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3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树屋——命中注定的相遇

他的耳边出现些许翅膀拍打的声音,隐隐的还有些窸窸窣窣的轻响。
安迷修感觉自己好像置身在一片树林中,可是周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他什么也看不清。
我这是在哪儿?
迷离之中,安迷修仿佛看到了一个紫色的身影。
他整个人仿佛正飞在天上,居高临下地望着那个扎头巾的海盗背后伸展着两只巨大的紫黑色翅膀,正在跟对面的什么人交涉着。
雷狮?
他这是……在跟谁说话?
安迷修想要凑近一点,想要看清雷狮到底在和谁说话说。下一刻,他就听见了雷狮冷冰冰的话语。海盗的话仿佛穿越虚空天际,悄然降临在他耳边,就像他耳边隔着一层幕布。让雷狮传来的声音都变得模糊了许多。
"你要我去对付他?告诉你:不可能!"
对付谁?为什么不可能?
安迷修拼命把自己的身体往前送了一点,然而在靠近了一段距离后他就无法再移动分毫了,就好像有一堵无形的墙壁挡住了他的去路似的。
那他要是彻底消失了,你管不管?
安迷修顿时惊了一跳,这句话毫无预兆地凭空出现在他脑海里,但是他却没有听到除了雷狮以外的第二个人说话。
谁?谁在我脑袋里说话?!
"我警告你,少在我面前打什么鬼主意!"雷狮怒道,安迷修的耳边顿时出现了噼啪的声音,似乎是电流声的样子。
真是不识好人心,吾好心好意让你继承我的位置,你居然这么怀疑吾的用心?
"哼,之前是谁控制我的身体让我沉睡到现在的?你的好意太大了,我可受不起!"
他心里又是一惊:怪不得雷狮自从被他气走后就一直没回来,原来是被人抓住当成某个力量的媒介体了。
想到这里,愧疚再一次将安迷修所有的情绪全部吞噬,心口那样沉重的疼痛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要是能重来一次,他真的,真的……以后再也不和他吵架了。
你受不的也得受着。
谁让你是他的嫡系传人呢?
"创世神,你什么意思?你继续借着我的身体为非作歹啊?!继续折磨我啊?!把我弄醒是什么意思?"
创世神!安迷修心口猛地一震,仿佛有一把巨锤敲在了他的左心口。
他焦急得敲击着面前白白的一片,想要冲进去,把雷狮拉出来,赶紧跑!
醒了就快跑啊!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感觉自己此刻都要冒烟了,恨不得自己此时的想法能穿越时空,到达雷狮的耳朵里。
雷狮,快跑啊!!
这可不急……吾不过是想邀请你与我一起看一场戏剧罢了……咦?
唔——
创世神最后一字落下的时候,安迷修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剧烈的冲击力,仿佛要把他的意识活活从身体里抽离。他猛地一个激灵,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巨大而翠绿的树冠,漫天飞舞的金黄色的光点,还有……那嵌在墙上的……书?
安迷修有些艰难地抬起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轻轻晃了晃脑袋,这才感觉到了自己沉重的身体。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回想起刚刚的一幕,目光顿时迷茫了起来。
刚刚……他是在梦里见到了雷狮……吗?
"醒了?还真是稀客啊,这么多年来,你可是第一位找过来的参赛者。"安迷修刚刚醒来,意识尚未完全恢复,耳朵就捕捉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他吓得以为自己会遭到袭击,一骨碌爬起来却看到自己正躺在巨大的壁炉边,身上盖着张咖色的羊毛毯。而那个陌生声音的主人正坐在离壁炉不远处的一张小桌旁——他穿着一件长长的带兜帽的黑色长袍,领子和衣摆的边缘都绣着闪闪发亮的金边,几缕看不清是什么颜色的半长发丝顺着兜帽垂下来。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但细细听却能听得出他话里的沧桑感。
这人是谁?安迷修奇道,为什么感觉他的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他盯着那黑色的长衣,胸口突兀地有了某种悸动。他下意识地捂住他的左胸,神色有些恍惚。
为什么……我会对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黑衣人仿佛并不介意他愣神的样子,笑着对呆坐在地上的安迷修举了举手中的茶杯,示意他过来这边:"来这里坐坐吧,是我把你救回来的,你当时伤痕累累地躺在大雨里,再不救你就没命了。不喝一杯暖暖身子吗?"
安迷修先是狐疑地转头看了看,在确定没有危险后才面色复杂地抓着毯子一步步挪到小桌边的椅子上,小心翼翼地裹住毯子坐下来,有些犹豫地端起了黑衣人递过来的茶杯。"请问这里是……"
天堂吗?
"时间树。"黑衣人笑了声,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端的高贵而优雅。
"噗!"
