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1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

危局——黑云压城城已摧

 

 

大厅因为雷电的破坏导致灯光暗淡,此时的大厅,像极了审判之前的屠宰场。陷入绝望的在黑暗中抖着身子;失去信仰的在那里眼神空洞做着无谓的祈祷,渴望自己信奉的神明可以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一心求死的人失掉了最后的希望——从黑海归来的幸存者被打入深渊,都在低谷的地狱里挣扎。

雷狮意外昏迷被困,本来实力就不弱,在受人操控后变得更加强大——连大天使审判长丹尼尔都是身负重伤,更逞论那些全身上下伤痕累累、苟延残喘的参赛者?再来说说排行榜上大名高挂的名人:安迷修在众人赶到之前就已经重伤昏迷,被救回去的时候更是挨了两道威力巨大的雷电。要不是系统的高级药材,他连最后一口气都喘不出;而向来战无不胜的大赛第一嘉德罗斯,这一次却连命都险些都捡不回来,状况比安迷修好不到哪儿去。

为众人扛下绝大部分杀伤的“代行神旨”的使用者,现在已经因为伤势过重而直接昏迷。

大赛前十,几乎全军覆没,战斗力尚全的没有几个。

没有人确切的知道雷电风暴的威力到底如何,但若是那股力量一直盘旋在天空中,那么别说是凹凸大赛无法进行,整个凹凸星球都会被殃及。

“所以,现在就只能像个弱虫似的坐以待毙?”在一阵沉默中,嘉德罗斯终于极其不耐烦的抱怨出声。哪怕现在被雷电击的全身都是伤且无法动弹,那倔强性子依然没有半分改变。金色的眸子亮的如同小太阳,里面闪动着愤怒的星火:“然后等着天空中的那个渣渣把这里毁灭殆尽?开什么玩笑?!”

话末,被迫前去黑暗沼泽救人,自己却险些丧命的憋屈与怒火终于喷发出。在边上给他小心翼翼上药的雷德都颤颤巍巍的被他吓的不轻,只是一个劲地提醒自家老大“别动小心伤口裂开”之类的话。生怕自己老大身上伤口崩开。嘉德罗斯发完话后,吸引了大厅一些人的注意,而嘉德罗斯自然也感受到了旁人投来各种各样思绪的视线。可他没打算避开这些目光。

一帮没胆的渣渣!他愤愤地想。

见无人回答,他干脆以行动代替自己的语言,黑黄相间的神通棍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那动作和神态很明显,随时准备大开杀戒。

就在大赛第一按耐不住打算出手的时候,一个淡漠的声音终于跳出来阻止了他。

“你闹够了没有?!”吃力地撑着绿色大刀的那人如是说。银发少年的视线朝向依旧怒火中烧的嘉德罗斯,语气冷淡与平常无二:“你要送死没人拦你——前提是你能扛得住外头那恐怖的黑电雷暴,嘉德罗斯!”

都这个情况了,还要这样吗?格瑞很是不理解这个家伙的坚持。闹了半天,就为了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嘁!渣渣就是渣渣!”见到终于有人理睬自己,而且还是自己认定的人,大赛第一莫名地有种兴奋感。金色的眸子看向向那个一直靠在银发少年身边沉睡的人,鄙夷不屑的眼神里第一次有了点小意外,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呵!”他轻笑道,“才挨了几下就能晕倒,喂!格瑞,你不会还跟这种渣渣为伍吧?我可觉得你不是那种'物以类聚'的人。”

被称作格瑞的银发少年这一次终于如嘉德罗斯所愿地正眼看他,但那双紫色眼眸里第一次出现了愤怒的情绪。他吃力地用空下来的左手轻轻搂住靠在自己肩膀上沉睡的家伙,冰冷的目光直往嘉德罗斯身上刺去:“金为了救我们,自己挨了多少道雷电,你我心知肚明。而你这个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大赛第一....只是硬抗了一道雷电就已重伤倒地。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在那说金的风凉话..?”说到最后,他已经隐隐有些爆发的迹象。“都这个时候了,你那目空一切的性子依旧让人讨厌,我还是原来那句话,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既然不懂,那就给我闭嘴!”

