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17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宝藏——记忆的四个阶段和换棋人

树根世界,安迷修看着房子里一堆的金银财宝不禁摇了摇头,有钱真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他探究的视线瞟像了那个极像雷狮的人,看着他年龄虽小却能在各大宾客间如鱼得水交谈自如,不禁暗暗赞叹起雷鹫的本事。
之前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家伙。
不过……想到刚刚少年的说辞,安迷修再度黑了脸。看着那些跟他交谈过的宾客对着他露出"终于可以给主人交份子钱"上笑容,安迷修用尽了平生所有的克制力才没有直接抄着双剑把那个胡说八道的混小子拉出来好好教育教育他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先别说一个男人跟另一个男人结婚这事儿是有多么"惊世骇俗",一见面就认定对方是自己未婚妻什么的……为什么那么像古代父母催婚,女子上街随便拉住一个衣着华贵的公子说"小女子愿以身相许"之类的话的桥段?
打住打住!安迷修很快摇了摇头,把这相当可怕的想法从脑海里彻底驱除。救雷狮要紧!后面的账慢慢算!
但……这个人,真的是雷狮吗?看着那黑发暗金眼的小子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安迷修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心里特别不踏实。
这才找到第五层,雷狮就真的是这个家伙吗?
"喂,"乘着所有人谈笑喝酒的时候,安迷修踩着双剑偷偷溜进人群拉住了雷鹫。"跟我来一下。"
雷鹫看他一眼,不明所以,但最后还是乖乖地跟着安迷修离开了房子。
"你……是谁?"外面,安迷修看着这个抱着双臂神情高傲的少年,有些复杂地问。
"我不是他哦!"少年微微笑了笑,仿佛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似的。"我知道你的意思。虽然我是他,但……却又不是他,你能明白吗?"
"你……"安迷修顿时怔住了,这话什么意思?"你不是雷狮的记忆?"虽然这话问出来太突兀,但此时安迷修已经没办法了。
少年摇了摇头,"你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是我记忆里的那个小骑士,但……也仅此而已。我是雷狮的记忆,但准确地说,只是他一部分的记忆,并非他全部的记忆。"
安迷修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还记得那个全身漆黑的看守人的话:不完整的记忆,无法"复活"你的兄弟。
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的记忆,最后却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可……我还是不太懂……"他皱着眉头,努力消化少年的话。"为什么说你只是他的一部分记忆?"
"人的记忆是一个宝藏,人一生有四个年龄段,记忆的当然是自己内心最宝贵的东西——幼年少年青年老年,每个阶段的财宝不同,但都弥足珍贵。"少年认真地解释道,"显而易见,青年和老年的阶段他现在还没有经历,及时未来是注定的,我们也没办法知道他老年的记忆——我属于他少年时期的记忆,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记忆的当然是自己最难忘最美好的事情。"说到这里,少年却有些赧然,不好意思地看了眼安迷修。"说真的……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对你居然是这种心思……"
"……"安迷修表示他已经无话可说了。"所以呢?我是必须收集齐他少年之前的所有记忆吗?这样的他才算完整吗?"
少年点点头却又摇了摇头,"不全对,对目前的雷狮来说,你若是只收集他十八岁之前的记忆,自然是完整的——但他整个人的记忆却是还有青年和老年阶段的。"他惋惜地叹了口气,遗憾地看着面色发白的安迷修,就知这个男人为了救"他"到底经历过多少失望和磨难。他不想打击他,但规则所限,安迷修肯定是无法带他上去的。"各个树根节点层的记忆无法互通,这一点想必你也知道吧?所以……安迷修,"少年低下了头,暗金色的眸子里满是抱歉和悲伤。"对不起,麻烦你跑一趟了,你不能救他了。"
"就没有其他办法吗?"安迷修看着他低垂的头,真希望他能告诉自己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救那个恶党。可是他摇了少年半天,少年就是不搭理他。
"那个办法……我是不建议你用的……"许久之后他终于抬起了头,眸子里闪烁着某种安迷修看不懂的意思。"因为你用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永远!"
"……是以心换心吗?"安迷修先他一步问了出来。
少年点头确认,"以心换心基本上没有人用过,就连看守人都可能对它的作用一知半解。我记得雷狮从小好像看过类似的咒法,所以作为他的记忆体我也有些许模糊的记忆:那里面就有一些很少的关于以心换心的介绍——坦白说,我不希望你用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咒术的诅咒力是最强的。它要求施术者必须心甘情愿奉出自己完全光明的心,来代替那些没有补全的某个的记忆——作为代价,你将立刻死掉。以心换心本来就等同于一命换一命,只不过那个看守人换了种更加委婉的说辞罢了。以心换心曾经被各大星球的高层列为最强禁术,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指着安迷修的心口,一字一句咬得极重。"你死,换他活。也许你觉得这样很好,再公平不过,可你有没有想过雷狮解除控制后又该如何呢?"
"如何?"
