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开—————————————————点开你就是我的人了 jpg.(bushi)
杂食党!杂食党!杂食党!慎点慎点慎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基本上只看单个cp的诸位请慎重考虑后再来点开HO⊙∀⊙!)
思考宇宙,畅往未来
宇宙之中的一切不可思议,全部都保存在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那里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请老老实实叫我冥夜^_^

PS:最近在学UE设计,暂停更新(太忙了真的……改同一个东西改到吐)开学了会回来√

【安雷】时间树海 楔子

*巨辣鸡的幼稚园文笔注意

*长篇,更新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坑的(蜜汁自信……

*私设巨量!私设巨量!私设巨量!

*注意哦哦西√

*中后期有两个原创角色出现(不会影响大局的我保证,接受无能的话请点叉叉√)

*后期有死亡、流血场景描写,不适者请自动点击叉叉√

*大量私设+老梗翻新(所以已经很努力地不撞梗了……全部写完后会单独解释的√)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请各位观众姥爷们往下走起~
顺便, @清颜ā and @荒年★ ,为你们写哒*٩(๑´∀`๑)ง*~

————

《传说》

 

若是一开始能懂得珍惜,那该多好?

可惜,上天创造了千千万万种治病的药,却独独缺少了那一种。

若是有一天,我再也不和你吵架了,你会高兴吗?

若有一天,我如你所愿。

但你不可能赢得了所有的棋局。

 

他俩怎么又打起来了?

今天可是安迷修的生日啊!说的要好好庆祝,结果就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庆祝的?!

卡米尔很心累。

不远处的空地上一阵硝烟弥漫,手持武器的二人正满身伤痕地站在那里,眼神凶狠地盯着对方,那里的刀光几乎要把对面的人撕成碎片。

“那个杂碎早就该死了!”面对骑士的指责和铁青的脸,性格暴躁的狮子当即毫不留情地吼了回去,一开口就像是吃了五百吨炸药一般。“连卡米尔都敢动?!死了也是活该!”

“我不管你之前如何作恶,但在我这里你能不能收敛点?!”棕发骑士握紧双剑,抿死嘴角面如寒冰,眼底漂亮的森绿色第一次染上了寒冬的冰雪。“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你杀了这么多人,真不怕报应吗?!”

“呵,报应?那照你这么说,我杀了那杂碎就是罪过?任他杀了卡米尔就是正义?”雷狮冷冷地一字一句嘲讽道,鄙夷的目光从他眼里刀子一般地透出。“安迷修!本大爷不吃你那虚伪的骑士道!想给本大爷洗脑?下辈子都没可能!”

而卡米尔看到这一幕后更是头疼不已。

二人自迷宫战后正式确立关系,但诡异的是,打架的次数却明显多于他俩心平气和说话的次数。究其原因,双方都觉得对方的那一套实在是让人膈应。

雷狮讨厌安迷修的骑士道不是一天两天,而安迷看不惯雷狮的为非作歹早就众人皆知了。二人在一起基本上就是两看两相厌。有时候连卡米尔都觉得神奇:为什么两个三观差距这么大的人还能一直相处得“平安无事”,这简直是个奇迹。

——而奇迹的当事人却不这么认为。

雷狮当然知道那家伙为什么生气,但是这一次他真的不能再忍了。

一天到晚张口闭口的骑士道也就算了,跑出去救人屡次破坏他的计划他也忍了。但这一次,他却被他的言辞给彻底激怒了。

合着,其他参赛者的命是命,他弟弟卡米尔的命就不是命了?!

想想就觉得气!

“就因为我,我们,是你这个‘正义骑士’口中的‘恶党’,所以你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们被其他参赛者杀了就是活该、就是罪有应得?!”雷狮不怒反笑,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不入流的小丑。“这个大赛里有多少好人?你自己心里没点谱吗?!安迷修,你这破骑士道还真不是一般的操蛋!!”

因为救不下向你求助的人而生气愤怒?大赛第五就只有这心点心理承受能力?

未免也太弱鸡了吧?!

