人把他心里很重要的一块硬生生剥去了一样。
该不会是那个傻子出事了吧?
不可能不可能,他使劲摇摇头。有创世神在,那个看守人还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可他确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安迷修了,哪怕是梦里,那个家伙出现的次数都很少。
雷狮很清楚,他和安迷修都不是心甘情愿坐以待毙的人。他可以为了那个傻子骑士与看守人和创世神周旋许久,安迷修未必没有在寻找解决他束缚的办法……只是,一想到安迷修即将会做,不,是百分之百会去做的事情,他就没来由地一阵心慌。
你个傻子……千万别干那种事情啊!
"说起来……咱俩这像不像站在一起努力?"他忍不住噗嗤了一声,"要是以前的你,估计老早就会说:在下才不会同恶党联手之类的话吧?"
可是说完了,他又止不住地低落了起来。
这样的局势下,他的生命眼看只剩下了最后的十多天,他们……真的能够再站在一起吗?
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下棋的日子……可能再也没有了。迎接我们的,更多的是那些高高在上独裁者们是阴谋吧!
"嗤,在这儿矫情个什么劲。"雷狮无奈地摇了摇头,用手捏了捏酸痛的眉心。"我看我一定是被你这个家伙给带傻了,都这会儿了还伤春悲秋的……呵,无聊。"
雷狮展开双翼,上面的黑色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色泽鲜亮的紫色,羽毛犹如晶莹剔透的紫水晶,亮丽妖艳。
他向着大厅是方向飞去,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雷狮,快躲起来!"
刚刚接到格瑞的警告,雷狮也不含糊,瞬间开启了隐身。而就在下一刻,七大神使临面扑来,吓得他顿时打了个寒颤。
真是太可怕了!要不是格瑞提醒,他恐怕一早就会被捉住了!
"格瑞,这都什么情况?"收敛起巨大的双翼,隐身后的雷狮悄悄地猫到了格瑞身后。此时大厅里的参赛者基本上都醒来了,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此刻丹尼尔就站在那最高的废墟上对着他们读着什么。雷狮眼见地瞥到了自家弟弟卡米尔,他伤的不轻,但现在一看已经明显好多了。
这就行了——他悄悄地舒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有些失控的心跳声。
格瑞的脸色明显不太好,"七神使这是要向创世神宣战了!丹尼尔要求我们必须出去刺探敌情。"雷狮注意到,格瑞的手指已经把烈斩捏的噼啪作响。再看看一旁还笑嘻嘻跟那个小丫头星月魔女开玩笑的金,他顿时明白了些什么。
刺探敌情,说得再怎么好听那也是要他们当炮灰。
"虽然一早就知道大赛的水向来不浅,可是却没想到这一次他们下手竟然如此之狠,居然想把我们一网打尽!"格瑞恨声道,"控制不了的棋子,难道就只有被丢弃的命运吗?"
"那你也比我好,"雷狮无所谓地摊了摊手。"我可是雷王星的三皇子,诺,棋子的诅咒我还去不掉呢!你的命可比我好多了,知足吧你!"
"可是上届大赛不是这样的!"格瑞看向高台上的丹尼尔,死死压抑着自己眼睛里的怒火。"秋也不是棋子,可她却一路走到了最后。"
"那你说说看,这一届大赛里排行前十的又有几个是棋子呢?"雷狮平静地问道。"除了我,嘉德罗斯和银爵,其他的七个人有哪一个是来自皇族的?卡米尔?他自己都不在前十呢!"
格瑞猛地一惊,可是强大的心理素质下他的身形却没有半分变化。
"如若前十有大半都是棋子,那七神使自然不会多说什么,牵着他们的命运丝线按照剧本走就好。可是这届大赛呢?前十里面是棋子的只有三个人……你说,他们能控制得了其余的三个人吗?得不到的人才宁可毁掉——这就是他们奉行的法则!"雷狮冷冷地分析道,面无表情。"这场棋局的结局只有一个字:输!而且是输得彻彻底底的那种!你以为他们叫你们出去是为了让你们开路?那其实不过是把你们推向深渊罢了。"
柳暗花明之后不可能永远都是阳光,更有可能的是外面巨大的乌云和暴风雨。
"那你说怎么办?"格瑞被他这么一说,很快也冷静了下来。
现在还不到乱的时候,不能着急。
"把我交出去。"
"什么?"格瑞瞳孔一缩,仿佛没有听懂他的话。
"我说……把我交出去,交给七神使,懂吗?"雷狮烦躁地掏了掏耳朵,不耐烦地看着格瑞。"交出我,你还有机会活下去。"
格瑞震惊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此刻跟看怪物似的看着他:"你被安迷修附身了?!"