被说了一通的嘉德罗斯,金色眼眸映照着格瑞眼中隐约燃烧的滔天怒火,也敏锐地感受到这一次自己真的踩到了那个银发家伙的逆鳞。继续这么发展下去定是我俩不顾重伤搞内斗,到时候说不定又会有什么渣渣过来烦人。他这么想着,最终不服气地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只是嘴里不服的小声嘀咕着“黑化了不起啊”。

见那个只知道逮着自己打架的金毛这一次终于安静了下来,不再找自己麻烦,格瑞暗自松了口气,以现在的情况,自己非常清楚搞内斗无疑会增加伤亡。脑袋偏向那个叫做'金'的少年,依旧沉睡不醒。紫色眼瞳里的心疼和懊恼尽管一闪而过,但还是被某些人的视线捕捉住了。

像是开了先河,之前还迫于大赛前十威慑力的参赛者们瞬间被某种诡异的花火点燃了奇怪的情绪。一时之间,光线暗淡的大厅里抱怨迭起。

“那照这样等下去,我们还不是迟早都得死啊?!”一片静默中,终于有参赛者陆陆续续小声啜泣起来。“我还不想死啊!”

“真是的……为什么我要遭遇这种事情啊?!”

“都怪他们……凭什么要我们去送死啊!”

……

见到无人管,参赛者们的怒火愈发高昂,完全忘记了这不是他们发泄愤怒的正确时间。

“要不是那个该死的海盗团跟那个安迷修,我们也不至于在这里等死啊!”

语不惊人死不休。

幸存者们的目光在一刹那之间烧向了海盗团。

如若不是他们几个,我们何必在这里苟延残喘?!

如海浪的声音陆陆续续起起伏伏,仅剩的参赛者对着海盗团的几个人开始了自以为有用的抱怨和殴打。大厅中狼藉一片,参赛者们拖着半残流血的身子哀嚎不断,像个自持正义的起义者抒发自己的不耐和委屈;大厅外,嘶吼的紫黑色雷电正在不断靠近,宛如悬在众人头顶的一把利刀。

完全乱套了。

这是丹尼尔从重伤之中醒来后的第一想法。

这样的状况,到底该怎么办?

重伤的丹尼尔在自己几何体的支持下勉勉强强站了起来,看了看下面抱怨着的人群,轻轻叹了口气。

虽然一早就知道创世神绝不好对付,但这一次却没想到那人会这么狠。抓住雷狮做了力量容器,直接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而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见杀死创世神无效,七神使竟然直接把烂摊子丢给了他,让他带着众多参赛者前去救援雷狮。

显而易见的,他被七神使坑了一把。

就算知道了自己被骗了又能如何?难道还能去傻不愣登地找七神使理论吗?

若说以前,大赛前十尚有战斗力,他也许有几分资本去和七神使理论一二;但现在,带着一堆伤痕累累的参赛者,能有什么资本去找七神使理论?

能坐上七神使这个位置的“参赛者”,绝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这一点丹尼尔非常清楚。

身为高高在上大权垄断的七神使,仅仅几个耐看的棋子压根入不了他们的法眼——哪怕这一次愿望的归属者是那个人造神嘉德罗斯也一样。丹尼尔很清楚,七神使要的,是“创世”的那个能力和高高在上的那把椅子,而非圣空星或者雷王星接连不断的供奉——那些零头小料于他们而言只是茶余饭后的一个余兴节目,连正规的餐后甜点都比不上。

再强大的棋子,废掉了以后就不会有人再去重复利用。同理,七神使不是什么为民服务的科学家,没那么多的时间在一场短暂的凹凸大赛里悉心等待参赛者们完全开花结果。在他们看来,与其关注那些早已预定的结局,还不如把一部分筹码压在那些可值得利用的棋子上面——那或许还能有点乐子。

这明显就是一个针对他们所有人的陷阱:七神使见计划无效后又把他们推出来当挡箭牌和替罪羊,自己全身而退不说,还让参赛者们死伤惨重——目的为何,丹尼尔不用脑子都能想明白。

那就是“愿望”的垄断。

传言,历届凹凸大赛最终的胜利者都能获得许愿的资格,并且能够实现他们所有的愿望。很显然,前几届的“许愿”已经由七神使内定。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一届许愿的“权力”应该是“属于”圣空星的——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创世神拼死反扑,打乱了七神使原本的计划。于是,他们便把创世神怒火发泄的目标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站于高位,丹尼尔把下面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再看一眼乱做一团对着那个大赛第五拳打脚踢的参赛者们,他忍无可忍终于一个“代行神旨”就砸了下去。

这些参赛者……未免也太不中用了。窝里反就算了,打人泄愤能不能另找时间?