这种分分钟就会被那些人啃成渣子的家伙居然也能混到大赛第五?!

怕不是在逗他吧?!

在一个弱者根本不能存活的世界里为了弱者能随时随地两肋插刀,到了最后真不会被那些伪装的毒蛇反咬一口吗?!

“迷宫战里你跟卡米尔都夺取了他的分数牌了,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这是安迷修最不能接受的一点,“得饶人处且饶人,这道理你不懂吗?!”

“懂?”雷狮玩味一般地咀嚼着他的话,抬手随意抹掉嘴角的血迹,冷冷地看着他。紫眸中怒火滔天,面上却淡定如常。“少拿你那恶心人的烂规矩来给本大爷说教!别告诉我你还天真地以为我会为了区区一个尸体去偿命!我告诉你,想都别想!!”他轻蔑地瞥了眼对面的骑士,“本大爷别的不懂,只懂得身处皇室的家伙,生来奉行的就是弱肉强食和斩草除根的法则!!”

“成天把公平正义挂在嘴边,却不能对所有参赛者都一视同仁的你,有什么资格讨伐我们?!”看到对面的家伙被自己气得浑身发抖脸色涨红,他心里愈发地没有好气。你不开心我就痛快了,他想。“您老人家这双标还真是好的很!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安迷修怎么听不出来雷狮含沙射影地嘲讽,听到他侮辱自己多年来一直贯彻执行的骑士道,安迷修也怒了:“三观不同,无法交流!雷狮,要不是你们一天到晚地作恶,那些参赛者为什么老是追杀你们?!”

“你怕不是个傻逼吧?!”想着自己好心好意劝他却还被当成驴肝肺,雷狮内心忍耐许久的怒火瞬间就爆发了。“我们作恶惹事碍着你啥了?!你看不惯没人求你过来像个神棍一样地游说你的骑士道!本大爷也没有求着你给我上什么无聊至极的品德课!!”一字一句含着浓浓的怒火说完,雷狮直接反手一道雷电将之前放在桌子上的大蛋糕砸了个稀巴烂——也不管那是来给面前这个傻逼过生日用的。“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大赛第五了不起吗?!过生日很有特权是吗?!”

“谁他妈给你的权力跟我吼的?!”

突然爆发的怒火让众人都始料未及,连一旁的卡米尔三人都被他吓得一个趔趄。

“就你一天逼事最多!我看你哪天变成哑巴得了!!”

“滚吧安迷修!!别再让老子看见你!!见你就烦!!”

不惹事那些参赛者就不会攻击他人?!这他娘的都是些什么歪理?!

在这场大赛里,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看似弱小的参赛者也有着想杀死大赛第一的野心,表面正直的人背后也会有许多见不得光的交易。在这里,只有强者才有做猎人的权力,弱者,压根没有那个资格去狩猎他人——这就是明晃晃的真理!

跟这傻逼交流真是费脑子!!

甩下最后一句话,雷狮头也没回。握着锤子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了原地,速度快到连卡米尔都来不及追上去。

卡米尔转头看了看桌子上四分五裂的蛋糕,再看看已经不见踪影的自家大哥和那边仍在气头上的白衣骑士,第二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迷宫战中因为没能及时汇合而导致自己差点被杀死,这本就是雷狮心里不能碰触的雷区;而每逢安迷修的生日那天刚好是他师父的祭日——那是他如师如父对待的人。每年生日,他只会更加难过。

而以往二人吵架斗殴,就算再怎么激烈也会刻意避开这两个点,不会轻易碰触。可不想这次,向来清楚对方逆鳞位置的二人会撕得如此厉害,不留情面。

果然……

“就不能好好说句人话吗?!”提起生日,安迷修的火气也上来了。“简直不知所谓!真以为在这里就能拽得上天来吗?!”

看着好好的一个生日宴会变成这样,卡米尔终是不住地摇头。

明明是担心对方再出事,结果劝说的时候还不肯放下骄傲的心,硬生生让吵架升级成了一场斗争。

明明都是对方心里最重要的人,就不能好好地相处吗?说话就不能有一次不带刺儿吗?非得每次怼得两败俱伤才肯歇息一二,然后又好了伤疤忘了疼似的继续怼?

