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16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法则——时间革新的变故


"阿嚏!阿嚏!阿嚏!"
看守人看着那边张着两只大翅膀的人突然毫无预兆地连打三个喷嚏,差一点点笑出了声:"一打二骂三惦记,雷狮,你恐怕是被创世神惦记了呢!别忘了,就算你跟他撒谎说秋失控了,创世神肯定也会很快反应过来的。你一直呆在我这儿……就不怕被他折磨死?"
"你那假惺惺的样子还真令我恶心!"雷狮厌恶地看了他一眼,"秋的事情我半点没撒谎,引出七神使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裁决神使给我暗戳戳发来的一股隐晦的能量波动。再说了,就算我说的是假的,你又能奈我何?我大可以说是被你困住了无法脱身无法及时回去,这个理由够充分吧?"
"……好你个滑头的小子。"默了很久,黑衣人才抱着双臂发出一声无奈地叹息,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算计你那小骑士的救命恩人,真的好吗?看你这样子……他恐怕不仅仅是你的兄弟那么简单吧?"最后一句还带了些许调侃的意味。
雷狮听见他的话头也没回,手下动作一点不停:"道德绑架你也用得很厉害啊。还有,我在乎他关你何事?更何况……你确定你把他弄下去了就是在救他?你真当我傻子,从来没有看过《传说》吗?"
这回黑衣人彻底收敛了玩笑的语气,淡漠地问道:"那又如何?"
"不如何,"雷狮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异样,心情一瞬间变得极好。"《传说》向来被各个星球的皇室当成读给小娃娃听的弱智故事,那些有脑子的大人自然不会相信时间树的存在——所以呢?"他抱着书转过身来看着黑衣人,唇角挂着恶劣的笑意。"时间树是真实存在的这一点,就已经证明了那里的故事完全是真的,而非雷王星初代雷皇的随口胡诌而来。《传说》讲的是两个男人相爱的故事,因为其中一人受到命运的诅咒,为了不拖累爱人而最后选择自杀——我说得没错吧。那么……看守人,需要给我解释一下您的身份吗?"
最后的敬语,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嘲讽,亦是对黑衣人最后的试探。
雷狮表情不变,看那黑衣人身形微僵,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但很明显,你让安迷修下去,真的仅仅是为了救我们吗?你自己的私欲又在这其中掺杂了多少呢?其实你掩饰得非常好,要不是安迷修那个白痴关心则乱,恐怕也能看出来你的不对头——喂我说你个黑乌鸦,你对他未免也太好了吧?"
"那还不是因为他是唯一的那个人选,"黑衣人摇摇头,恢复了那从容不迫的样子。"他死了,你也离死不远了——我还真不信你俩就是那么单纯的关系,一个一听到兄弟被抓就急急忙忙冒死冒出来找我,一个一听我把人带走了就立即跑过我这里来威胁我,还说要拆了我的屋子——"最后他奇怪地看了雷狮一眼,把他看得浑身不舒服。"你俩真的不是恋人吗?"
雷狮意外地挑了挑眉,语气略微有些不爽:"你是看守的还是来说媒的?那么希望俩男的结婚?干嘛不自己找一个?"
"咳咳!"他被雷狮的话猛地呛住了,狠狠咳嗽了几声后才缓过气来。"喂喂……就是开一句玩笑而已,至于嘛?"
"哼,看你也不是什么正经的人。"雷狮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紫水晶般的眸子里闪烁着探究的光,仿佛星星即将剥开云雾看破一切真相。"唯一的人选——是什么意思?"他这下连书也不看了,转过身很是严肃地看着他,面容绷的死紧。"你到底还知道多少事情?"
真相与谎言,往往只隔了一层距离,眼睛到心的距离。雷狮紧紧盯住他,竭力希望自己也有一双火眼金睛,可以轻易看穿他人皮囊下的一切内里。
可惜他注定要失望。
黑衣人看他这样子摊了摊手,毫不在乎:"我又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你呢?告诉你我知道的事情是我愿意告诉你。再说了,告诉你的话你能凭借这些事情打败创世神吗?"
