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小触手

*无脑文,学pa
*采用倒叙的方式回忆过去(可能看不太明白),说白了就是大二快放寒假的时候他俩才交往的(你
*以及真的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题目只是比喻意而已!!!
*有一些雷卡两兄弟的亲情√
*俩人心有灵犀的故事^_^,灵感来源于《怕你心疼》
*注意有ooc存在
*文笔辣鸡
能接受的话请随我来这边~
————
"喂,雷狮,起床啦!"在第五次叫人失败后,安迷修不得不黑着脸一把扯开被子。在看到床上还在睡懒觉的黑毛狮子之后不由得叹了口气:"就算是周末,你这赖床也太过了吧?现在都十二点半了,好歹起来吃个午饭吧。"
"不吃。"狮子闭着眼睛咂咂嘴,感觉被子被抢走之后顺势把一旁的枕头抱了过来,换了一个慵懒的姿势继续会周公。"难得周末,不能让我休息下嘛?天天催催催,催魂呀你?"
"现在知道睡觉了?"安迷修又好气又好笑,"之前谁天天晚上打王者彻夜不睡觉的?还放话说什么‘不上王者就不睡’?起来吃饭!学习都没见你这么用心。"
"切……都快放寒假了一天怎么废话这么多……"狮子嘟囔一声,干脆翻了个身,继续会周公。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安迷修看他这样子,无奈地摇摇头。他知道雷狮最近被期末考试给累惨了,虽然嘴上催人起床,但临走前还是把被子还给他,轻轻地把门拉上了。
这家伙,都不知道操心下自己的身体吗?
今年他跟雷狮都上大二,只不过安迷修在本省雷狮在外省。按理说两个不在一个院系的人怎么都不可能住在一起,但雷狮却在大二报道的第一天就拖着行李卷着铺盖直接丢到安迷修所住的公寓楼里。美其名曰:节约宿舍费——这个理由让安迷修哭笑不得却也只能接受,因为搬进来时雷狮信誓旦旦地说以后公寓的卫生他来负责——然而一个学期下来,雷狮打扫卫生的次数屈指可数,大部分时间里不是跟安迷修玩消失就是窝在床上打游戏,再不就是给安迷修惹事添麻烦。至于他消失之后去了哪里,就没人知道了。
雷狮其人,安迷修只送他几句话:颜值一流但性格极其糟糕的恶党。自开学以来,院规班规与他而言等同于废纸一张,德育分学分也没见他上心过,翘课逃课那简直是家常便饭。平日里拉着佩利帕洛斯在学校各种"为非作歹",有时候甚至还跑去跟别的学校的人玩什么"对抗赛"。偏偏他体育写作样样精通,据传情人节那天收到女同学的情书塞满了整整五个大箱子——这让向来帮助女生却只得到小姐姐们一句"恶心帅"评价的安迷修很是挫败。想想他也是个颜值不输于那恶党的纯爷们儿,为什么那些小姐姐们非得喜欢那个老是干坏事的恶党?