雷狮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他气急败坏地吼道:"我哪里像那个笨蛋骑士了?!"
格瑞白天一眼:"能这么主动地说出把自己交出去做人质这种话……除了金这个傻子,也就你家安迷修能做得出来。你这种海盗,还真做不出来这么高风亮节的事情。"
雷狮气得想打人。
他性格就这么恶劣吗?!
"有条件的,"他郁闷地补了几句。"替我注意点一些事情。"
格瑞诧异地挑了挑眉:"什么事情?"
"时间革新。"雷狮冷着脸,一字一字地道。"我怀疑这里面另有文章,如果我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或者是出了什么反常的举动,那证明这里面肯定有阴谋。"接着,他把看守人告诉他关于时间革新的事一字不落地全告诉了格瑞。
"你是怕安迷修会做那个二度激活的候选人?"格瑞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但是既然是革新……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此话怎讲?"
"一切重新开始,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刷新。包括你们的记忆。"格瑞淡淡地说道。"要是这时间革新真的会删除我们之前的一切记忆,那我又如何替你看着局势呢?"
"……"这个他还真没想到过。
"所以说,这场棋局……我们不是不能赢,而是压根就没有赢的机会啊。"格瑞叹了口气,"要是时间革新真如我所猜测的那样,你纵使是被那力量暂时屏蔽了棋子的诅咒又能如何呢?你不记得这几个月里所经历的一切,甚至很有可能记不得安迷修……你又怎么能保证,你到时候一定会记得你们所有的过往呢?"
"要是都不记得也就罢了,可我却听说,作为时间革新的启动者是肯定不会失忆的……安迷修记得一切你却不记得,那你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努力,到底成全了谁的愿望,促成了谁的恶念?"
"我们不论是谁,最终的命运只有一个——沦为七神使和创世神斗争下的炮灰,连点渣滓都不剩的那种。"
我……会记不得安迷修……吗?
雷狮听到格瑞的一番话后默了默,罕见地垂下了翅膀:"就不能提前把事情记录下来吗?到时候再看的话,是不是就能记起来了?"
"本就是时间树进行的时间革新,又怎么可能会给你记录作弊的机会呢?"格瑞摇了摇头,"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先别把自己那么急地暴露在七神使的视野下,不然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可就麻烦了。"
"如若我还是这样选择呢?"
格瑞震了震,"为什么?"
"记不得他,我很有可能会跟他反目成仇,甚至会跟他拼得两败俱伤。然后呢?"雷狮反问道,"上届大赛幸存下来的那两个我们没有找到,布伦达那个人也没有找到,我俩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刚好顺了创世神那老家伙的意?况且,我们俩必须活下来一个不是吗?"
"必须活的话……这个走生门的资格……还是给那个傻骑士吧!"他混不在意地一笑,挥挥手算是道别。"死门,黑暗什么的本来就不属于他……他渴望光明太久太久了,我不可能让他眼睁睁看着我死在他面前的,那样对他来说太过残忍——与其那样,还不如我先走一步。他不知道我走掉了,还能彻底放下心专心战斗。"
"可是你有想过安迷修的感受吗?"格瑞冷冷地问道,"你愿意死,可他就愿意你一定先死吗?"
雷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将他拉出黑暗,又松开手任由他坠入黑暗……如果不能永远陪着他,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遇见。"格瑞淡淡地道,冲着满脸诧异的他挥了挥手。"当然,你执意这么选,我也干涉不了你一二。只是你日后别为现在的选择后悔就行。"
雷狮哼了一声:"你何曾见过一个杀伐的海盗后悔过?"撂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厅,来到了大雨下。
现在需要的,也只是静静等待七神使的来临了……只是……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不安的感觉却丝毫没有消散。
真的不会后悔吗?
他想起了格瑞最后的提醒。
雷狮呆呆地盯着自己心脏的位置,一动也不动。
我真的会不后悔吗?
算了管他呢,那傻子骑士肯定不会对着自己大哭的,毕竟他可是一直希望讨伐自己的啊!
他解除了隐身,就这么大喇喇地将自己置于倾盆大雨之中。
空气里传出来了七种能量的波动,雷狮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着他的命运。
他知道,他们来了。

评论
热度 ( 13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