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12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老大——守卫公平的紫色审判刺客

来到第四层,安迷修看到眼前的一切之后沉默了。
这里的人比第一次层的还要多,但他细细观察之下却发现那些人的脸上都翘起了一小片薄薄的皮,特别像那些人皮面具。那些人的脸上都带着最和煦的笑容,但他们眼底的冰冷却让安迷修不寒而栗。除却这些,安迷修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些人背后悬浮着的东西——有的是飞镖,有的是子弹,还有的是铁箭矢。
这都是什么?暗器吗?
他悄悄地吞了口口水,握着长梯后退了一小步,默默祈祷这些人能看不见自己。
真是很可怕啊!他看着那些谈笑风生的人再次艰难地咽了口口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害怕。
笑面虎啊。
"啊,那边那位帅气的小哥!"正当他感叹出神的时候,有个女孩的声音传来了过来,声音甜腻得像是淋了七层糖浆的蛋糕。那娇滴滴的声音听得安迷修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转过头去才看到是个披散着乌黑长发的女孩子——她最大不过二十岁,身材已经发育完全,一身黑白相间的紧身衣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地展现了出来,领口及地的长丝巾和外衣的燕尾皆为紫色,非但不突兀,反倒给她平添了一丝神秘妩媚的气息。少女这个年纪看起来像是过了变声期,但声音却依旧甜美得如同十五六岁的少女。她看着安迷修那帅气的脸,不由得将身体轻轻贴到他的胳膊上,弄得他一阵尴尬。
"哇,这位小帅哥也是下来找人啊吗?需不需要我帮助呢?"一边说着,她一边向着安迷修那边靠了过去,抱住他一只手臂就开始发嗲撒娇。"人家可是很厉害的啦,怎么样小帅哥?要不要我帮帮你啊?"
"呃……不用了吧……"安迷修尴尬笑道,碍于面子不好挣脱她双手的禁锢,但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却已经在暗暗地凝聚起了细小的寒冰和烈火,两种颜色的光团在他握住长梯的手掌心闪烁着,不仔细看的话谁都不知道他在暗暗蓄力。"这是在下的事情,怎敢劳烦您这样美丽的小姐呢?"一边推辞着,安迷修不动声色地暗暗施力将她推离自己。不是他拒绝女孩子的示好,实在是她背后的东西令安迷修分外胆寒。
况且,这女孩子身上若有若无的威胁也逼得安迷修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提高警惕面对这个看起来无害的女孩。
女孩撇了撇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她幽怨地盯着安迷修,紫色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委屈的光芒:"小帅哥你别这样嘛……毕竟……"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了下来,将脑袋贴到了他的肩膀上,一副委屈巴巴的小模样。
"嗯?"安迷修正好奇她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却在下一刻感知到了一股森森的杀机。一道紫色的光弧划破空气,勾勒出一条恐怖的弧线向着他刺去。
"你可是我逮住的第一个猎物啊!"下一秒,她紫色眼睛里的温柔和撒娇全部化为了冰冷凶残的光芒。女孩舔了舔嘴角,露出捕获到猎物的表情。她快速一手扣紧安迷修的胳膊,另一只手则召出了一把两头削尖的紫黑色匕首,对着安迷修的左胸就刺了过去。
安迷修身为大赛第五,毕竟不是吃素的角色。而且因为早就提防着女孩,他的凝晶流焱得以在最短时间内完全释放。虽然过于惊讶女孩从无害到杀手的转变,但在攻击来临的一刹那,橘黄色的热流依旧不慌不忙地抬起,在那光弧差点切到他的时候准确地架住了那来势汹汹的攻击。
女孩眼中的光芒闪烁了一下,牢牢抓住他胳膊的手刷地松开,一个完美的后空翻躲过了安迷修凝晶的横扫,轻松落在离他五米之外的树根上。见到一次攻击失手,女孩擦了擦嘴,战意更加昂扬。反手的一波攻击来得更快更猛烈——之前紫色的弧光再现,直奔安迷修的面门而去:"有意思!不愧是我看上的猎物……但,凭你这点儿本事,还想跑?"
下一刻,她就如同草丛里蓄力满的薮猫,在安迷修还未反应过来就如离弦之箭般向他直直冲了过去。之前空着的手轻轻一滑,一柄通体亮紫色的小匕首顿时被她握在手中。女孩目露凶光,一秒不到就已经横着那锐利无比的紫色匕首到了他面前,一副非要去他首级的样子,来势汹汹。
"喂喂!"看到女孩子这么精神亢奋,安迷修不由得抽了抽嘴角,有些尴尬地架着凝晶躲避着她的攻击,略显无奈地说道。"女孩子家家的,干嘛这么暴力啊?"