大一风平浪静地过去了,没有什么意外也没有什么好运——安迷修的师傅在电话里对他说,没有意外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因为厄运往往就尾随在好运之后。
但让安迷修没有想到的是,突然出现在他公寓门外的雷狮。
那时正值夏季,一个气温高得热死人的夜晚,安迷修下楼倒垃圾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个高大的人影靠在墙边,看样子是个正在睡觉的男生。走近了一看才发现是雷狮正倚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在休息——在灯光的下头上绑着长头巾,白色卫衣里面穿着黑色的半袖的家伙此时此刻正靠在墙上打呼。安迷修心里奇怪,怎么恶党会在这个时候跑到他公寓底下?结果正当他上前想要摇醒雷狮的时候才发现对方裸露在外的皮肤烫的无法搭手,连喘出来的气都带着一股子反常的热度——安迷修顿时心里一惊,这家伙恐怕是发烧了。
本来想着赶紧把雷狮送去医院,安迷修一摸他的兜才发现他的身份证早已不翼而飞。这下去医院的打算泡了汤,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叫来对门的大叔帮忙搭把手,把全身发烫的雷狮和行李箱一同带到了五楼。进了门安迷就火速翻出师傅留下的医疗箱,找出温度计给雷狮量体温——41,这个温度可把安迷修和对门的大叔吓得够呛。两人手忙脚乱地折腾了一晚上,又是给雷狮敷冰毛巾又是准备感冒药的。后续的两天雷狮的高烧一直反反复复地退不下去,几次危急时刻还超过了41度,这让安迷修和大叔更加心急,逼不得已用泡了酒的生姜给雷狮擦拭身体。一直到第三天的下午,雷狮的体温才恢复到38度,虽然他的脸依旧红得吓人,但好歹没有什么性命危险了。二人连着几天没睡,安迷修看到雷狮状态好了很多之后就把大叔劝回去休息,转而自己一个守着雷狮,这个老给他添麻烦的"恶党"。
过了两天之后雷狮终于转醒,可醒来的第一句话却让安迷修摸不着头脑——"去救我弟弟!"当时雷狮红着眼睛拉住他,深紫色的眼睛里除了焦急还有深深的恨意。
安迷修赶紧拜托在警局的师兄去调查,最后才得知雷狮卡米尔两兄弟是遭到不明势力的追杀了,虽然雷狮最终逃了出来,但是卡米尔却被绑架了。
这还得了?!
之后安迷修才通过师兄那里得知这起追杀案其实是一个大家族内部的纷争,母亲死得早的雷狮为了躲避家族内部的大洗牌无奈之下不得不带着刚上高二的弟弟出逃。既然是家族内部的事情,警察当然不好出手。而事件的最后,卡米尔虽然被放了回来,但一看他青白的脸色和近乎深紫的唇色就不难想象他在被绑期间受了什么非人的虐待——卡米尔被送到安迷修那里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衣服下的皮肤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红痕,背后还有几道长长的伤口——才十五岁的孩子就遭了这么多罪,可把安迷修心疼得不行。强撑着困意连着两天没睡,才勉强给卡米尔处理好伤口。
可是,对于雷狮为什么突然跑来找他的事情,安迷修却一无所知。
"谁要追杀你?"安迷修安顿完卡米尔的时候雷狮的烧已经退下来了,但是仍需要卧床休息。他不明白雷狮到底惹了什么人,那些人要追杀他致死,甚至连他弟弟都不放过。连警局的人都说,要不是安迷修报警及时,卡米尔不死也得被折腾掉半条命。
"我亲哥,我爹。"雷狮闷闷地说完,继续闭上眼睛,好像在刻意回避这个话题。"替我照顾好卡米尔,算我欠你个人情。我先睡了。"
连续熬夜十多天,纵是铁打的人都撑不住。累得半死又老是受到刺激的安迷修也没精力多想,见雷狮的身体基本没有大碍后就直接栽在沙发上睡了个天昏地暗。
而醒来后的三人仿佛默契一般,都对这件事闭口不言,仿佛那天晚上雷狮发着高烧出现在安迷修家门前、又拜托安迷修去救他弟弟的事情只是动作片里的一段小故事。但安迷修还是知道,雷狮这算是被家里人赶出来了。而他更清楚,雷狮被赶出来这件事非同小可,恐怕他根本没有能力去支付自己和弟弟下学期的学费了。至于身份证……只能抽个时间去办了。