拜托,你俩好歹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克制一点?

真是的。

“呃……卡米尔……那个……你没事吧?没被吓到吧?”不知卡米尔内心的活动,安迷修转过头来见到他低着个脑袋十分惊慌。以为他刚刚被自己的火气给吓到了,连忙收起双剑就过去手足无措地安慰着,连带着之前的火气也消了大半。“那个……我……我不是说不拿你的命当回事……呃,”见他没有反应,安迷修以为他还在生气,顿时有些赧然。

自己都成年了怎么每次还跟恶党怼得跟幼稚园小朋友似的,他暗暗鄙视自己。肯定又是自己的修行还不够!不然为什么每次都会被那恶党气得要吐血?

“算了,就像他说的……今天我过生日,让着他好了……一会儿了我就去找他,这么晚了还单独行动的确挺危险的……”他微微叹息一声,转而又为难地看了眼桌子上碎成渣渣的蛋糕,“只是……蛋糕不能吃了……卡米尔,这次只能委屈你一下了。等以后有时间了,我送你一个草莓蛋糕形状的盆栽如何?”

抛开雷狮这个性格恶劣的家伙不谈,自确定关系以来,安迷修最能合得来的就是他弟弟卡米尔。性格沉稳持重,足智多谋还实力超强,比那个恶党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实在是因为这个恶党太能给自己出难题了!

以往自己过生日,蛋糕都是留给卡米尔一个人吃的——他知道卡米尔喜欢蛋糕。而这一次,因为雷狮锤子的“功劳”,卡米尔吃不成蛋糕了——而这一点有一半的原因是自己造成的。

卡米尔听了他的话,再看他变换的脸色,顿时就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哪有自己的蛋糕被砸坏了还反过来安慰别人的?

大哥说得没错,安迷修的确忒傻了。

甚至……温柔得有些过分了……

不过……也不讨厌就是了。

他低低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那一言为定啦。”安迷修这才稍稍放下心,又恢复了往日那阳光的笑容。“这蛋糕不能吃了……不过,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卡米尔,你们要不要来点烤鸡翅?”

“要。”

……

跟傻逼互怼,果然也会拉低正常人的智商!

雷狮觉得自己人生中最大的错误就是跟安迷修互怼了。

这闹来闹去的,还直接跑走了,倒显得自得自己在那里任性?!

想他堂堂大赛第四,面对那个嘉德罗斯的嘲讽都不会失控,结果今天居然在那傻逼骑士面前失了风度?

惨了,今天在卡米尔面前的形象一定被那个傻子毁得连渣渣都不剩了!

他跑了一会儿就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纠结得几乎把自己拧成一根麻花。

怎么给那家伙解释清楚啊,他才不是故意要戳他的伤处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仰天长叹一声,雷狮第一次发现解释真是一个令人头大的事情。

还是好好想想把人家蛋糕一锤子砸碎后该怎么赔偿的问题吧!

一怒之下把给人家的生日蛋糕给砸了,再买一个回去?

那还不得被那家伙笑话死!他雷狮还丢不起这个人!!

重新给他买个礼物“补偿”一下?可问题是……到底要给他买个什么礼物“解释”一下呢?

真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算了不管了,就那个给他发过去吧!再让他想个特别的礼物,他真的想不出来了。

抱着必死的决心给安迷修发了一个视频文件后,雷狮秒速关掉了自己的通讯器,速度快得像是在害怕什么似的。

“任务搞定!”想了想这些似乎还不够,雷狮暗自琢磨了一会儿,打开了交易面板。

给这家伙过个生日,还真是费劲死了啊!