丹尼尔闭上眼,重重地喘了一下。

再不能用的棋子,好歹也是有一些价值的……与其现在丢弃,何不物尽其用?

毕竟,再好看的花,一旦被打到了泥土里,也照样是爬不起来的存在了。

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轻轻叹息了一声。

就当那个最后的骑士……是最后的落红吧。

现在的局面,怨不得他做出如此这般的选择。

“肃静!”

随着一声低沉的呵斥,狼藉大厅里的参赛者们陆陆续续离开了打击的目标,各自摊坐在地上。而那个衣衫破烂不堪,此刻再度倒地的大赛第五已经进气少出气多,再次陷入昏迷状态——种种局势,看得丹尼尔头疼不已。

把他打死了,一会儿谁出去探路?

大厅若是塌了,谁能扛下外面的黑电雷暴?

这个大厅看似结实,实则早已经被外面恐怖的雷电风暴摧残得千疮百孔。刚刚他才接到系统的警告:最多四个月,这座大厅就要倒塌——而这已经是大厅建成几百年来遇到的最强的一次摧残了。

他淡金色的眼眸在瞬间黯了一下,像是一盏失去了光华的小灯。

果然……这就是他在警告我们,不要挑衅神的愤怒吗?

但眼前的情况……还是先把众人安抚好了再说。

——尤其是……那个安迷修。

他闭上眼,几秒钟后睁开,眼底的光亮再度回归。

丹尼尔用手撑住一旁断裂的柱子,勉强站起来看向下面的那些人。此刻,刚刚攻击安迷修的参赛者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大厅内禁止打斗,你们都忘了吗?”正当那些参赛者打算鬼鬼祟祟绕过几何体去收割大赛第五的积分的时候,低沉虚弱但充满威严的声音瞬间响起,大厅里重伤的参赛者纷纷侧目,看向高台上那位操控着几何体挡在大赛第五身前的那位裁判长。而之前还打算去补刀的几个参赛者,闻言顿时缩起身子化作小老鼠,一溜儿地跑远了。

尽管丹尼尔本人伤痕累累,身上纯白的裁判长大衣已经破碎不堪,但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挑衅这位裁判长的权威。

“就因为雷电,你们就都屈服了吗?”

“都说危机来临要临危不乱,难道黑云没压城,我们就要先死在城里吗?”

“现在这个情况,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但至少我们要在现有条件下尽可能地避免伤亡——眼看大赛进入后期的竞争,你们难道要在离胜利仅有一步的地方开始放弃吗?”

……

随着丹尼尔越来越激昂的演讲,众人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

这个时候故意调动起来气氛,这是要干什么?

格瑞不禁皱了皱眉头,让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个双眼紧闭的白发小少年轻轻地放倒在自己大腿上。目光却忍不住瞥向了另一处——那是大赛第五安迷修所在的方向。

耗费元力去救安迷修,难道不是在把他往火坑里推吗?

本来众多参赛者就因为雷狮的缘故而怨气不小,丹尼尔如此举动,岂不是在故意激怒那些参赛者吗?

他是真的不明白丹尼尔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格瑞可以肯定:那绝对是见不得光的东西。

为了一己之私,就要推安迷修去死吗?

而恰在此时,裁判长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

“格瑞,金的状态如何?”

思维传音?

银发少年愣了一秒,随即垂下紫红色的双眸,银白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睑,也遮住了他阴影下的神情。

“不大好……之前抵御雷暴的时候金就因为我的缘故而黑化了。但现在他却还没有解除黑化状态……估计后面的话,凶多吉少。”格瑞看着还处在昏迷状态的金,轻轻叹了口气。心疼地摸了摸小少年雪白的发丝。

之前的时候,金因为看到自己被丹尼尔推出去阻挡雷电而被硬生生逼得黑化。虽然最后众人借助金黑化后的力量得以逃出生天,但金却再度遭到了黑化的反噬——以至于到现在了还没有苏醒,雪白的发色也没有变回金灿灿的颜色。

若是金有个什么意外……我不会原谅你!格瑞暗自发狠,同时握紧了手中绿色的大刀。

“那就好,”声音的主人似是松了一大口气,语气也变得疲惫起来。“金有什么问题,请第一时间来找我。我先把眼前的局面应付过去再说——这么大的雨,总归是得有人出去探路的。”

果然!