眼看着还有两个月就开学了,雷狮两兄弟的学费却还没有着落,这让安迷修心急如焚——就算大一他再怎么讨厌雷狮,却也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辍学。而以雷狮那高傲的性格,自然不可能接受他的帮助,哪怕是帮着给雷狮介绍打工的职位都不可以。安迷修最后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每次出门打工前先在公寓跟雷狮打一架,让雷狮没有力气阻止他出门打工。打完架出门就直奔工作地点,打起万分的精神疯了一样地去工作。一日三份工,为的就是赚够他们两个人的学费。
兄弟二人的学费不好挣,而雷狮卡米尔二人对于做饭却是一窍不通。为此,安迷修不得不放弃一份工作,每天抽时间回公寓去给他俩做饭,顺便教育雷狮要学会做饭——虽然在卡米尔看来,自家大哥完全没有听进去。
虽然雷狮几次警告安迷修不许插手他的事情,是生是死轮不着他安迷修管这管那。可安迷修也像开启了"闭耳神功"似的,任雷狮跟他大吵大闹也不放弃打工的念头。
二人就这样谁也不服谁,一直到了开学报名的时候雷狮才带着弟弟黑着脸出现在安迷修面前,二话不说撂下行李箱撸起袖子就跟他开打。这一打可不得了,安迷修平日里无比乖巧,打起架来却毫不含糊,跟打架成性的雷狮相比完全不落下风,一副练家子似的拳脚。二人当着全校同学的面打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好像对方是自己世代的仇人。这可把负责报名的老师和同学吓得半死,赶忙拉开二人后才发现两人已经打红了眼。雷狮脸上身上挨了好多下,安迷修的嘴角也红肿着淌着血丝,可两人却都不说话,只是像保护猎物似的死死盯住对方。过了好大一会儿,雷狮才提着拉杆箱离开,而且压根没进学校,走之前还撂下狠话:以后谁再帮着安迷修那个傻逼,他就把谁往死里揍。
这怕不是结仇了吧?!
担心二人会被开除的学生们都有些害怕,然而令众人放心的是安迷修雷狮二人除了挨了一次警告处分之外并没有遭到学校"勒令退学"的最后通牒——这结果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可是事情还没完,打架事件过后学校里就分成了两派:支持雷狮的和支持安迷修的。支持安迷修的一直坚定是雷狮招惹安迷修才会挨打,而支持雷狮的却说是安迷修先做了对不起雷狮的事情雷狮才会跟他打架。而作为唯一知情者的卡米尔在看到两派的斗争后只是轻笑一声再不做任何解释——因为他无比清楚:自家大哥大概是恨安迷修帮助他吧,那样要强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接受得了自己被他人帮助的事实?
但某种程度上,安迷修的确帮了他们大忙。
但让卡米尔万分不解的是,既然自家大哥都那么"恨"安迷修了,为什么还赖在他公寓里不走?
"那是因为我就是要报复他,把他吃穷!"雷狮如此说。
行吧,卡米尔叹了口气。这么低级的报复方式,恐怕安迷修第一个就看出来了吧?
之后的日子,雷狮依旧是该逃课逃课,该打架打架,一点改进都没有。而安迷修做了纪检部的副部长,追着雷狮非要他"改邪归正",打遍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而除了卡米尔,没有人知道他俩曾经发生过什么。有时候连卡米尔都觉得,自家大哥可能是真的讨厌安迷修当初的"帮助"。
——直到有一次雷狮在打完篮球赛的时候看到了放在书包旁边的一瓶水,味道略咸,但补充体力正合适。卡米尔问遍了当时给雷狮打call观战的妹子们,她们所有人都不知道那水是谁放的。艾比最后犹犹豫豫地说,开场前纪检部副部长好像到这儿确定了一些事情,然后就走了。至于那瓶水是不是安迷修放的,艾比也不清楚。
这时,卡米尔才隐约感觉到自家大哥不是真的把安迷修往骨子里恨的。但是对于他大哥为什么那么放心地喝"疑似"安迷修带来的水,卡米尔却一直没有得到答案。俗话说得好,自家大哥只有自己最了解。之前的雷狮连看到座位上放着别的女生给他带的饭都能毫不犹豫地扔掉,对于他人的帮助也一向是毫不留情地拒绝——这一次为什么独独对安迷修就能放下那种警惕?