……

一片绿的亮眼的草坪,被微风轻拂过时会泛起层层波浪。在那旁边娇艳欲滴的鲜花与其相衬着,给人以相当温馨的感觉。

不远处一棵大树的树荫下,两个小小的少年正在那里下象棋。其中一个少年作简单的骑士打扮,腰间别着一把小巧精致的木头配剑,棋盘的旁边还放着一顶小小的头盔;另一个则衣着华丽,头戴黄金王冠身披红袍,红袍边上还有白色的绒毛领和金色的流苏边,看起来华贵无比。

突然间,身着骑士装棕发碧眼的小少年对着桌子上的棋局抱怨出声,看着对面黑发戴王冠的那人一脸哀怨,眉头皱成了八字形。“啊?为什么这次又是我输啊?明明我之前很努力地跟师父学下象棋好长时间了,为什么还是赢不了你啊?难不成你又跟上次一样把我的‘马’给藏起来了?”

“切!自己实力不足还怪别人?我至于同一个招数用两遍嘛?安迷修,你还是面对现实吧!这辈子你下棋都不可能赢得了我的!”黑发的小少年看着他垂头丧气连呆毛都耷拉下来的样子得意地叉着腰,笑得嚣张无比。“下棋靠的是脑子,才不是靠什么技巧或是实力呢!就你这个成天钻研骑士道的傻子,能下过本大爷才是奇迹呢!至于赢我?”他伸出一根手指在棕发少年的面前摇了摇,故作夸张地道,“告诉你:再过一百年都不可能!”

“哼!雷狮,你少得意了!总有一天我会赢了你的!”看着他那欠揍的样子,被称作安迷修的棕发少年气得涨红了脸,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气呼呼地反驳道,“我再怎么钻研骑士道也没有落下功课!倒是你,一天到晚空闲时间那么多却不好好看书,害得我每次都被你拖着一起受罚!《传说》这一章大总管教了不下二十遍了,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切!两个肉麻至极又蠢不拉几的人在那里叽叽歪歪要死要活的故事有什么好看的?海盗的冒险传奇比那什么《传说》好看多了!”小不点的黑发少年雷狮被他戳中心里事,没有脸红却也相当不服气。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这真是传说吗?又是树又是海的,哪里好看了?海边哪有大树啊?大总管该不会在框我们吧?”

安迷修看着他倔强的紫眼睛,不屑地哼了一声,稚嫩的小脸上布满了严肃之色:“所以才叫《传说》。树傍海而生,海依树而流。书上说,唯有树海能给予那些心存真爱的人再一次追寻挚爱的机会。老天最恨那些薄情的人了,那些抛弃爱人的恶党,永远都听不到自己挚爱的心声——这么惨重的代价,也就你上课时还能心安理得地打呼噜,连卡米尔上课都不敢睡觉呢!”

雷狮抗议似地哼哼几声,把双脚都搭在棋盘上,扭过头去故意不看他。“切,这又不是真的,这破玩意儿谁看啊?你干嘛这么当真啊?有时间跟我说这个,还不如好好去学学下棋的技巧呢——省得你每次输了都说我作弊!”

“你别这么吊儿郎当的行不行?踩脏了棋盘我还得负责擦呢!”安迷修的语气里多了一丝恼怒,碧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他。“雷狮,万一这个传说是真的,那当你有一天找不到你的爱人了,你会伤心吗?”

“我能有什么爱人?再说了,就算真的有,我找不到的时候也不会伤心的。”雷狮嗤笑一声,高高地昂起头,像极了一只高傲的小狮子。“皇家无真情——这话你不会没听过吧?只要我还在这里一天,就必须要面对家族联姻这种恶心人的污糟事——被关在笼子里剥夺的感情,本大爷才不稀罕呢!”

“那你也不该一天到晚就知道逃课啊?”安迷修没有听到他的保证,顿时就发火了。稚嫩的小脸皱成一团,碧色的大眼睛里燃起了一簇粗大小火苗:“你记不住《传说》,会连带着我跟卡米尔一起受罚的!我倒是无所谓,可是卡米尔呢?你又想害他吗?”