格瑞脑海里应了一声,眸色却愈发深沉,像是暗藏着疯狂内波的大海。

若是他没有猜错,击倒创世神的唯一办法,就是去外面把昏迷受控状态下的雷狮唤醒——没有了力量容器,创世神纵使有创世的本领也只能乖乖等死。

但那又如何?

走去外面,就等于有去无回。为了某种目的推人去送死,却要竭力隐藏自己真实的内心而摆出一副凛然之态——他看不惯。

格瑞无比清楚,雷狮一旦解除了创世神的控制状态,七神使很快就会卷土重来把他们这帮参赛者利用个彻底。然后过河拆桥,在不废吹灰之力的情况下一石二鸟:既打到了创世神,又得到了那个“位子”。

“舍小为大”这出戏……丹尼尔还演得真是好。他是不希望金出什么事情,但对于这种蔑视他人生命的态度……他无法认同!

格瑞望向那边还被海盗团那个红围巾的小个子扶着的白衣骑士,忍不住又看了他一两眼。

安迷修……

……

大厅外雨声响亮,闪电噼里啪啦,惨白的电光映照着众人的面孔。黑漆漆的大厅里,灯光微弱,看不清参赛者们脸上的表情。

而那一边,被卡米尔艰难搀扶起来的安迷修已经勉强睁开了眼睛。在看到那虽然残破但巨大的几何体的时候,他碧色的眼眸里闪出了一点小小的亮光。

自己……是被他给救了吗?

他望向那高高在上的裁判长,那人身上黑色的星星愈发耀眼。

对了,雷狮呢?

视线环绕一周,都没有发现那个家伙。安迷修顿时有些慌了,那个恶党……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难道……最后的最后,他还是没有被救回来吗?

不行!

我得……去救他!

他很想飞快地爬起来,就像之前跟雷狮打架的那样迅速有力。奈何他现在重伤未愈,早已没了之前的力气,甫一动作就二度倒地。

“安迷修!”卡米尔感觉到安迷修全身的重量都压到了自己身上,赶忙用手臂撑住他。待他抬头的时候,也只是给了他一个隐晦的眼神和一句轻轻的劝说:“别去。”

早就被堵死的后路怎么可能会有转机?除非你一开始就不要踏入这个局。

只会顺水推舟的参赛者从来都会承认墙头草这三个字的啊!

安迷修,别去啊!

卡米尔看着他,他多希望希望安迷修能懂他两个字下面潜藏着的暗弦。

然而安迷修听了这话也仅仅是看了他一眼,那碧色的眼眸里传达出了某种卡米尔看不懂的意义。

“卡米尔……咳咳咳……能不能拜托你……先把我扶起来?”安迷修看着他,眼睛里满是恳求。

我……必须去。

我不想管他们如何如何,但我的骑士道不允许我对此局面坐视不理。

更何况……恶党那家伙还没有回来,他还处在危险之中。

于公于私,我都得去救他!

“况且,那些可有可无的加冕,于我而言毫无意义——我只愿对得起自身信仰的皇冠:那是我愿意忠于并追逐一生的。”

“而且……我也实在不擅长什么动脑子的事情……这些,估计你比较擅长吧卡米尔。”

他竭力控制自己的咳嗽,给了卡米尔自认为一个安定人心的笑容。

“卡米尔,我保证……一定会把你大哥带回来的!”

让我去吧。

听到安迷修的最后一句话,卡米尔的手顿时僵在半空。看着那个伤痕累累却依旧带着笑容的骑士,他心里都是涩涩的滋味。

这个时候……你也要想着别人吗?