"你的内心全是光明,你就没想到你的另一个身份吗?"少年暗金色的眸子转了一圈,发现没人之后就凑近安迷修踮起脚尖靠近他对着他咬耳朵,暗金色的眸子也死死盯住他,弄得他差点从剑上掉下去。"据雷狮看过的那些禁书来看,你的另一个身份是他的牺牲品——换个说辞,就是你是他的换棋人。"
"呃……没明白……"安迷修愣了愣,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一块地方悄悄地疼了起来。
那家伙……难道从小跟着自己,都是带着这样的目的吗?好在未来能在危机时刻把自己推出去送死吗?
他是雷狮那家伙的守护骑士,保护他,替他战斗天经地义,他安迷修毫无怨言。可是……要真的被他背叛、被他推出去这种事情,安迷修是不想见到的。
——他宁可相信小时候那个嬉皮笑脸的紫眼少年。
"宇宙是一个巨大的棋盘。"少年继续拽着他的衣摆跟他咬耳朵,安迷修心里纵使再难受也知道少年的话都是重中之重。"有的人是棋子,有的人不是。雷狮肯定不清楚,但之前寥寥几个下来的人却跟我谈起过关于皇族棋子诅咒的事情。基本上宇宙中所有的皇族都是创世神的棋子,创世神操控着他们的命运丝线——唯有这样,创世神才觉得可以维持宇宙的平衡。而一旦被一个皇族挣脱了丝线,摆脱了棋子的诅咒,那创世神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虽然那些人都说创世神他平常也没少纵容手下做坏事。"少年接着道,"你的这个换棋人的身份,就是可以替代那些皇族中人棋子的位置,让皇族的那个人挣脱创世神的控制。否则,及时你以命换命救回了他,雷狮还是一样会受到创世神的控制——一日为棋,永世为棋。你救他就等于白救,明白了吗?"
安迷修听完了他的话却有些疑惑:"那照你这么说,岂不是那些全心都是光明的人都会被那些个皇族抓去做祭品吗?"难道雷狮他就没有这个想法?
"你别误会,雷狮他不是那种人。"一看安迷修讳莫如深的表情雷鹫就知道他想歪了,哭笑不得地解释道。"这个是我听外面的人说的,雷狮之前都是不知道的。他的个性想必你也是了解的,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在最后关头还会把自己人推出去?但你只说对了三分之一:数百年来,自从知道棋子诅咒后的皇族的确想了不少办法抓来那些内心光明的人,但最后却没有一个皇族能摆脱棋子诅咒的——因为那是需要换棋人真心诚意地献祭才能彻底摆脱的诅咒。可是要想得到换棋人的真心又谈何容易?雷狮他最开始救你的确是存了欺负你、娶你的法子,可你知道那是为什么吗?"说完,少年放开了他的衣摆,退到后面站定,耳朵尖冒着不正常的粉红色。他过于羞涩,以至于没有看到安迷修怔愣之后的狂喜。
"为什么?"
"因为他小的时候听说,要想跟一个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人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的办法……就是结婚。"到最后,少年已经完全不敢看安迷修的眼睛了。"所以……作为他的记忆,我不可避免会知道这个……刚刚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
"……"安迷修真的,真的觉得自己想要打人的欲望如此强烈。
"算了算了,在下再想想办法吧。"安迷修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为什么还是这个话题啊!"实在不行了……在下真的只能走绝路了。"
他舍不得那家伙死,真的,想让他活着的愿望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强烈。
雷鹫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不是吧?"他惨叫一声,"你也喜欢他?那家伙对你有心思也就罢了,搞了半天你俩双箭头啊?"
"……"安迷修真的很想直接一剑干掉这个傻不愣登的"雷狮",让他彻底闭嘴。
"……在下也不知道。"安迷修迷迷糊糊地回答道,"他的确是在下心中最重要的人,至于喜欢……"他顿了顿,神色有些不正常,"在下……也不知道啊。"
他本来就不知道感情之类的事情,这家伙这么问他……他哪儿能知道?
但他舍不得那个恶党死就是了,管他喜欢不喜欢干嘛?
"那你还要继续往下爬吗?"雷鹫有些意外,看着跟他挥手道别的安迷修踏着凝晶回到长梯处特意奔来。"都知道答案了……你还下去干嘛?"
安迷修重新回到长梯上,勉强对着他笑了一下:"我还得帮一个老人找东西呢,救不回他,那好歹也在这里多陪陪你吧!"说完,不顾少年讶异的神色,他就继续往下爬了。
之前他还疑惑那些找到爱人却不愿意上去的人为什么不等到下次再来,现在……他想他明白了一些……
再也见不着,还不如陪着那个他呢……
第六个节点处的康复力花正在欢迎他的到来。
"可是你并不知道他的青年和老年的记忆在哪里啊。"很久之后,直到再也看不清他的身影,雷鹫才叹了口气,理了理披风,转过头慢悠悠地向着屋子的方向走去了。"未婚妻"去办事了,他得解释一下才行。
"陪你就陪你吧,安迷修。在此之前……加油!"

PS:请去看看她的文 @不务正业的东佳佳的渲er ,《机械降神》√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