“我记不住又怎样啊?!”面对他的指责,雷狮自知理亏,但皇族的骄傲不许他轻易向任何一个人低头,于是他便梗着脖子反瞪回去。“本……本大爷向来一人做事一人当,才没有每次故意害你俩的意思!你那么有本事,干脆就把《传说》那章唱出来啊?!哼!你要是真的能唱出来的话,我就把你最喜欢的那块祖母绿送给你!”

“你……你简直过分!”棕发小少年被小皇子无赖的言辞再一次气得想要动手打人,双手双脚乱蹬着表达自己的抗议。“你明知道我最喜欢那块祖母绿,明知道我唱歌不好,干嘛还要我唱歌?雷狮你太过分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在你最擅长的领域跟你打赌,我不输才怪呢!”雷狮看着这个家伙终于吃瘪了一回,心里那股子得意劲儿都快要冒出来了。他跳下椅子,趁着那小骑士还在发呆的时候就飞快地往远处跑去。待安迷修反应过来,人早就跑出去老远了,只剩下他戏谑的声音和着风传了过来:“安迷修,你这脸真像猴子的屁股!哈哈哈,想要那块祖母绿,你先还是赢过我再说吧!”

“你这是在耍赖!”棕发小骑士见他溜得飞快,也一把抽出腰间的小剑丢下棋子抓起头盔追了上去。“不许笑!你这个坏蛋!”

……

【系统提示:该视频播放完毕,是否从头播放?

“所以,这是什么鬼?怒后消遣吗?”眼角抽搐地看完这个视频,再看一旁卡米尔三人那抖成糠筛的肩膀,安迷修那张俊脸顿时黑成了锅底。“一首诗歌而已,至于记仇记了那么多年吗?!还真是个小心眼的恶党!”

哼!他愤愤地想,待会你回来了,我烤的香辣鸡翅你一个也别想动!

“噗……原来安迷修你就是当年大哥身边的那个见习小骑士啊!”好不容易止住笑的卡米尔在看到安迷修黑如乌云的脸之后迅速把围巾往上拉了拉,借此掩去嘴角上扬的弧度。“你俩藏得还真深。要不是你之前的那句话和今天大哥发来的视频,我都不知道原来你们这么早就已经认识了——亏我还一直以为你俩是迷宫战后才交往的呢!”

“深啥啊?!要不是我俩认识,我老早就把他收拾服帖了,至于每次都给你们留面子么?”安迷修没好气地答应道,但却还是有一丝不解,“之前的话?我有说过什么暴露我俩关系的话吗?”

“真不知道你俩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你大哥的性格怎么就这么不讨喜——就是这句。”卡米尔笑着拉了拉围巾,眉毛弯成一道漂亮的新月。“就是这句话,我才开始怀疑你是不是之前就见过我们的——没想到还真是的。”

“呃……”你的洞察力怎么这么好!

卡米尔又噗嗤了一声,坐在凳子上悠哉悠哉地晃着腿,又把围巾拉高了些。

他自从听到那句话就觉得奇怪:安迷修既然没有那么强大的信息收集能力,为什么会知道他俩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要知道,就连鬼狐那个专做情报工作的家伙都不知道他们海盗团的真正秘密,安迷修是如何知道的?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答案。

而他在知道了安迷修的真实身份后也忍不住感叹世事无常,天知道之前在迷宫里的时候他还跟安迷修对打过——谁能想到安迷修居然就是当年皇宫里的那个不起眼却充满正义感的小不点。

想到在迷宫里的那些事儿,卡米尔就忍不住地脸红。赶紧把围巾拉得更高些,想要遮住自己整个的脸。

“呃,没事啦,其实你也挺厉害的。”看到卡米尔暗戳戳的动作,安迷修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翻转烤肉的手也不自觉地停了下来。他伸手抓了抓头上的呆毛,支吾道,“那个……当时只是看 艾比小姐被你抓住,我一心想要救她而已……别想多啦你。对了,你大哥呢?这么长时间了也该消气了吧?”

正说着,他的通讯器就响了。

“哈哈哈哈哈,白痴骑士,想让老子给你补生日?你求我啊!”