因为自小在雷家长大的缘故,雷狮早早地就学会了察言观色的本事,也学会了那些大人间的尔虞我诈——不是他坏,而是环境所逼。自从雷狮的母亲去世后,雷家的掌权人和其长子就愈发嚣张,恨不得将雷家所有有资格的继承人全部赶尽杀绝。逼不得已的雷狮无奈之下带着弟弟卡米尔开始了躲避雷家的"逃跑计划"——就算他真的对家主的身份没兴趣,但自己也没有强大的实力可以同时护住两个人。安迷修不知道的是,雷狮在大一暑假的晚上跑来找他并不是意外:因为自从高三开始,雷狮就已经带着卡米尔奔波于各大城市之间了。而那一次被逼无奈之下拖着高烧的身体去找安迷修,已经是雷狮走投无路下最后的选择了——这些全都是安迷修之前未曾知道的。
对于安迷修而言,为什么雷家在追杀雷狮两兄弟的时候突然放弃,也是一个谜团。按照常理说,雷家那种百年的大家族一旦涉及到了财产继承的事情,残酷的斗争别说是血亲,就连平常照顾的家仆都不能幸免。残酷竞争的大家族对于竞争失败的血亲的惩罚往往不会顾及什么道德规则,除非受到某些处于更高层的严厉的警告才会停手,而就算是这样,家族对于逃叛者的追杀惩罚往往更加严厉——雷狮逃了整整三年,家族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对他的追杀。而像雷狮这种能躲过三年追杀的人,已经很幸运了。
可是为什么雷家在雷狮找到安迷修的时候停手呢?没有任何理由啊?
卡米尔觉得这其中不对劲:雷家的势力说夸张点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可能因为一个毫不起眼的安迷修而放弃坚持了三年的追杀。卡米尔暗中不是没有让雷狮的跟班悄悄调查过,可是收集来的资料无一例外地表明安迷修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顶多有点犯二地成天叨念骑士道——不一样的是,安迷修九岁的时候父母就因为一场抢劫杀人案而永远离开了他,说白了,安迷修就是他师傅一手带大的。安迷修的师傅本身也没有子女,捡到安迷修之后自然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武术学习礼仪一项都没落下。
但是,安迷修很简单,他的师傅却不简单——卡米尔调查到一份很隐秘的资料:曾经他师傅所在的家族有着比雷家更大的势力。对外说安迷修是他的徒弟,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安迷修师傅是把安迷修当成亲儿子疼的——某种程度上,其实就有把安迷修当成继承人培养的意味——只是这一点,安迷修从来都不知道。
而他的师傅要想保护安迷修他们,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不需要亲自出手,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口头警告,就足以让气势汹汹的雷家不得不咬牙含血收回追杀雷狮卡米尔的人——这些,安迷修也不知道。
卡米尔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最后给自家大哥报道的时候只给出了这么几句话:安迷修师傅的家族,他师傅为了保护他们所做的一切,安迷修一个字都不知道——与雷狮这个被追杀的"伪继承人"相比,安迷修更像是来刻苦修炼的骑士,而非他师傅刻意培养的"继承者"。而那天把情报送给雷狮的时候,卡米尔看到自家大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都没有去上学,等出来的时候他只看到雷狮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随随便便地把头巾一扎,提着包就直奔篮球训练场了。
——而等卡米尔告诉雷狮这一切的时候,大二的期末考试就要到来了。
好在,自家大哥没有跟安迷修再打过一次架——这让卡米尔松了不少气,他俩要是再打架,恐怕迎接他们的就是勒令退学的处分了——哪怕他俩一个系里第四一个系里第五也是一样,和普通的学生没有一点区别。