"要你管!"见他挡下自己的第二波攻击,女孩眼中杀意更甚。人在半空中还未落地就来了一个Z字形的走位,手上一大一小两把匕首悄然脱离她的掌心,一前一后划出两道轨迹幻变的弧光射向安迷修。"老娘又不求你负责,我盯上的猎物……绝不可能跑掉!"
当安迷修下意识地试图去挡住攻击的时候,在匕首碰到双剑发出清脆声音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中计了。
他只挡住了那一把小一点的亮紫色匕首,而那把较大的匕首却攻像他的下路,目标直指他的命根子。安迷修骇得出了一脑门的冷汗,不得已空出另一只手幻化出流焱进行反击。这一下可坏了事儿:没有手抓住长梯,安迷修暗道不好却已经无力回天,眼看着两只脚就要脱离长梯摔下去了。
"摔下长梯的人,同样会化为树根的养料。"
不行!我绝不能就这么死在这里!
电光火石一念之间,安迷修向下扔出蓝色的凝晶,自己手持流焱双脚稳稳地踩了上去。女孩偷袭得逞,像只灵活的云豹似的稳稳落在树根上。她本以为那还算帅气的大男孩中了她的计会就此掉下去,却没想到他居然能凭借御剑飞行而绝处逢生,实在是让她意外得很。
不过……她赢了!
安迷修脚踩着凝晶好不狼狈,最多三指宽的剑身却要承受他的双脚。因为不熟练,他在空中摇摇晃晃了许久才勉强把住身形。正当他松了口气想要返回长梯那里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再一次冒出来的匕首唰地一声放在了他脖子上,那冰冷的刀刃吓得他一瞬间绷直了身子跟棵树似的一动不动。因为只要那匕首的主人稍稍施力,安迷修的主动脉就会应声而断。
"我说这位美丽的小姐……"他看着女孩眼中熊熊燃烧的战意哭笑不得,碍于自己的小命在她手里不敢乱动,只得老老实实地待在悬浮的冰剑上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您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把匕首架在在下的脖子上啊?"
女孩撩了撩她漆黑的长发,给了他一个看白痴似的眼神:"你是我的猎物,我把你抓住了你就必须帮我做事。不待在这儿……你还想去哪儿?"看出他有逃跑的意图,女孩手里的匕首再次贴近他的脖子,安迷修甚至能感受到那冷如寒冰般的利刃已经割破了自己的皮肤,温热的血正顺着他脖颈的弧度缓缓留下。
"我要去找我的兄弟啊。"他苦笑着解释道,"而且,在下一般是不会轻易跟女孩子动手的。女孩子的脸要是被划破了,那就不美了。"
"呸,看不出来你这家伙居然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还是个以貌取人的肤浅之人。"女孩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不屑地啐了一口。"对他人的外貌不自己用心就妄下结论,这明显是对他人的不公平。就拿你来说,刚刚你会知道我是个杀手吗?"
安迷修有些尴尬地摇头,这一点的确是他的不对了。
"所以说……你根本就是个废物。"女孩毫不客气地批评道。"来第四层,如果不能做到万事评判公正,你是不可能下到第五层的。不是我说你啊,你人长这么帅怎么脑子就跟颜值成反比呢?"她伸出另一只手狠狠揪了揪安迷修的呆毛,他却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对他人不公平者,杀!"
"呃……所以,请问您是谁啊?"得,安迷修可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容貌昳丽又十分厉害的女孩不仅是个很角色,还是个强迫症——追求万事公平公正的那种。
"我?"女孩听到他的问题,忍不住笑出了声,她笑的时候如此好看,安迷修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她的紫眼睛黑头发好漂亮啊!
"我是这一层的老大,紫色的审判刺客,守卫正义和公正。"
对上安迷修呆滞的眼神,女孩心情更好。当下也就干脆利落地收了匕首,示意他进前来。
"所以……要是你不服从我的规定,不坚持公平正义,那可别怪我不客气咯!"
女孩嘻嘻笑着,恢复了初见时的天真和可爱,收起了两把匕首向着树根那里跑去,转头之前还用左手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安迷修在见到这个笑容之后条件反射似的乍起了全身的寒毛,抽了抽嘴角不得不控制着凝晶跟了过去。
这女孩子……可真是可怕啊!
回想起女孩转头之前对他做的那个抹脖子的动作,安迷修就觉得全身一阵阵地发寒。可是这女孩的实力明显高于他,他再怎么着急赶时间也不得不遵从女孩的命令。
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厉害的吗?看来……自己还是不要想着撩妹了吧?
安迷修泪流满面。
不不不,漂亮的小姐姐们都是天上的珍宝,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不过……真的得加紧了,雷狮那个家伙可还等着他去救呢!
女孩子生气起来还真是可怕啊!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