一打开通讯器,安迷修的屏幕上就跳出了恶党那张欠揍至极的脸。

海盗笑得嚣张至极,整个人都散发着“老天第一老子第二”的气场,看得安迷修相当的不爽,刚刚压下去的火气再一次窜了上来。

冷静!冷静!冷静!他深吸了一口气,好一会儿后才直视屏幕上那张脸。

“恶党你赶紧洗洗脑去!少来这里膈应人!”努力无视那家伙嚣张的话,安迷修用自己最大的毅力忍下额头处即将暴起的青筋,一字一字冷漠地回答,“哼!相逢不识路,在下跟你三观不合无法交流!拜拜!”说完他就掐断了通讯器。

这家伙,性格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恶劣啊!他长叹了一口气,继续专心翻转着烤肉。

这么多年过去,他倒是越长越歪了。当年的自己怎么就能眼瞎到跟一个有恶党潜质的人做朋友呢?自己没有变得跟他一样坏,还真是幸运。

但是……看他那样,估计是真的忘了那个暗号吧。

真是有点小忧伤。

但现在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

骑士看了看远处即将黑下来的天空,有些烦闷地揉了揉眉心。

……

“你的那位伙伴是个好人,我暂时请他去我那里帮一个小忙。”

雷狮刚刚买完真正的“礼物”准备回去时,就看见不远处一个金色的光团在一闪一闪的,一个神秘的声音从那里传出。“放心,很快就还给你。”

什么?!还?!

还屁啊!

当他是傻子吗?这光团的口气直接就是把那傻骑士给抓起来的意思啊!

安迷修你这傻子!又他妈救人把自己搭进去了!

想想之前暗地里给安迷修收拾的“烂摊子”,雷狮气得整个肝都要不好了。

自己不过转个身的功夫,这傻子就跑去救人去了?结果还被逮起来了?!

这话要是传出去,让排行榜第一的那位人造神笑话个几百年都没有任何问题。

就不能安分点吗?!一天到晚就知道到处乱跑乱救人!

因为担心那家伙会出什么差错,于是,雷狮想都没想,抓着锤子收起礼物,顺着那光团移动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也不知那光团的真面目到底是人还是其他未知生物,雷狮拿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去追赶对方,几乎成了贴着地皮的一道闪电,却还是追不上那个在前面“慢慢悠悠”的金色光团。

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暗啐了一口,雷狮的好胜心被挑起,继续着这场漫长的追逐赛。

他追着那神秘的金色光团追逐了很长时间,直到某一刻那光团突然消失,他才惊觉自己似乎进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似乎是片未开放的区域,入目之处漆黑一片,没有一丝亮光,分不清楚方向。脚下是黑漆漆的地面,踩上去软软的没有什么质感,不知道是烂泥还是别的什么。而他屏息凝听了好久,才听到不远处有细小的流水声。

难道这里就是之前系统上说的即将开放的新区域暗黑沼泽?他皱了皱眉,怪不得会有流水声,不过,这里未免也太黑了。

他不敢放松警惕,将雷神之锤横在身前,所有的神经紧绷成一条线。就怕有个什么万一,被人从暗处偷袭那可就不好了。

谁知道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敌人,他边想着,握着锤子的双手加大了力度。脚下不停,细细地挪动着,提防着。

“年轻人,这里是黑海哦,劝你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神秘的声音再次出现,语气里竟带了点无奈的意味。“不都跟你说了嘛?干嘛还在这里杵着呢?”

“哼!”雷狮冷冷一笑,锤子在半空中抡了一个大圆,亮紫色的电光在刹那间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结界。狮子幽紫的双眸亮得如同火焰,却也冷得如同寒冰:“骗我?你还是省省吧!再说一遍:把他还给我!否则……我就毁了这里!”

嗜血的杀气,狂暴的眼神,还有高举锤子的动作,无一不证明着这警告的真实性。

“你!”神秘的声音惊怒了一声,“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参赛者,你现在再不从禁断的领域退出的话,我就无法饶恕你了!”

呵!果然是他!