当卡米尔以为大二会这样有惊无险地过去的时候,在寒假即将来临的前一个月接到了安迷修的电话。安迷修在电话里的声音沙哑得不行,似乎耗尽了体力的样子。卡米尔还以为他俩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招呼佩利和帕洛斯跑出去接人,却发现全身是血的安迷修正搂着昏迷的雷狮,二人的周围还有不少的绷带和刀片血迹。聪明如卡米尔,只需一眼就能猜到安迷修在给他打电话之前经历了一场怎样的恶战。正当他想问安迷修的情况的时候,却被那一道凌厉眼神给制止住了。
那种眼神,不像是一个平日里温文尔雅的人所拥有的。反倒更像是一场历经无数残酷考验浴血重生的骑士才会有的眼神和气场。
"你大哥今天体力透支,再加上平常不好好吃饭,有些轻微昏迷。"安迷修把雷狮交给卡米尔的时候如是说,卡米尔却眼尖地看到了安迷修正在滴血的右手。"把他送到我公寓去,我已经替他请好假了。他醒来后记得告诉他,让他好好休息之后回来考试。学生会那边还有一个大例会,我得马上去换身衣服赶过去开会,就不陪你们了。卡米尔,路上小心。"
安迷修说完,随意地擦了擦脸上身上的血就回学校去了。他腰杆笔直,脚下生风,一点也不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架的样子。卡米尔原本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当把雷狮送到公寓里的时候佩利和帕洛斯却跑来兴冲冲地说,他们在一处打斗的地方发现了一把完整的匕首,上面刻着一道闪电标志。
卡米尔顿时就明了了,以至于雷狮在一个小时之后醒过来知道此事,想要现在去大闹学生会,都被卡米尔给劝下来了。
"你不希望他插手你的事情,大可以直接跟他说。安迷修不像是那种不听别人说话的人,你只要说,我想他会听的。"面对自家大哥阴沉沉的脸,卡米尔依旧镇定无比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但是实际上,卡米尔却仍然知道自家大哥是在变相地拒绝安迷修对自己的帮助。
"我有什么话可说的?"雷狮恶狠狠地撂下一句话,换了身衣服就招呼他们三人直奔楼下的烧烤摊。"他爱怎么着怎么着,谁在乎他?"话虽如此,雷狮却放弃了去大闹学生会让安迷修丢大人的想法——卡米尔再次松了口气:有个行事让人完全捉摸不透的大哥真的很累,哪怕雷狮最信任的就是他。
那么,自家大哥一再用武力拒绝安迷修的帮助和守护,到底是为什么呢?
很快,卡米尔又发现不对劲了:某天夜里雷狮乘着自己睡觉的功夫悄悄地钻出公寓楼,消失了整整一夜。一直到中午了才回来——虽然雷狮是跑出去打夜工,但这行为还是让安迷修揪着雷狮又是好一顿骂:大半夜的跑出去干嘛?送死去吗?!
"我就是去送死的!安迷修你烦不烦?!谁要你的烂钱?!"雷狮也是个暴脾气,直接就给他强硬地怼了回去。后来二人越骂越激烈,卡米尔实在不想让安迷修的公寓遭殃最后还是拉住了即将开打的两人。最后,卡米尔好说歹说才劝动雷狮去学校考试,只不过临走前的狮子依旧带着一身的火气,无人敢惹。直到打完电话确认雷狮进了考场之后,安迷修才对着卡米尔叹了口气。
"真是难为你了,照顾这么一个不知道照顾自己的大哥,一定很辛苦吧?对不起,在下以后不会牵连你了。"
听到安迷修道歉的卡米尔表示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道歉:明明是自家大哥先犯事儿的,为什么最后先低头的却是安迷修?
而且,当初是你帮我们打跑了雷家那些不死心的追杀者吧——这话,卡米尔虽然没有问出来,但眼神中想要传达出的意思却很明了。
安迷修看到卡米尔蔚蓝色的大眼睛后只是轻轻地笑了笑,有些无奈地道:"受一位女士之托罢了,他干嘛还那么耿耿于怀?不过放心吧,那些家伙再也不会来骚扰你们了。"
卡米尔隐隐地感觉到,安迷修并不是真的一无所知。至少关于他和他大哥的事情,安迷修既然说自己拜托在警局的朋友报过案,就不可能不知道一些关于他们家族的事情——但,安迷修却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到过——这一点让卡米尔很意外。
一个平常对女孩子呵护之至的人,一个平日里老是喊着讨伐雷狮这个"恶党"的人,却意外地没有对第四个人说过这个"秘密"。
受一位女士之托?谁?雷狮的母亲吗?