安迷修被惊得差点把手里的杯子给丢了,他手忙脚乱地折腾了好一阵才避免了手中的茶杯四分五裂的命运。
看着对面裹毯子的人那震惊的模样,黑衣人见状不得不咳嗽几声才能强忍住自己笑的冲动。"别摆出目瞪口呆的样子了,这里的确是时间树,如假包换。"
"可是……"安迷修咕咚咽下一口口水,颤抖着把杯子放在茶几上,艰难地道,"这里……实在是……让人很难想象这就是……时间树……"
因为实在是太华丽了,华丽得不真实。
害得我还以为自己到了天堂呢。
一棵巨大无比的树生长在这个看起来无限高的房间里,如果不是看到了天花板,还以为这棵树会直插云霄。茂密的深绿色树冠上挂着许多金色的一闪一闪的小东西,似乎是一盏盏小灯,又像是一颗颗闪烁的星星。树干粗壮笔直,有着深咖的色泽和苍劲有力的文理,透着股古老沧桑的气息——而他们所坐的地方,就在大树的根部。
房间的墙壁上则挂着由枝条缠就的一排排的书架和灯笼草做的壁灯。无数大大小小的、各种颜色的书摆满了那些长长的书架。那些长着透明绿色的小精灵——他刚刚看到的那些金色的光点,正在书架之间来回飞舞,一本一本地打开书记录着什么东西。在他们脚踩的大地上,不远处还有五米高的小松林和一簇簇的灌木丛,甚至还有冒着嫩芽儿和花骨朵的草地和几汪清澈的小湖。
这里比原始森林中的景色还要美丽一万倍。安迷修在心里如是说。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这么一个华丽的地方居然就是时间树的所在之处。"
黑衣人挑了挑眉,"不然呢?时间树就是存储世间一切记忆的一个树屋,所有的记忆都以光团为媒介存储——包括实体化和虚化的记忆。当然,某些重要资料还是需要书本保存的——你在四壁上看到的那些巨大书架上的书就存着那些重要的资料。"
"那……这都是真的?"安迷修不敢置信地问。
黑衣人无语地看着他,一只手捂住脑袋无奈地道:"废话。你是不是在大雨里泡久了,脑子也进水了?不过说起来,自从凹凸大赛开赛以来,几乎没有人来到过这里许愿了。我等了三百年,你是第一个来找我的。"
"三……三百年……"安迷修觉得自己舌头抖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要是这个黑衣人真的等了三百年,那他现在面对的岂不是传说级的人物?那他面前的这个黑衣人得多老?!"可是……格瑞明明告诉我……可是您怎么能说是我们不来找您呢?"
"很简单,只有强烈到无法释怀的许愿者出现,我才会来。普通的愿望,我是不会来的——一没意思二没精力的。"黑衣人靠着椅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喝了最后一口茶。"听见你在大雨里拼命叫着一个人的名字,说要救他,我就来了。这年头,跟许愿有关生意都不好做。现在的人们只信奉力量和强者为王,有谁会认认真真向时间树述说自己的心愿?安迷修,我可提前给你打好预防针了:创世神许下的愿望,从来都没有实现的可能。"
"什么?!"安迷修顿觉五雷轰顶,"你是在骗我吧?!"
黑衣人冷笑一声,"有什么不可能的?一开始,凹凸大赛的确是个可以实现最终胜利者愿望的比赛。但是后来,随着七神使的出现,这种局面就渐渐被打破了——在权限范围内,七神使利用大赛的一切规则来收集创世神身上的元力——也就是那些参赛者的元力之种。‘创世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宇宙中的能量早已趋近饱和。成为新的七大神,将创世神赶下神坛——这就是七神使的目的。"
"当然,创世神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身为宇宙的创造者,他不可能在那里乖乖地等着七神使彻底吸干他的元力。所以,突破封印的创世神做的第一件事情,十有八九就是寻找强大的力量容器。"说完,黑衣人又看了看安迷修。"你昏迷之前一直叫着的那个叫‘雷狮’的人……恐怕就是被创世神抓住的力量容器了。因为在我出来之前,就听到了外面那巨大的雷鸣声——那种可以操控雷电的力量,据我所知,也只有雷王星上皇室的继承者才能支配。"
安迷修听了他的一番话,缓缓地垂下头,两只手深深地抠到了头发里。过了很久,才有一道涩涩的声音传了出来。
"难道……真的救不了他了吗?"安迷修死死咬住嘴唇,发出不甘地低吼。
都找到这里了……难道就要这样半途而废吗?
"除非你能打败创世神,否则的话就别想了。"黑衣人摇了摇头,语气里带着遗憾。他放下茶杯走到安迷修旁边,拍了拍他颤抖着的肩膀道:"安迷修,别人或许不清楚那力量容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可是很清楚——你那朋友只有四个月的生命,再强大的力量容器,至多使用四个月。四个月一过,他必死无疑——当然,就算现在你出去这里,也会在下一刻被创世神逮住,生不如死。"
"那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啊?"安迷修猛地抬起头来,用涩得通红的双眼盯着他,满脸的不甘和愤怒。"这些我都知道!格瑞让我逃得越远越好,还让我来找时间树……可是你呢?我找到你之后,你却什么办法也没有!明明时间树可以救他的!"