雷狮嘴角咧开一个微小的弧度。

“饶恕我?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一听自己要毁掉这里就紧张万分,并且称这黑暗沼泽是“禁断的领域”——综合起来,不难猜出这神秘声音的主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位被七神使打压得毫无反手之力的创世神!

不过,不管他是谁,就凭对方抓了安迷修这件事……他也决不可能原谅!!

“再说了,以你的谨慎,会放过知道禁断领域存在的我?”雷狮缓缓地抬头,紫色的双眼里充斥着惊天的杀气与怒火。他看着面前出现的金色光团,举起雷神之锤就冲了过去。

“我雷狮的东西,谁都别想动!就是神,也不行!!!”

“紫电雷暴!!”

在雷神之锤砸下的刹那,万千数十丈宽的紫色雷电从天空中钻出,发疯一般地对着目标狠狠地冲击而去。

霎时,一片黑色被蓝紫色的电光和爆炸的花火所炸开,漆黑的天空中映出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蓝紫色。好一会儿后聚集的雷电才渐渐散开。

死了吗?

大招发完,他的体力已经极度透支。但精神上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是死死地盯住前方光团所在的位置。

但愿他死了。雷狮从半空中缓缓落下,略狼狈地撑住锤子大口大口地喘气。

他不死,我可麻烦了。

而正当他喘气的时候,下一刻出现的声音却将他心底最后一丝侥幸彻底击得粉碎。

“真可惜啊。”

完了。

他的身体在一刹那间冰凉,宛如身处寒冰地狱。

这怎么可能?!

“用我给予你的能力来攻击我,你是笨蛋吗?”

那个声音轻轻地叹息道。

果然是创世神!!

他的瞳孔骤缩,心底的不甘瞬间如野草般疯狂地生长。

还没有救出那个蠢家伙呢!

难道真的得死在这里?

“既然不听劝,那你还是留下来陪我吧!”

糟糕!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早已觉察到了危机,可是身体的反应却跟不上思维的速度。下一瞬,烟雾散尽之处,一道金光冲破重重浓雾,剑一般地朝他射来。他无力躲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胸口被那道金光狠狠地洞穿——那是他心脏所在的位置。

倒飞出去的时候,他口中鲜血狂喷,但心脏处却没有流下一滴血。

真的栽了……

“安……”

来不及念出那个名字,他就被狠狠拽入了黑暗。

“唔!”

与此同时,正在那里翻转烤肉的安迷修突然觉得心脏处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痛到快要把他的身体撕开了。那疼痛来的突然,他猝不及防跪了下去,左手狠狠揪住胸口处的衣服,大口大口喘气,似是希望平复胸口处的痛苦。而冷汗争先恐后地从他额头上掉下来,一滴滴地砸到地上。

“安迷修?你怎么了?”见到他的异常,卡米尔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扶住他。手碰到他的时候却被吓了一大跳——他背后居然满满都是冷汗。“你没事吧?怎么身上这么冷?”

“我……我没事……”安迷修狠狠地呼吸了一口空气,惨白的脸色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不用担心……”

卡米尔皱了皱眉,“冷汗都把你的衣服浸透了,还说没事?你还是先休息一会儿吧。”

安迷修被卡米尔扶到椅子上的时候,胸口处的疼痛已经减缓了很多,但他的脸色还是很难看。

刚刚胸口真的好痛……他下意识地揪住自己心口处的衣服。

那家伙……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我得去找他!!

“安迷修,刚刚你……”卡米尔一转身,安迷修就没影儿了,他最后的视线只来得及捕捉到一道划过的蓝线。

“喂!你干嘛去啊?!”如此之快的速度,卡米尔根本来不及追赶,急得向着他离开的方向大喊,“你去哪里啊?!”

这家伙还不舒服着呢!跑哪去啊?!

“我去找你大哥!很快就回来!”高处的风吹起他白色的衬衫一阵飞舞,他踩在蓝色的剑上头也不回地摆手示意。“照顾好自己!”

……

“哦?居然还有心灵感应?”