"……"
自然是不能。
"但你也没告诉我多少吧?"雷狮斜了他一眼,看到他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黑斗篷就一阵的烦躁,恨不得把那人从那黑壳子里拖出来好好审问一番。"你就告诉了我安迷修在这里,以及关于棋子诅咒和裁决神使秋的事情——别的,我有问过你?"
这回轮到黑衣人哑口无言了。
他自以为给过面前的狮子无数的帮助,甚至暗中还帮他屏蔽了创世神的监控。可眼前的这个猫崽子,不思报恩也就罢了,居然还想着把他那里的储备粮尽可能地多啃几口。
真是喂不饱的白眼狮!黑衣人气恼地想到。早知道就不帮他了,搞得现在他不帮忙还成了他的错。
"那你到底想问什么?"试探的话来回了几轮,他也累了,虚与委蛇的事情他真的再不想做了,费心又费神。"如果你是想问上届大赛的具体细节的话……这个我也不知道。"
"放心,不问这个。"雷狮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就你刚刚说的那个:唯一的人选是什么意思?还有,这个布伦达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是个什么情况?"
"问得倒挺正点。"黑衣人笑了笑,"先说好,这是最后两个问题了,你确定要问这些吗?等你下次再来的时候,说不定我就不让你问了哦!"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就这两个。"雷狮不耐烦地道,"要不是那个傻骑士,我干嘛跑这里,给你展示下我那骚包的翅膀吗?"
"时间树的第二法则你肯定有所耳闻,那是连创世神都不能干预的。每隔百年就会有一届凹凸大赛在凹凸星球举办,时间树的革新和生长也在这个时间段里。每隔百年,时间树都会自主进行一次更新,以收集整理这世间的记忆——你可以理解为是大树到了一定季节会长出新叶子。时间树的记忆更新又被称为时间革新,届时它会为整个宇宙中所有的事物都提供一个保护盾。同样,革新之时也会为皇族之人提供一定时间的庇佑封印——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消除棋子的诅咒,摆脱创世神的执棋丝线——而这两条法则都是创世神无法攻破的,所以,你要是想救人,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下手。"
雷狮不屑地哼了声:"你还真把我当成那白痴骑士道了?我看起来很善良吗?"
"你先听我说完。"黑衣人不紧不慢地道,"每当时间树树根收缩之时,就是时间革新之时。然而很不巧——早在凹凸星的附属小星星爆炸之时,时间革新就已经启动了。按照常理来说,百年间时间树只会革新一次,一旦强制进行二次革新就会引发变数——即遗落光境:会漏掉一些人事物,不把这些被遗落的人事物进行‘备份’,这是很麻烦的一件事。几百年里,这样的事情也仅仅发生了一次,那次的二度革新,差点就重置了世界,还好有一个人及时终止了革新的进程。否则,你恐怕是早就消失在这宇宙中了。"黑衣人看了他一眼,"你已经错过时间革新了,你要是想反抗创世神,唯有借助时间革新的机会才有可能。可别小看了创世神这个执棋者——他既然有能耐给所有的皇族下诅咒,就自然不会怕到时候控制不了你们的命运丝线。"
"唯一能让时间树二次革新的……是不是那个所谓的人选?"没等他继续解释下去,雷狮就早早地猜了出来。
黑衣人点点头:"是的,只有那个人选才拥有让时间树强制进行二次革新的能力。而安迷修正是这样一个可以强制时间树进行二度革新的人,所以……就算是不看在‘他’的面子上,我也不会让你的骑士死掉的。"
"那么……二次革新的代价是什么?"雷狮的脸色逐渐冷了下来。"这么大的变革,还能屏蔽创世神的诅咒,付出的代价不小吧?"
"不清楚,有可能失忆,也有可能就此死掉吧。"黑衣人叹了口气。"以凡人之躯启动堪比创世法则的第二法则,代价自然不可能会轻到哪里去。"看到雷狮的眼神已经越来越阴沉,他赶忙解释道。"总之他不会死的,我保证!"