不敢跟他碧色的眼睛对视,卡米尔深知自己的劝说无用,只得忍着伤痛,扶着重伤的骑士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

“对不起了……卡米尔……”好一会儿后才站稳的骑士艰难地转过身,对着他勉强笑了一下。“我……自己一个人过去……就好啦,你……就在这……待着吧。”

“好好养伤。”

说完,安迷修就缓慢但坚定地摆脱了卡米尔搀扶的手臂,独自向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卡米尔即欲阻拦的手僵在了半空,看着骑士单薄的背影,把头深深地埋到了围巾里。

无需刻意去听,他都能猜到参赛者们必定又一次因为骑士的话而暴怒异常。

他能怎么办?

没有足够的实力,谁会听你说话?

踩死一个小透明,谁会在意?

恐怕也只有那个温柔得过分的家伙了吧!

那边,安迷修在起来之后被那些人狠狠地推了出去,脚步不稳摔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碎渣子和灰尘。但他还是艰难地爬起来继续向着大门的方向,抱着血染的手臂佝偻着身子继续前进。

天大地大,看起来可以四海为家,到处都是自己漂泊时借与慰藉的港湾。但走到最后发现并没有给任何一团星火存留的土地,那你该怎么办啊?!

卡米尔见躬着身子无声地颤抖,捂着耳朵不敢听安迷修的宣誓。

说你不动脑子,你还真的不在乎这些事情吗?!

安迷修,对不起……

我太弱,救不了你……

想想之前的海盗团,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过来挑衅他们?而现在的海盗团,却连救个人都已经无力回天。

卡米尔听见了他的内心,那里有个声音在蠢蠢欲动:他年幼时救了你,刚刚又从嘉德罗斯手下救了你,你为什么不去帮他?哪怕拉他一把都不行?

他很想去帮忙,但他动不了,也不敢动弹。

危局之中,何以自保?

他没有别的办法击退外面压来的滚滚黑云,也帮不了那人止住流血的伤口。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看着那摇摇晃晃的骑士艰难地走出大厅,踏上一条漆黑无尽的路。

很久之后,卡米尔才敢把头抬起来。出乎他意料的是,安迷修并没有走出很远。不长的一段路,硬是让人觉得他仿佛是在登山。

他经过的地方,人群仿佛遇见洪水猛兽一般速速避开,对着白衣骑士的叫骂声从未止息——他听了都难受,但看骑士的背影依旧坚定,便知道那家伙没有因此而动摇。

那一瞬间,卡米尔甚至产生了错觉。

那个衣衫褴褛的家伙,走向大门的那一刻,仿佛是进行着一场无声的加冕。所有人的目光为他而停——哪怕这其中只有满满的恶意。

他鼻头一酸,泪珠险些溢了满脸。

他最敬佩的除了大哥那种不羁自由的傲气,还有就是为了信仰可以坚定向前、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也能抽手相救的人——这是他跟大哥在皇室那么多年从未见到的。

不,也许已经见过了……

卡米尔的目光追随着他,好像希望在此刻就能把他留住。

多希望,你的未来能找到一个真正懂你的仁明的君王:你身着精钢铠甲身披赤色披风,目光柔和坚定;他衣着华贵头戴皇冠,笑而不语,等待着真正属于你的时刻——一个独属于“安迷修”的、“最后的骑士”的荣耀。

卡米尔想,若是真有那么一天,安迷修宣誓效忠的时候一定比他大哥还要帅气——那个时候,全宇宙的女孩子再也不会说他是个恶心帅了。

因为只有他,只有真正你认定的君王,才能给你一场盛大的加冕仪式——哪怕你并不需要,但那的确是他在肯定你为你的信仰做出的一切。

那时,人们的目光,必定都充斥着浓浓的崇敬之情——如此,也不负了你“最后的骑士”之名。

卡米尔默默祈祷着。

我无法阻止你,但我却希望你能找到真正属于自己效忠的那道光。

但这场雨……什么时候才能停?

……

门边的角落里,格瑞把昏迷的金交给了一边的紫堂幻和凯莉,自己撑住满是裂痕的大刀艰难地站了起来,看着鹤立鸡群一步步靠近大门的白衣骑士。

而就在安迷修快要迎接大雨的时候,一把绿色的大刀虚虚横在了他的跟前。他愣了愣神,好一会儿后才看清了拦下他的那个银发少年。

“格瑞?”

评论 ( 14 )
热度 ( 27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