黑暗沼泽里,一个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金光的男人看着对面昏迷不醒却在瞬间又抖动了一下的黑发少年,啧啧称奇道。

他不是没有听说过这概率极低的心灵相通,但眼下这情况……实在是比他想象中的有意思多了。

“救他的话,你已经来不及了啊!安迷修。”

让你这只小鸟眼睁睁地看着你追逐的花朵在你面前凋零,你却没有任何办法去补救回来——还有什么比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更有看头的事情了吗?

男人用手摩挲着下巴,笑得儒雅,宛如一个大道之上的德行之士。

这两个人,真真是太对他的胃口了。真是当棋子的好材料啊!

这样的话,棋局似乎没有那么无聊了呢!

男人稍稍伸了下懒腰,看着远方螺旋形的云层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睡了这么多年,也该反击了啊!

他左手虚虚一招,昏迷的黑发少年就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给拽到了半空中,而随后,一颗蓝紫色的心脏也从少年的胸口处飘出,缓缓地停留在了男人的面前。

“真是一颗充满了力量的心脏啊!”

他看着面前闪烁着电光的心脏,啧啧叹道。“正愁找不到力量的容器,你就主动送上门来了啊!”

“真可惜,你的这股力量,注定属于我!”

他知道安迷修肯定会顺着心灵感应的指引来到这里,可是来了又如何?

这一次,你俩谁都救不了谁!

要怪,就怪你俩轻易许下的诺言吧!

说出去的话,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收回来的哟!

男人嘴角微微上扬,双手稍微变换,就见他面前蓝紫色的心脏在刹那间变成黑色,飘回雷狮空着的胸口处——待到心脏与躯体完全融合之时,狂暴无比的黑色雷电立刻就从他的身上彻底爆发开来。霎时,一对巨大的黑翼从他背后张开,上面布满了紫黑色的雷电。双翼拍打间,天空中雷暴乍现,无数紫黑色的雷电噼里啪啦地闪烁着。一道道巨大的雷光像是天神的审判之剑,劈开了被夜色笼罩的大地。

新时期开始了!

“唔……不错不错,比预想中的要好了太多啊,啧啧啧。”看着雷狮的表现,金色的男人欣慰地点头称赞。“这小子的力量,果然有趣!”

“那么接下来,就该你上场了——我最爱的棋子——”

“大赛第四,雷神之锤雷狮——”

“听从吾之命令,涤尽这世间的一切罪恶!以创世者的名义!”

“毁灭吧!”

……

遭了!恶党!!!

在不远处看到那金色的男人的时候安迷修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而在看到半空中双眼紧闭周身黑色雷电环绕的雷狮后,内心更是急得快要出油了。

这家伙!

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而正当他打算向前狂奔的时候,就见在天上的雷狮一招手,一道紫黑色的雷电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向他劈去。

“咳!!!”好强的……力量……

被劈中的一刹那,安迷修就狠狠吐出了一大口血。

这紫黑色的雷电……究竟是怎么回事……

恶党……怎么可能支配得了这么强的力量……

拼尽全力撑起自己受伤的身体,安迷修努力地抬起头来想看个究竟,却在下一刻被又一道雷电劈中,倒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噗啊!!!

这一下,他被劈得浑身痉挛,倒在那里就像一只垂死挣扎的小白鼠,眼看是连动动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对不起了……卡米尔……

鲜红的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他勉强张开嘴想要说什么,更多的血沫却涌了出来。他吐出几个模糊的音节后就彻底倒在了地上,眼睁睁看着天上黑发的少年架着黑色的羽翼去到了远方。

你这恶党……什么时候才能再给我庆祝生日呢……

神智快要被巨大的疼痛冲散之际,他的余光勉强看到了远处飞奔而来的模糊人影。

丹尼尔?

把我的蛋糕砸了……还没找你算账呢……

这个念头刚过,他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传说 序章》——

别相信万事如意的本领,

他会让你万劫不复。

创世者最爱他的子民,

但许愿是要付出代价的。

 

评论 ( 6 )
热度 ( 32 )

© 天夜修弧 | Powered by LOFTER