"呵,你保证?"他冷笑了一声,嘴角弯起一钩弯月,闪烁出点点寒芒。
"你拿什么跟我保证?他的命还是他的记忆?"
"若是你最后给了我一个没有记忆的安迷修,我现在又如何相信你的保证?"狮子嗜血地盯着他,随时准备暴起展开攻击。"自己的爱人死了就不想叫别人好过?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话到后面,向来高贵优雅的三皇子第一次在外人面前爆了粗口。
"我就奇了怪了,你跟安迷修素不相识,干嘛就那么想让他死掉?他死掉了,你的爱人就能回来?搞笑不啊你?!"
黑衣人抿紧唇望着他,不言不语。"你想表达什么?"
他开始的确看不惯那家伙一身光明的样子,因为那个有着温柔微笑的大男孩总是会让他想起一个人——那个金发金眼坚守正义的家伙。
所以……他一直不想看到安迷修还活着,也是存了些许祭奠的心思——他千算万算,偏偏小看了狮子的洞察力,以至于被他一个致命的锁喉就把住了全部的节奏。
"你一直都在替一个你认为早就死掉的人复仇,可笑不可笑?而你竟然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不觉得虚伪吗?现在了还想着让安迷修为了你的复仇而付出代价,你真当我是傻子看不出来吗?"雷狮骂了一句,"我提到那个布伦达的时候你反应那么大,要说你跟他没关系——你觉得我会信?"
他的话准得可怕,也锋利得可怕,黑衣人默默地全部听完,每一个字都变成了一把把刀,刀刀直插心脏。
"虚伪无耻还肮脏,说的就是你!"雷狮厌恶地看着他,不屑地呸了一口。"创世神搞死了你的布伦达,所以你就要报复安迷修?你怕不是个心理变态吧?有本事你就出去跟他堂堂正正地下棋!躲在这里算计别人算什么复仇者?行,就算你要复仇,你觉得你的爱人需要吗?把无辜的人牵扯进你的复仇大计,是不是你觉得你装装圣人就可以洗脱罪恶的鲜血了?你可真令我恶心!"
"把安迷修骗去根本出不来的时间树树根,还把我骗得团团转,说不定你还有着想让安迷修进行启动时间革新的打算呢!动手脚动到我的骑士这里?!你真他妈可以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黑衣人,仿佛那人只是他脚下一个垂死挣扎的猎物。"你的布伦达还好好地活着呢!"
黑衣人默了默,"可我亲眼看到了创世神的招数贯穿了他的心脏。"
"哦?是吗?"雷狮冷冷地回答道,顺势扬了扬自己手里的东西——那是他贴身保管的雷王星皇族身份的证明。"可是他还真活着。"
黑衣人不明不白被他训了一顿,火气也不由得上来了:"你凭什么能确认?你有证据吗?"
"雷王星皇族一脉相承的血脉感应徽章,刻有荆棘、龙卷风、狮鹫和闪电,用来定位与自己有皇族血缘关系的人的位置和生存情况。"雷狮冷冷地道,几乎要变成全紫色的翅膀刷拉一声张开,顿时室内一阵雷电轰鸣。"实话告诉你吧,看到布伦达那三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察觉出徽章的异样了——布伦达曾经也隶属于雷王星的皇族,没错吧?"
黑衣人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但看样子他心里似乎并不认同这个说辞。
"血脉感应徽章绝对不会失效——将它置于想要知道的雷王星皇族之人的名字上,就可以判断出那个人是否还活着——若徽章发出红光并且发热,则那个人依然活着。若是不发光不发热,那人自然就死了。"
"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感应到了徽章的热度了。"雷狮板着脸看向那个"心理变态"的人。"答案很明显了,不是吗?"
"那个在《传说》中赫赫有名的雷之王布伦达……不仅活着,还活得好好的呢!"
雷狮最后瞟了他一眼,小心地收好那块圆形的金色徽章,扔掉他的书就起身走人了。
"不信的话,你大可以去找找。找不到爱人却报复别人,这他妈的就是弱鸡的行为!少给自己找赞词,自己多出去找找看,我还认你是个纯爷们儿!"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