这个问题困扰了卡米尔很久。
考完试,成绩也公布了。眼看离彻底放假不到一周的时间,卡米尔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家大哥的行为越来越诡异、捉摸不透。上课故意跟安迷修插科打诨的次数和频率都急剧上升,几次害得讲课的教授一忍再忍最后一摔书本叫他俩都出去罚站;同学录的时候故意把安迷修的留言板上全签上了"雷狮"两个字,安迷修因为这个原因抄起两把扫帚追着雷狮打了两个三千米;大扫除轮到他俩打扫卫生,雷狮看到安迷修在楼底下扫垃圾故意把淘过脏拖把的一桶水全给从窗子那边倒了下去——安迷修就那么湿淋淋地站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夕阳照过满满的凄凉。满头满脸都是脏水的安迷修自然不会放过雷狮这个罪魁祸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楼,逮住雷狮就是一顿痛揍……等等等等,自家大哥给安迷修搞下的烂摊子数目令卡米尔简直不忍直视:安哥,您老人家是真的辛苦了!
——虽然事后二人都进了医院吧。卡米尔对着医生的诊断足足呆愣了两分钟,满脸复杂:安迷修大冬天的被泼冷水,直接感冒了;雷狮则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跟安迷修一打闹直接引发了之前的旧伤,不得不住院治疗。
大哥,你这身体得好好锻炼啊!
这段两败皆伤吗?得到消息的卡米尔真是哭笑不得。不过,自家大哥不再那么抗拒安迷修,倒也是个好事。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大二放寒假。
两个人成绩还是跟往常一样,安迷修排系第五,雷狮则是第四。虽说二人院系不同专业不同,但对于自己排名老是被雷狮压一头的事情,安迷修却一脸愤恨地表示苍天无眼:明明他的性格更好,凭什么雷狮那个恶党就能得到几屉几屉的情书,成绩也比自己高一名。而自己除了得到可爱小姐姐们无一例外的"恶心帅"的评价之外,还得背负"万年老五"的"罪名"?
不过,一切的大风都过去了,还好还好。安迷修记起了师傅曾经说过的话,没有出现意外就是最好的结果。
就在雷狮赖在安迷修公寓的第四个月零十二天,一个窗户上结冰花的早晨,雷狮单方面"承认"安迷修了——虽然过程别别扭扭,但好歹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认可了。
"这么久了,你就不好奇我每天晚上溜出去干嘛?"雷狮单刀直入。
"说得好像我知道了就能阻止你一样的。"安迷修翻了个白眼。
"反正本大爷就赖上你了,不管。"雷狮笑得贼兮兮的,"要么你狠下心把我俩赶走,要么带我们回你那儿过年——虽然我不一定会被你赶走的。"
"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恬不知耻的一面?"安迷修满脸黑线。"先说好,你的东西自己收拾,少来找我。收拾不好信不信我今年就在这儿过年?"
雷狮的脸顿时垮了下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拉着佩利去收拾东西了。
——目睹了全程的卡米尔,脸色已经黑到不能再黑了:这他妈不就是告白吗?至于这么正式地"你来我往"吗?都俩成年的大男人了,要不要这么婆婆妈妈的?直接说句"我认定你这个人了"或者"你的人连东西都是我的"也行啊?
两个笨蛋大男人!卡米尔气呼呼地嘟着嘴,心里的欢喜却多过了生气的小情绪:自家大哥非要去安迷修师傅那里过年,岂不就是变相地"见家长"?
打住打住,收拾东西要紧!
哦,防着吃狗粮也得要紧。
坐在火车上,看着自家大哥毫无形象地跟一只慵懒的大猫一样蜷在安迷修的怀里,卡米尔恨不得自戳双目,或者直接变成复活节岛上的雕像。
平日里的大哥总是以硬汉的形象示人,再怎么受伤也是草原上威风凛凛的狮王。怎么到了安迷修这里,就变成可以家养的大猫了?画风变太快,他想只想当一个安静吃小蛋糕的好弟弟。
"安迷修,我打王者呢手离不开。草莓你喂我吃。"
"多大的人了还成天摊别人身上?自己起来吃,雷狮,要点脸可以吗?"