他找到这里,可不是来避难的!
"不,你不知道。"黑衣人毫无波澜地说道,但在安迷修听来那声音是那样的冷酷,简直比执掌生杀大权的判官还要冷酷一万倍。"你不知道时间树对于这个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更不知道我口中的许愿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顿了顿,接着道。"若是你知道,你又为何来找我?"
"这……"安迷修顿时哑口无言,呆毛顿时耷拉了下去,活像棵失了水分的小草。
他知道面前之人所言不虚,可是当他想起被当成人质的卡米尔,被即将做成容器的格瑞,还有那个已经被创世神抓去生死未卜的雷狮——尽管刚刚他还在梦里见到过他,他在他梦里也还活蹦乱跳的——但只要想到那些还没有从危难中脱离的人,他就无法不着急。
他只有四个月的时间,哪怕早知道办法一秒,他都能给那些人争取活着的机会。虽然他现在已经置身安全的地方,但是他没有时间了:四个月一过,雷狮就会因为力量耗尽而死亡,格瑞和卡米尔他们也会在雷暴摧毁大厅的时候沦为创世神的力量容器,生不如死,被迫成为七神使和创世神争夺权力和力量的炮灰。
——而那些都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我知道仅凭自己的力量完全阻止不了七神使和创世神大打出手,但我却可以尽我所能地去多救一个人。安迷修狠狠地一握拳。是了,格瑞说得没错,只要我多救一个人,创世神就会少一个力量容器。到时候,把雷狮解救出来的机会自然就大了很多。
"你以为创世神仅仅要雷狮一个容器就足够了?"黑衣人嗤笑一声,笑声里带着凛冽的寒意。"上帝粒子会毁掉一切*——没错吧?他是创造所有人的神,要想恢复全部的力量,怎么可能只需要一个仅仅排行第四的雷狮?要是我没猜错,你那个叫格瑞的同伴很有可能已经把这个事实告诉你了,不是吗?"
"他的确是个很任性的家伙,开心了就创造无数生灵,不开心了抬抬手就可以毁灭掉。"看到安迷修点头同意之后,黑衣人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只奇异的笔,放在手上不住地把玩着。"我,你,这世上的一切,于他而言,不过是可以随时掌控的棋子罢了。但是只有一个例外不受他控制,不然他不会在我把你带走的时候来试图阻止我的。"
这回安迷修倒是没有接话,看样子是完全冷静了下来。这可让黑衣人惊讶无比:"你小子刚刚不是还火急火燎地跟我喊跟我急吗?这会儿怎么不吭声了?"
安迷修瞥了他一眼,"前辈,在下虽然不擅长动脑子的事情,但这并不代表在下是傻子——您肯定知道解救雷狮的办法,只不过一直不愿意说罢了……是想考验在下吗?"
黑衣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安迷修,我可没说要考验你。再说了,我有说自己知道解救你那朋友的方法吗?"
"要是您真的不知道方法的话,干嘛还和在下扯一堆别的?"安迷修很认真地回答道,"在下最早的时候听到您说许愿……您,是怕在下许愿的时候不坚定吗?这个您大可放心,只要是在下答应的事情,在下必定会全力去完成任务的!"
"你……哎,真拿你没辙。"黑衣人捂着脸摇了摇头,有些挫败地道。"我的确是在考验你,考验你的决心——之前很多人来过这里想要救自己的亲人或是爱人,也曾许下过不顾一切的愿望——但是到了最后,那些许愿的人却没有一个不反悔的。许愿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道理,在我和创世神那里都适用……当然,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我的确知道如何拯救变成创世神力量容器的家伙,也知道如何才能让死去的人起死回生,更知道如何才能让时光倒流、日月颠倒……这一切都是因为时间树。"
"换句话说,真正能实现人们愿望的,不是我,而是时间树。我啊……充其量只是个看守人罢了。"
安迷修听到他的这番话后惊喜地睁大了眼睛,他激动地道:"您真的有办法吗?"
"如果你愿意花点时间认认真真听我说,我可以告诉你救你朋友的方法……但,你必须确定自己是否能付的起最后的代价。"
安迷修立刻迫不及待地点头。
他早就一无所有了,还能付出什么代价呢?
黑衣人的唇边顿时染上了一丝笑意,他修长的手指夹住之前的那支奇异的笔,去壁炉旁的书架上拿了一本没有名字的书。
"那么,听好了。时间树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不受创世神控制的例外——因为在创世神诞生之前,时间树就已经存在了。"
黑衣人看着他震惊的样子,阴影下的嘴角微微上扬。
"如果你愿意听,那么,我愿意把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评论
热度 ( 22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