"怎么着了?本大爷身体素质差,现在还在养病呢!我是病号你懂不?你该照顾病号!"
"医生可没有说允许病人打游戏的。起来吃饭!"
……
卡米尔一回头,就看到全车厢的人都目不忍视,顿时有些幽怨地看着自家大哥跟安迷修打闹:秀恩爱不好!
由于坐的是硬座,晚上不熄灯。安迷修便拿出自己新买的衣服给卡米尔和雷狮盖上,自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衬衫,实在冷得不行了才往雷狮那里缩。半夜里卡米尔醒来去上厕所的时候,还能看到自家大哥几乎大半的身子全窝在安迷修怀里,偶尔还舒服地咂咂嘴。而安迷修也像是抱着一只超大号的猫科动物一样,就那么靠着窗户睡了过去。
可能是我半夜睡迷糊了吧,迷迷糊糊的卡米尔如此想。自家大哥怎么可能是乖巧的猫科动物?明明就是一头狮子嘛!
就这样,寒假安迷修回师傅家过年,雷狮这个家伙恬不知耻地"拖家带口"地带着自家弟弟卡米尔、自己的跟班佩利帕洛斯一同粘着安迷修到了他师傅住的地方。安迷修对于雷狮这种牛皮糖的行为表示万分的不屑,但看他师傅却笑眯眯的,似乎并不介意跟自己过年的人数从一个涨到五个。
除夕过后就是守夜了,安迷修被雷狮拉着去拼酒。期间雷狮不怀好意想要灌醉他看他出洋相,结果自己却是最先倒下的那一个。紧接着,佩利和帕洛斯拉着年过半百的安迷修师傅一起玩国王游戏,还互相罚酒喝,不出几轮三个人也很快醉得不省人事——到了最后,清醒着的人只剩下了卡米尔和安迷修。卡米尔由于未成年,胃不太好就没喝,安迷修则是酒量超好了,被雷狮强行灌了两瓶白酒一瓶红酒后碧色的眸子都没有染上一丝一毫的醉意。
"为什么你当年跟他在校门口打架,跟他吵到脸红脖子粗都没有翻脸?"二人正襟危坐,卡米尔问出了藏在自己心中很久的问题。"还有,安迷修你说你是受女士之托来照顾我大哥和我,那她……到底是谁?"
"很简单啊,"安迷修摇了摇头,看着拿自己大腿当枕头还睡得打呼噜的雷狮就一阵好笑。"他那样的人,又骄傲又霸道,怎么可能会接受别人的帮助?只不过,他就算一直坏,又逃课又打架,可终归是护着你的——单凭这一点,我就不会跟他计较。"
一句话,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卡米尔的问题,却已经表面当时安迷修说的"受人之托"来照顾他们的说辞完全不成立。
也就是说,当时默默守护他们的人,一直都只有安迷修啊——卡米尔在猜到这个结论后,瞳孔不受控制地收缩了一下。
"他把自己搞得神神秘秘的,出事了也不跟别人说——这可是个坏毛病。"安迷修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那个时候,我早就知道他经历的事情了。最初的最初,我每天跟他吵架,也不过是想跟他说说话罢了。"
"因为我小的时候经历过这样的黑暗,我怕他步了我的后尘,所以……才想尽可能地把他拉出来,在阳光下好好活着,别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
骂的再凶,我也能理解你,因为我知道你凶凶的外表下承担了多少不该属于你的东西。
"所以……之前校园墙上传说是你追求的我大哥,也是子虚乌有的风言风语了?"卡米尔听后顿时怒了,他知道安迷修从不说谎,这些嚼舌根的家伙真是过分得可以。
明明他俩是放寒假的那天才确定的关系,这些人居然说他们老早就眉来眼去?!
简直不可饶恕!!!
等开学了我就黑掉他们的校园网账号!卡米尔在心里恶狠狠地发誓。编排他大哥和安迷修?想死还是不想活?!
"其实……怎么说呢?都是想要理解对方的人,行事难免与以往不同。只不过他更极端,我更小心点罢了。"安迷修挠了挠头,"不存在我俩谁追谁的问题,只是我理解他话背后藏着的黑暗与孤独,还有想要保护自己弟弟的决心——仅此而已罢了。至于他怎么想我的……这个谁知道呢?"他忍不住笑了出来,看了看表才发现已经两点过了。"卡米尔,你才十五岁,身体熬不住的。别跟我一起守夜了,你先去睡觉吧。"
"嗯,安哥晚安。"卡米尔熬了一天,累得不行。强撑着跟安迷修道了声晚安之后就回房去睡觉了。
换了称呼,其实就是承认,信任和依赖。
第二天卡米尔醒来,安迷修还在睡着,眼角带着淡淡的黑青。而自家大哥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他觉得奇怪,赶忙叫住了雷狮:"大哥,你去哪里?"
"去拿回我的东西。让他们多活了三年,也够本了!"雷狮穿上卫衣和裤子,扎好头巾,样子真像一个准备出航的海盗。看到自家弟弟担忧的眼神,雷狮笑了笑,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卡米尔,别担心你大哥。走了!"
"那……大哥你还会回来吗?"卡米尔知道雷狮此去是为了什么,他也知道雷狮经过这么长时间自己偷偷收集的证据足以毁掉雷家这个家族——那么大笔的钱数还有家族为了继承权而暗中害死的人,足以让这个名声满满的百年家族彻底崩溃。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地担心:就算自家大哥复仇中有安哥师傅家族的帮衬,万一安迷修知道了,又要跟大哥打架该怎么办?到时候他帮谁?
昨晚安迷修的一番话,已经给卡米尔的内心造成了极大的震撼。以至于不知不觉地也开始考虑安迷修的感受了。
"我管他干嘛?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说什么我们要小心行事从长计议之类的……烦不烦?"谁知雷狮还是老样子,背对着卡米尔挥了挥手,像即将踏上战场的战士那样对着自家弟弟交代道:
"照顾好那个白痴骑士道,我会回来的。你们都在这里,不是吗?"
在遇到他之前,我只知道以武致胜,力量决定一切。
可是在遇到他之后,我却知道以文也能克武的方法。
若说之前的我,充满着仇恨只想打打杀杀,逍遥天涯一辈子;可是在遇到他之后,理想不再是骑马喝酒大仇得报之后仗剑天涯,而是你们都在这里,再晚我也要回家。*
雷狮对着自家弟弟震惊无比的眼神,勾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他转身出门,迎着金色的太阳,磅礴的气势和恢宏的阳光最终融到了他前行的背影里,卡米尔知道,他一定会成功归来的。
毕竟,这里,都是他们守护最重要之人的"家",怎么可能舍得不回来呢?

End
——
看标题是真的没有车……小触手其实比喻着骄傲倔强的安雷二人小心翼翼地如触手般接触对方,然后一点一点地建立对彼此的信任而已,直到最后的真心相护,不再有任何怀疑(没有甜到掉牙的谈恋爱细节真的抱歉了>A<)
文章的结尾套用了《怕你心疼》中母女俩的对话,很感人了,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只不过我废话较多,看到这里真是很感谢各位了^_^)
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思路了√
——>给某人的元宵贺文 @今天清颜也在疯狂打爆君兮二五仔 (迟了两天你也好个意思说元宵贺文……)
Ps:长篇容我缓缓,修完了就发(ntm)

*原话来着微信公众号"末那大叔"电台第329期《好好说话,不许凶我》的结尾:遇见你之后,理想不再是骑马喝酒去天涯,而是再晚我也要回家。

评论
热度 ( 34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